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后赫敏时代,艾玛·沃森的魔杖失效了?

2017年03月22日 09:17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时隔六年,艾玛·沃森终于再次与中国观众相约大银幕。只是这一次不再是那个陪伴了所有人青春的“赫敏”,她成了《美女与野兽》中,聪明、勇敢、爱读书的“贝儿”。

  在过去的这几年,曾经扣在艾玛·沃森头上的“学霸”光环逐渐失去光芒,取而代之的是没完没了的“话题”——联合国找她演讲,她欣然接受,只要能为女权主义运动出份力;粉丝想同她合照,她严肃拒绝,只因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导演想加吻戏,她坚决反对,只要合同上没写就别想她亲谁。

  她主动或被动地卷入舆论的漩涡,让自己的政治形象盖过演艺事业。而对她演技和票房号召力的质疑,甚至延伸到了人品。或许正如她自己所定义的,“我的性格太严肃,总是格格不入,很难相处”,才把原本应该属于明星光环的一些乐趣,变成了她被敌视的理由。

  剪短发,告别曾经的魔法世界

  “赫敏”杀青那一天,艾玛·沃森哭得很凶。不舍之外,还有一些别的或许是身为观众的我们无法理解的情绪。毕竟,对于这一批在《哈利·波特》剧组度过了青春的小演员们来说,工作就是他们的童年,这既是他们永远无法割舍的回忆,也是他们需要用一生来摆脱的阴影。

  告别“赫敏”之后,艾玛擦干眼泪,剪了个假小子式的短发。这成了《哈7》全球首映礼上最引人注目的元素,艾玛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回应媒体的困惑:“为了角色,我从未像其他青少年那样染发和改变发型,现在我20岁了,不再是一个小姑娘。我为《哈利·波特》奉献了十年,所以我得想个法子纪念它的结束。我需要一个巨大的转变。”

  早在2007年和2008年,艾玛就分别主演了电视电影《芭蕾舞鞋》、为动画片《浪漫鼠德佩罗》配音——天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在演《哈利·波特》的同时拿到全优成绩,并抽出时间接了其他作品。她挑项目十分谨慎:“想想还是挺滑稽的。当我签约其他作品的时候,人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表现得如此神经质,如此担忧,我想这是因为我之前签了一个合同,结果它持续了十二年。”

  走出赫敏,靠卡戴珊体验人生

  因为《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壁花少年》的导演斯蒂芬·切波斯基迷上了艾玛·沃森:“(罗恩伤了赫敏的心,哈利安慰她的)那场戏,她哭得我心都碎了,于是我立马意识到她身上有萨姆(《壁花少年》女主角)所具备的脆弱。”

  为了说服艾玛·沃森加盟自己的新片,斯蒂芬向对方承诺:“这部电影会成为你职业生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你还能享受暑假,跟你最好的朋友们重聚。”艾玛动心了,加盟了,而这部电影也绝对算得上一个不错的开始。

  而在出演《珠光宝气》中纸醉金迷的盗贼前,艾玛特地翻出角色原型亚历克西斯·尼尔斯的真人秀,研究她的肢体语言。靠《和卡戴珊姐妹同行》、“小甜甜”布兰妮的《蛇蝎美人》培养情绪。

  为了《诺亚方舟》中的母亲伊拉一角,她满世界追着孕妇问:“我能跟你聊聊怀孕的经验吗?”可惜这部大制作的口碑与票房均不理想。更惨的是,艾玛还因此大病了一场——因为导演达伦·阿伦诺夫斯基极注重环保,片场连瓶装水都不允许出现。“早晨五点起来我本就特别疲倦,喝了那杯过期三个月的臭水之后,感觉更糟了。”但当艾玛向导演告假的时候,达伦却要她把负面情绪好好运用在演戏上。艾玛转身向剧组抱怨:“他是在搞笑吗?”却换来现场一片死寂的尴尬场面。

