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专访王杰:曾活在恶魔世界,被圈内人骗钱弄坏嗓子

2015年06月05日 00: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高清图片

视频:专访王杰:巨星靠内涵,名利上出人头地不长久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专访王杰:曾活在恶魔世界,被圈内人骗钱弄坏嗓子
王杰。金硕 摄

  中新网北京6月5日电(记者张曦) 8月8日,王杰2015年“生来征服”世界巡回演唱会将在北京举办,近日,他在北京接受中新网独家专访。采访中,他不仅诉说曾经在娱乐圈遭遇的种种不公平待遇,还直言希望儿子能来看自己的演唱会。

  谈儿子:希望他能来看我的演唱会

  王杰透露,此次北京演唱会将应歌迷的要求唱新歌,这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这些新歌真的很高音,从头到尾要唱近三小时,真让我有点紧张、害怕。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会把我自己身体状况调养到最好”。

  此次王杰除了在北京,还将在世界各地陆续举办演唱会。问到和前妻莫绮雯所生的儿子会否前来欣赏,他表情尴尬:“不太可能吧,因为他基本上跟我没什么来往。”

  1993年4月,王杰与台湾模特莫绮雯结婚,1997年离婚。法院将儿子的抚养权判给莫绮雯,以致于王杰几乎不能见到儿子,他曾一度为此创作歌曲《如果我老了你还爱不爱我》,“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太会用言语去表达,只能用写歌去代表我对他们的一些想法、看法或者感觉。”

  王杰仍然记得,儿子在4岁前和自己一起生活的场景,“他是我一手抱大的,帮他上厕所、洗澡、吃饭,他妈妈其实没有照顾,但现在抚养权归她,我再也不能够像以前那样子去照顾他”。

  对于和儿子的隔阂,王杰苦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我想保持距离,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也很无可奈何,但是我希望他趁我还没有老去的时候,能有一天偷偷地跑来看我的演唱会,因为他没看过。”

  很多人都安慰过王杰“可能你儿子看了你的演唱会但没告诉你”,但王杰清楚这并不可能,“一是他母亲不会同意他离开家,二是他现在18、9岁在读大学,所以更没有可能来看。但是没有关系,随遇而安吧”。

  谈音乐:等待时机出最后一张创作专辑

  自从2008年专辑《别了疯子》后,王杰一直没有再出新专辑。

  “我可能哪天不经意突然间就出了。”面对镜头,王杰直言:“有很多妖魔鬼怪的人很怕我出这张唱片,不断地在阻止,但我可以告诉那些人,不用紧张,你阻止也阻止不了。我唱片其实已经全部都做好了,现在只是在等时机成熟”。

  王杰坦言,已经把“毕生最大的生命”付诸在这张唱片中,因为这是最后一次自己参与创作,他更认为这是留给歌迷最后的礼物,“等唱片出来,我就会退出创作,以后永远都不可能有第二个王杰写出来的歌了”。

  “现在没有人重视音乐”。王杰感慨万千,他对当下的音乐市场十分不满,“大家忽略了什么是好的唱片。好的唱片是有生命和灵魂的,创作者会为一首歌死去很多细胞,掉很多头发,牺牲身体健康,但偏偏有人不尊重,一下子就拿到网上下载或盗版,把他人的心血付之一炬”。

  在王杰看来,自己这张等待发布的唱片充满生命力,“我要让大家知道什么样的音乐叫做音乐,有灵魂跟没有灵魂的区别在哪里,就像是一个精神正常的人跟一个醉汉站在一起,你就可以分辨出谁是恍惚的,谁是正常的。所以不管我什么时候出(唱片),这些歌曲一定是永恒的”。

  谈娱乐圈:曾经活在恶魔的世界

  和其他歌手不同,王杰演唱会并不邀请嘉宾助阵,他的解释很直白——“圈内朋友不多”。尽管出道多年,但王杰仿佛对娱乐圈耿耿于怀。

  问到阻拦其出专辑的幕后黑手,王杰忿忿不平地说:“你去问香港的娱乐圈,香港的黑道,还有那些小气的艺人。”

  王杰表示虽然被人欺负,但自己从不害怕,“他们的行为和动作都很愚蠢,我在意的只有音乐,音乐比我身家财产性命都还重要,如果想要动我的音乐,其实大可不必要,根本阻止不了”。

  “我曾经活在恶魔的世界。”王杰回忆,自己早年曾在电影《赌神之神》中饰演一位赌神,但没想到却被港媒丑化,“他们竟然把这个故事放在我身上,毁谤我的名誉,说我每天酗酒,真的太可笑!你们可以随便找个跟我喝过酒的出来问问,如果觉得平均三、四个月跟朋友聚会喝两、三瓶啤酒也叫酗酒,我无话可说”。

  王杰透露,之所以遭人暗算,是因为曾被圈内人骗钱,“数额估计够一个农民工可以活好几代人,为了不还钱,他们就用这种手段,还把我嗓子弄坏,但我从来没有计较过,因为我是宽宏大量的人”。

  “现在我谢谢他们。”王杰表示,在这些境遇之前,自己的创作到了瓶颈,“在那十年多我受尽屈辱,家人每天也哭哭啼啼,反倒让我把悲伤全部融入到音乐里,每天一个人半夜躲在公园,不断把情绪写下来,创作了15首讲述这些遭遇的歌曲,每次自己听到都会感动到流泪”。

  王杰笑了笑说:“为什么我对他们完全释怀了,就是因为我受到了这么好的磨炼,把气愤跟激动都放到音乐里,所以豁然开朗。”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