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道士下山》促徐皓峰“出山”:硬派武侠第一人

2015年07月14日 19:25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陈凯歌电影《道士下山》的热映热议,连带着把其原著小说的作者徐皓峰也带入大众的视野,成为热门人物。7月10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徐皓峰新书《坐看重围——电影〈师父〉武打设计》趁热出版。这是国内第一部关于电影武打设计的专著。书中提到的《师父》则是徐皓峰第三部自编自导的电影,定在今年12月份公映。

  人物

  学电影出身的“硬派武侠第一人”

  对于多数人来说,认识徐皓峰是从王家卫导演的电影《一代宗师》开始的。作为这部电影的编剧,他成功地在第33届香港金像奖上赢得了“最佳编剧”奖。实际上,徐皓峰还有更多的头衔——动作指导、导演、作家。1973年出生的他,青少年时期习过武,长大后进入中央美院附中,学完了油画专业却又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学导演。这期间开始文学创作。

  自2013年起,徐皓峰先后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包括“武林纪实”系列《逝去的武林》、《高术莫用》、《武人琴音》,长篇小说《道士下山》、《武士会》,短篇小说集《刀背藏身》等多部作品。

  《道士下山》的发表,奠定了徐皓峰“硬派武侠小说第一人”的称号,该小说也被认为是“硬派武侠的接脉之作”。关于“硬派武侠”的含义,徐皓峰曾说:“这是采用了网友的评论用词,最早是用来评论平江不肖生的武侠小说,因为他本是武人,写的是自己接触过的武人,也有传奇性部分,但不是他臆想的,而是有当时的武林传言的依据,所以被称为‘硬派’,意即真实含量多。”

  在《道士下山》之前,徐皓峰在《逝去的武林》、《高术莫用》、《武人琴音》三部曲中讲述上世纪三十年代形意拳三位宗师:唐维禄、尚云祥、薛颠的武学造诣、生活言行和师徒传承至今的武术实践的口述纪实作品。

  徐皓峰的小说背景往往设定在二三十年代。在他看来,武侠文化虽自古就有,但真正的气候还是在民国。彼时国家处于民族危亡之际,饱受内忧外患,提高国人身体素质、强健体魄成为首要目的,并由此带来了“尚武”倾向,习武之人甚多,这也造成了颇具声势的国术馆之风。

  徐皓峰在电影学院毕业后选择了留在母校任教和研究武侠电影。2011年至2012年间,他自编自导电影《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同时还担任动作指导。处女作《倭寇的踪迹》,入围威尼斯和多伦多两大国际电影节,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

  到了2015年,徐皓峰再与电影发生深度交集。先是根据他的作品改编的《道士下山》上映,年底,他本人第三部自编自导的电影《师父》也要公映。与之前两部作品相同,电影都根据他本人的短篇小说改编,均收录在短篇小说集《刀背藏身》中。

  快访

  《道士下山》是自己最喜欢的作品

  采访中,徐皓峰自然要聊到自己担任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编剧的经历和参与《道士下山》的创作体会。徐皓峰说:“我自己不拍《道士下山》,因为喜欢陈凯歌的《孩子王》。”

  谈起《道士下山》,徐皓峰觉得《道士下山》不能算是自己最满意的作品,“这个满意是从文学标准去衡量”,但确实是他“自己最喜欢的作品”,故事里他最喜欢的人物是着墨不多的程砚秋。

  徐皓峰说,自己拍电影还要感谢王家卫。“我的资料搜集是来自于王家卫的,因为每次给王家卫做剧本,王家卫对国外的资料还有他采访了咏春人,他会给我看很多的书和讲很多的事情,他的阅读量是非常巨大的。”徐皓峰说,“我的咏春知识来源都是当时王家卫给我安排了叶问的徒弟梁绍鸿,给我讲解咏春拳,王家卫除了给我丰富的资料之外,给我找了真人讲解。”

  据报道,徐皓峰新片《师父》的男主角廖凡用几个月时间练功夫,已经小有成绩。采访中徐皓峰说,自己不想像徐克那样用电影的技巧代替实打实的功夫,所以一定要演员真的会功夫。“镜头的分切方法作为一个学术研究,10年前我们就会了,但是在拍新戏的时候我是不用这套方法的,这就是伪造王羲之和我的魏碑的不同。”徐皓峰说,自己对廖凡一定要进行实在的武术训练,“我一般训练演员基本都是两个月,其实两个月就已经够了,因为中国武术里有一些门派是有速成法的。”

  在《坐看重围》这部电影随笔中,不仅仅能看到电影《师父》的成片过程,还能从中看出作为“硬派武侠第一人”的徐皓峰在武侠电影拍摄中对于小说改编、功夫演员生成以及武打动作设计等具体问题的态度。徐皓峰解释,“坐看重围”是一个隐喻,一种姿态,它反映的是徐皓峰的武侠电影观和对电影人处境的认知及应对。

  徐皓峰在新书里对武侠电影的特殊性作了解答。这部电影倾注了他很大的心血,徐皓峰想要“做一部正剧”,因为现在商业市场里充斥的是喜剧形态或强度类型片的形态,人跟人之间的交流方式是高度中国式的类型化的,不是生活常态的交流方式,剧情演进也不是按照古典的剧情逻辑在演进,是跳进的方式,而他恰恰想要避开这种“奇怪”的电影,用最古典、最传统的方式拍这部武打电影。

  陈梦溪

【编辑:岳川】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