  在那之后,艾玛转向更多饱受精神折磨的角色——《回溯迷踪》中遭父亲性侵的少女,以及《尊严殖民地》中为解救男友去邪教卧底的空姐。

  想成为公主,未必要嫁给王子

  艾玛·沃森是绝对不会让工作占据她全部生命的那种女人,她要有事业,有学业,有理想,有自我,还要有爱情。虽然年少时对“马尔福”汤姆·费尔顿那段单相思无疾而终,但这些年来她也没闲着。艾玛的前男友名单从橄榄球联盟球员到金融家、摇滚歌手,“我喜欢机智、反应快的男人,他最好善于沟通且幽默感强。我希望他是真实的,也希望他爱的是真实的我。”

  爱情并不总是顺心如意。2008年与艾玛约过会的弗朗西斯·布勒回忆旧情时说:“我和艾玛真心相爱过,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朋友圈也有交集。现实中的她与银幕中是截然相反的。但短暂交往后我果断地停止了这段恋情,因为我觉得和童星谈恋爱实在不是一个好选择。”

  其实连艾玛自己也拒绝与任何名人恋爱。2014年5月,艾玛·沃森获邀出席威廉王子在温莎堡举行的募款晚会,优雅大方的形象深受皇室成员欢迎。次年2月,就传出哈里王子对艾玛一见倾心,并展开疯狂追求攻势。多少人期盼着再来一段影星变王妃的童话故事,可她却站出来否认了自己与哈里的绯闻:“想成为公主,也不一定要嫁给王子。”

  红 联合国演讲

  2014年7月,24岁的艾玛·沃森被任命为联合国妇女署亲善大使。两个月后,她站在联合国的纽约总部演讲台上,发表了“He For She”的演讲,号召男性主动倡导社会性别平等。不同于从前许多女权主义者号召姐妹们站起来一起恨男人的言论,艾玛·沃森主张兄弟们也为平权出一份力,因为性别歧视伤害的不仅仅是女性,男性一样是受害者。

  “8岁的时候,我就因为想执导排给家长们看的戏而被指责‘太霸道’,但男孩们就不会被这么说;从14岁开始,我就被媒体性感化;到了15岁,我的女生朋友们纷纷放弃她们喜爱的运动,只因不想显得太壮;18岁后,我的男生朋友们已经不敢情感外露了……”

  艾玛曾说,在为这次演讲紧张和自我怀疑的时候,她告诉自己,“如果不是我,又该是谁?如果现在不做,又要等到何时?如果我们袖手旁观,可能要花上一个世纪才能实现男女同工同酬。”

  世事艰难,但艾玛·沃森证明了偶像力量的积极作用。这段演讲在网上疯传,无数艺人举着He For She在社交网络发自拍。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夸赞艾玛:“她曾在电影中挥舞魔杖,我希望她也能在阻止针对妇女的暴力上施点魔法。”

  黑 身体谁做主

  2015年,艾玛·沃森回忆起当时在联合国这段历程,却不仅仅是激动。据她自己说,这次演讲过去不足12小时,她就收到许多威胁,声称要释出一批她的艳照:“我知道他们在虚张声势,根本没有所谓的艳照。”

  一语成谶。虽然当年被用来威胁艾玛的“艳照”从未见过天日,但前不久就在艾玛在世界各地宣传《美女与野兽》期间,黑客还是将她的私密照放到了网上。其经纪公司发言人第一时间站出来强调这些照片并非裸照,艾玛也在采访中回应称将诉诸法律。

  而就在这批试穿内衣的照片在网上被疯传前不久,《名利场》杂志2017年3月刊的内页上却印着半露酥胸的艾玛·沃森。英国talkRADIO主播茱莉亚·布鲁尔在社交网络上讽刺她:“艾玛·沃森成天念叨着女性主义和男女同工不同酬,还困惑为什么没人认真对待她的诉求,结果这就上赶着袒胸露乳。”艾玛毫不客气地回击:“女性主义是关于自由、平等和解放,跟我的胸部又有什么关系?我搞不懂。”

  另一厢,碧昂丝的粉丝们站出来翻旧账,攻击她“虚伪且双标”:“2014年你说碧昂丝把自己归为女性主义者,却又在镜头前摆出供男人意淫的裸露画面。现在你也这么干,倒为自己开脱说女性主义是关于自由选择。”

