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评论:为何俞灏明演反派,观众却对他恨不起来?

2017年09月12日 14:4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为何俞灏明演反派,观众却对他恨不起来?

  这一次,俞灏明颠覆性地首度饰演反派角色,表明了他终于不再受“脸”的束缚,打破了偶像桎梏,有了未来做一个专业演员的决心。

  正热播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又掀起了全民大讨论,除了猜测“吴聘究竟是被谁毒死的”,俞灏明饰演的大反派杜明礼,也惊艳到了不少观众:“真没想到俞灏明好合适演坏人啊!”甚至有人称他将坏人演出了新面目:温润优雅、谦谦君子般地耍阴谋诡计。

  这打破了他之前或乖巧或悲情的形象,从目前演出的效果来看,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有望令他在触底反弹后,去到一个此前都未曾到达的高度。不少人发现,别人演反派遭恶骂,而俞灏明演坏人明显还是被网民“优待”了,这当然有了解他此前遭遇,抱有同情和宽容的因素使然。

  最早知道俞灏明是2007年“快乐男声”的比赛,不满20岁的他稚气未脱,非常能哭。在7进6比赛结束时,俞灏明抱着王栎鑫哭得天翻地覆,散场后又在后台哭得几乎晕厥。之后他是“芒果台亲生仔”,偶像剧《一起来看流星雨》里人设原型是美貌的“花泽类”,《天天向上》也拉他做主持结兄弟团。飞来横祸发生在2010年10月22日,俞灏明在上海拍摄电视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时因爆破戏导致严重烧伤,不到23岁,遭遇人生第一次重挫。除了遭受身体疼痛外,俞灏明又卷入舆论漩涡,任家萱(Selina)粉丝对他颇多不满。或许比身体煎熬更难忍受的,是这个职业必须面对的品头论足、是非纷争。

  青春年少的演艺生涯刚兴冲冲起步,就突遭晴天霹雳,俞灏明并非第一个。在他之前,同样是偶像系的胡歌,因为车祸严重受伤,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脸部至今留有痕迹。俞灏明被烧伤后,一直被人与胡歌做着比较。这两个男演员的经历的确有着一些相似的地方。他们最初出道都属于颜值高的“小鲜肉”,虽然一个拍古装剧,一个拍时尚剧,但都是地道的偶像派。他们同在上升期二十多岁时遭遇横祸,使得正在赶拍的偶像剧组停工。他们的容颜同样由此受影响,度过了漫长的治疗恢复期。

  突然的变故,首先要克服的大概都是“一张脸”吧。单从外貌而言,胡歌还是幸运的,治疗之后只有眼角留下不算太明显的疤痕。但依然有许多人对这张脸扼腕叹息,感叹一个青葱美少年就此变成沧桑大叔,冷言冷语颇多。

  而俞灏明一度烧伤面积达到39%,脸部的创伤对一个艺人几乎可以算是“毁容”。人们热衷挖掘“惨不忍睹”,老是将俞灏明快男时期的照片与他受伤后的脸进行比对,给他下娱乐圈“死亡判决书”。就在不久之前,他还被形容成“过气的明星”,甚至被断言“可怜俞灏明,却很难再站起来了”。

  的确,俞灏明的复出,一开始并不如意,也同样是因为依赖的还是“脸”。过去那些支撑他的,无论是偶像剧还是“天天兄弟”,都不再合适他,甚至令他减分。加之与胡歌有比较扎实的表演基本功不同,俞灏明演技不算好,资源也很一般,当时的戏路可以说非常窄。而他做的最错误决定大概就是“重蹈覆辙”,将重拍偶像剧《爱在春天》作为复出的开始,这真是“太傻太天真”,令他几乎成为被攻击得体无完肤的筛子——因为受伤后“颜值下降”。有那么一整年,他甚至一部戏约都没有。

  所以,一个艺人如果在娱乐圈生存,只剩下被同情、被惋惜,那并不是好状态,也注定是没有前途的。继续前行,靠的不是旁人的怜悯与施舍,而是自己向着光、不放弃。

  人的一生能如愿操纵命运的时刻太少。跌入低谷之后,有的人选择相见不如怀念,也有的人想到的是找复出新路。这一次,俞灏明颠覆性地首度饰演反派角色,表明了他终于不再受“脸”的束缚,打破了偶像桎梏,有了未来做一个专业演员的决心。今年30岁的他终于可以很干脆地说一句:“我不靠脸吃饭了!”希望那一场灾难,是浴火重生,是因祸得福。这种成熟,不光是演技上的。这种刮目相看,希望也不会仅限于这一个角色。

  □指间沙(专栏作家)

【编辑:魏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