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余男:好演员一定有几部真正有意义的电影(图)

2016年01月28日 08:5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余男谈大尺度戏份:那就是工作的一部分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余男 李霈韵 摄
余男 李霈韵 摄

  中新网1月28日电 日前,曾出演《敢死队2》、《智取威虎山》、《杀生》等电影的女演员余男,做客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视频访谈,畅谈“文艺片女王”称号背后真实的自己。对于“好演员”的评价标准,她认为,“每一个真正有作为的好演员,一定有几部真正有意义的电影”。

  好演员要有几部真正意义的电影

  余男曾在影片《图雅的婚事》有过精彩演出,并凭借该片夺得多个奖项。为演好该片,她曾在拍摄地生活了三个月,与牧民同吃同住,余男坦言,“可能我上辈子是蒙古族吧。到了那里没有任何不舒服、不适应的感觉,一去那就合适了,所以拍完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不做演员也可以回来在这儿生活”。

  被问到与牧民的生活中是否有收获时,余男回答,“我觉得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他们过得就是我们最终要追求的东西,他们每天都在享受这个过程,所以这个影响了我,一直到现在”。

  谈到她心目中的“好演员”评价标准,余男称“每一个真正有作为的好演员,一定有几部真正有意义的电影”,“当你到了另外一个高度的时候,你一定知道底下是有东西的。而不是说,我们现在架空了,一个戏好像挺有意思的,挺火的那个感觉。那个感觉对我来讲远远不够,但是现在回头看,我觉得还蛮欣慰的,因为我之前确实拍了几个很好的电影”。

余男 李霈韵 摄
余男 李霈韵 摄

  谈角色:

  介于阳刚气与女性之间的最贴近我

  余男在大银幕塑造出诸多不同类型的角色,对此,她表示自己非常愿意选择一些离自己“比较远的角色”,“对我来讲,离我近的(角色),有时候还挺麻烦的,挺难的。但是离我越远的(角色),我觉得越容易够得着,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特别复杂需要表现的,对我来讲反倒很容易似的”。

  余男出演的电影中很大一部分是所谓的“男人戏”,她也笑称自己身上可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因此才会被导演选中。她坦言,“我是觉得男人戏里都是充满着阳刚之气,这个时候如果你特别,也容易下去,但是你太阳刚,跟别人就完全平行了,没什么意思。所以我觉得这种东西可能在我身上两者兼得吧。那种介于阳刚气跟女性之间的这种东西(角色),可能是最贴近我吧”。

  被问到她这种性格是否从小时候就显露出来,她回答道,“小时候男孩能做的我都能做,然后女孩能做的我也能做,但我更喜欢跟男孩拼,更会挑战自己,更愿意去挑战自己”。

余男 李霈韵 摄
余男 李霈韵 摄

  忆国外拍戏经历

  曝史泰龙“从不睡觉”

  余男曾在好莱坞电影《敢死队2》饰演女主角“Maggie”,回忆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她称在中国与外国拍戏最大的差异是,在中国拍戏时会有一些“人情世故”,但在外国拍戏相对较严格,“在外国来了(片场)就是工作,马上就开始,我们每一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算好的,但在中国可以喝口水、说说话,和导演聊一聊”。她还拿《敢死队2》举例称,“当时我要从早上5点工作到晚上5点,然后四个小时是体能训练,每天就这样。刚开始我也觉得怎么能坚持下来,因为我也没有什么,就是功夫的基础。但是后来真的开始做了,就只要它那个要求到了,你的愿望也到了,还真是都能达到”。

  问到她对于男主演史泰龙的印象,她笑称感觉对方从不睡觉,“包括徐克也是,我觉得他们这样的人什么时候睡觉呢?好像晚上两三点也是在工作,不停给大家传这个那个。他们刚写出来的剧本,自己不停地在改。然后早晨5点他还在,我们去健身房他也在,我觉得他们好像都不怎么睡觉,总是不停地在努力达到”。

  最后,她也总结道:“我觉得每一个能走到这个位置的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吧”。

余男 李霈韵 摄
余男 李霈韵 摄

  谈出演大尺度戏份:

  就是工作的一部分

  访谈中,谈到在电影《狂怒》、《杀生》中一些尺度较大的戏份,问其如何调整自己?余男表示,她是个“将生活与工作分得特别清楚”的人,“我觉得大尺度就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吧,在电影中我觉得我完全能HOLD住,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做好,我也知道做好之后别人会是什么样子,还挺享受这个过程的”。

  她补充说,“但在生活中,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跟我完全相反的。所以我每次讲,我的电影跟我生活中就是两个特别大的极端”。

余男 李霈韵 摄
余男 李霈韵 摄

  不过度关注荣誉

  “会有更好的事情等着自己”

  余男曾凭借电影《惊蛰》等在国内外拿到多个奖项,还曾担任第6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第16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和第12届釜山国际电影节评委,面对诸多荣誉,余男称得奖是对自己演技等的一种肯定、鼓励,但自己不会过度关注,“这些应该都过去了,因为会有更好的事情等着自己”。

  谈到有些网友在观影时会将其他女演员与余男作比较,对此,她表示自己不会介意,“只要她们不介意就行”。据了解,余男被不少人称赞是“只专心做演员,从不哗众取宠”的演员,她回应道,“我觉得什么评价都行呀,这个看个人吧。因为毕竟是在娱乐圈里,每一种都有自己的原因,而且也都会有各自的效果。那么对于我来讲,现在没有过度去做这个,一方面因为我觉得我的角色已经超越了我过度去做的那些东西。每一次看到我电影的结果或者是观众对电影的感觉,那种感受比每天要积极去做那个对我来说轻松一些”。

余男 李霈韵 摄
余男 李霈韵 摄

  从不规划未来

  私下喜欢素颜去图书馆

  过去余男一直被称为“文艺片女王”,但近几年她也开始更多地接触商业片拍摄,对此,余男表示一半是自己的选择,一半是因为现在电影市场变了,“现在有一些很好的商业片确实是能够让你有个人技巧、演技的表达,又很需要你这样的演员。像《无人区》、《智取威虎山》、《战狼》这些电影,就可以做得很商业。其实,商业只是一个效果吧。我觉得看结果,得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受众或者赚到了钱”。

  在电影中余男既是淳朴的牧民、性感的舞女,也是睿智的律师、飒爽的军官,但真实生活中,余男称自己不拍戏时完全不想工作的事,是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去刻意规划生活的人。她坦言,“我也不设想,因为我觉得所有的规划跟设想,最后基本上都不会按你想象的那个位置去达到。幸运会给你一条路,前面是什么样子也看不见,只能先走着。我觉得只要是在当下做好了,未来就会好”。此外,她还透露自己平时就喜欢素颜去图书馆和书店。

  网上有不少人喜欢用“演技派”、“个性”、“低调”、“性感”等词语形容余男,但余男认为“自由”一词更贴合自己。谈到自己精通法语和英语,余男说,她的兴趣并非在语言本身,“如果让我单学语言什么的没有意思,因为这不是我的兴趣。但是用另外一种语言去表达自己,那这个兴趣远远大于语言本身。所以可能是这种兴趣跟愿望,让我持续了这么久”。

【编辑:鲍文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