  艾玛·沃森只得将自己2014年那篇访谈晒出来,以求公判。“虽然专辑MV非常男性视角,但这是她(碧昂丝)自己的选择,也是她在彰显自己的性别力量”。

  红 地铁藏书党

  2016年1月6日,艾玛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一个女权读书会,后被命名为“我们的共享书架”,演艺界不少名人加入其中,粉丝们也在社交网络上欢呼雀跃。“作为联合国妇女署的一员,我尽可能多地阅读手头上关于两性平等的书籍和文章,它们或有趣,或鼓舞人心,或伤心,或发人深省,令我难忘。我决定成立一个女权读书会,分享正在学习的东西,也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她为读书会选的第一本分享书籍是《我的人生道路》,来自于美国女权主义者、记者和社会政治活动家葛罗莉亚·斯坦能,她在书中回忆和反思了自己的人生和行动,被英国《卫报》评为“具有启发性”。

  读书会成立后不久,艾玛便联合“地铁书流”发起了一次特别的读书分享活动,不同于“地铁书流”往常将书籍留在座位上推荐给下一位乘客的习惯——艾玛·沃森在伦敦地铁里藏了很多本民权活动家马娅·安杰卢的自传《妈妈和我和妈妈》,等着路人们去角落里翻找。这个活动像极了儿时的寻宝游戏,艾玛通过自己亲手写的纸条鼓励大家找书,同时也建议乘客利用时间多读书。

  黑 自弃奥斯卡

  《美女与野兽》上映前,很多人说,曾一度怀疑演艺生涯的艾玛·沃森终于要摆脱“赫敏”的光环和阴影了。

  但谁也没想到,早一步上映的《爱乐之城》会火成那样,拿下14项奥斯卡提名。媒体开始翻旧账——导演达米恩·查泽雷最初相中的女主角是艾玛·沃森,本来要同她一起跳踢踏舞的男演员是迈尔斯·泰勒,但这两位最终都选择了退出,艾玛·斯通和瑞恩·高斯林才加盟的。关于易角,外媒中流传这一种说法:“迈尔斯·泰勒嫌200万美元的酬劳不够;艾玛·沃森太事儿,要求所有的排演都要安排在伦敦。”

  迈尔斯对此坚称被泼脏水,而艾玛的回答则显得避重就轻:“《美女与野兽》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进组开拍的电影,有骑马训练、舞蹈训练,以及三个月的声乐训练,我必须呆在伦敦认真地完成。所以,由于档期的冲突,我就没法演《爱乐之城》。”

  可惜,无论她怎么解释、辩驳,人们似乎认定她在此次易角事件中扮演了一个反派。这之后,另一位艾玛拿下了奥斯卡影后,此艾玛却称不会因此而后悔,因为她从儿时起就是《美女与野兽》的粉丝,在得到这个角色后,“那个六岁的我飞到天花板上,炸成烟花。”

  Q & A

  Q:赫敏和贝儿在你看来有相似之处吗?

  A:当然!她们都非常爱书,都是那种有着完美心智的女孩子,智商情商双高。有同情心和洞察力,不会轻易下论断。

  Q:唱歌和跳舞哪个更难?

  A:唱歌。第一次在镜头前唱歌有种赤裸感、脆弱感,难以描述,跟演戏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让我感觉无处可逃。

  Q:你觉得《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在两人结婚后将如何发展?

  A:以我的想象,贝儿会开放城堡里的图书馆,把它变成一个带公立图书馆的学校,她自己来做校长。

  Q:真人版本和动画版其实不太一样?

  A:电影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更现代化的贝儿。但角色的内核没有变,她仍然是迪士尼公主系列中相当有反叛精神的那位。

  Q:你现在还亲自在全英国到处丢书?有被人认出来过吗?

  A:一般我都尽量保持低调,但前些天不是妇女节吗,大家都穿着红色衣服上街,所以我就穿了一件红色的毛衣,戴一顶红色贝雷帽,实在低调不起来。在地铁里会好很多,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太在意身边的事情。但走在大街上,我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异样的目光,当他们开始猜测我是不是……的时候我就开始像个疯婆子那样跑开了。

  撰文/新京报记者 李桐

【编辑:唐云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