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慢综艺”霸屏 功利心态慢不下来

2017年11月01日 09:37 来源:北京日报 参与互动 

  “慢综艺”霸屏,功利心态慢不下来

  2017年只剩两个月了,虽然至今综艺节目未出爆款,但近期播出的几档综艺节目,却显示出一个共性:不再走此前快节奏的路数,而是打出“回归自然,回归生活”的招牌。先是湖南卫视的《亲爱的·客栈》和东方卫视的《青春旅社》“撞日”开播,随后浙江卫视的《漂亮的房子》也加入战团,江苏卫视的《三个院子》也将在12月开播。

  《漂亮的房子》节目中,吴彦祖和冯德伦领衔的六位明星参与旧房设计与改造。

  这些综艺节目也催生了一个热词——“慢综艺”。所谓“慢综艺”,指的是与以竞技为主、快节奏的综艺相对应的一类综艺节目。今年荧屏的这股“慢综艺”风潮,由《向往的生活》开启,《中餐厅》接棒,近期达到高潮。四大卫视的主打综艺,都和房子杠上了,但“诗和远方”霸屏,观众却未必买账,几档节目的口碑都不太理想。

  突然走红

  抓住大众“慢下来”的渴望

  前几年的内地综艺市场,基本上被《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户外真人秀占据。这些节目的模式多来自韩国,用买版权、借鉴等参与方式制作。但疯狂过后,不可避免地迎来了疲惫期:游戏环节的设计雷同、节目模式趋向同质化、嘉宾的过度重复出现审美疲劳,再加上官方调控因素,找寻新的节目方向势在必行。

  去年以来,《见字如面》《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类综艺的红火,也从侧面证实了“快综艺”的疲软,让更多节目制作公司看到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大众内心深处对“慢下来”的渴望。电视节目评论人蔷薇认为,慢综艺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感觉,在镜头剪辑和后期加工上没有过多的修饰,将合适的明星放置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能让其呈现出最真实、最自然的状态。

  今年年初在芒果TV播出的一档《向往的生活》中,何炅、黄磊、刘宪华一起在北京郊区农家院做饭招待客人,拉回了不少已经远离真人秀的观众。大家突然发现,不吵不闹,一群人坐在那里做做饭,聊聊天,看似无聊却让人感到很舒服。这档节目的成功,也成了内地综艺市场由“快”转“慢”的转折。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快”或“慢”,其实是基于市场的反应,并不是在真正关心当下普通人生活的基础上,衍生出符合当下社会发展特征的节目。专栏作家指间沙直言,从此前的《奔跑吧,兄弟》到如今扎堆儿的“慢综艺”,其实都是韩国综艺玩剩下的,“或许是试错成本太高,只有跟风模仿最保险,但最终能让观众记住的,永远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暴露短板

  “慢综艺”的旗号名不副实

  近期的几档“慢综艺”都以“经营”作为基本主题。收官不久的《中餐厅》千里迢迢到泰国去开餐馆,《青春旅社》《亲爱的·客栈》则让明星变成民宿老板……在风景优美的小地方开一家餐厅或者旅馆,确实符合许多人心中逃离都市的梦想,做生意的设定也让节目不至于太过平淡。

  但是,打着“慢综艺”的旗号,从节目效果来看,实际还是透露出慢不下来的意思。节目中,嘉宾行业转换缺乏适当的适应期。媒体人大楠认为,《亲爱的·客栈》只有半天时间留给嘉宾整理环境以及制定运营策略,“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过快地强行进入另一个身份,使得节目节奏在一开始就显得紧张。”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青春旅社》中。按照节目规则,所有用度都只能来自于民宿的进账,A、B两幢民宿之间还需要竞争,但是11位嘉宾都没有运营实体店面的经验,甚至在节目一开始就对自己的身份认知并不明确。

  刚播出三期的《漂亮的房子》,则被不少观众认为是“把一手好牌打烂了”。与“经营”类慢综艺不同,《漂亮的房子》重点是明星参与房屋的设计和改造过程。节目中,吴彦祖和冯德伦领衔的六位明星与一位专业建筑设计师协力合作,以60万元的预算和60天的时间,改造四处具有乡土气息的建筑。

  吴彦祖毕业于俄勒冈大学建筑学系,冯德伦读的是密歇根大学的平面设计专业,节目组也想把立意放在“人家比你帅还比你勤奋有才华”上。但从前两期的表现看,节目组“秀颜值”的痕迹过于明显,除了开篇能看到破旧的房子外,其他大部分的内容基本与房子脱离,节目也因此被调侃应该改名为“漂亮的男人”。

  功利套路

  刻意造话题缺乏真情实感

  参与近期“慢综艺”大战的几档节目,基本都把宝押在明星身上。《青春旅社》与《亲爱的·客栈》开播第一集时,双方对垒的态势就很明显。就拿TFBOYS组合来说,三个男生中除了在北影当大一新生的王俊凯外,易烊千玺身在《亲爱的·客栈》,王源加盟《青春旅社》,两档节目偏偏还同时播出。

  几档节目也不缺综艺节目常用来博取眼球的“撕扯”和话题的种种套路。《亲爱的·客栈》开播至今,先后出现“陈翔哭了”“阚清子与纪凌尘把吵架当日常活动”等不少话题。但有观众评论:“面对这样的情绪放大式套路,恐怕吃瓜群众早就产生了免疫,终究难长久。”

  “慢综艺”这一节目模式从韩国火到中国,抛开“抄袭”因素不谈,很多观众的一个直接感受是,当前国内经营类体验节目与韩国最成功的《孝利家民宿》有很大差距。虽然都打着“慢综艺”的标签,但国产“慢综艺”掺杂了许多诸如情感矛盾、竞争等“吸睛点”,而《孝利家民宿》甚至可以用长达三分钟的时间去拍摄孝利发呆放空的镜头,用精心的剪辑反映人物内心的变化。

  而国产“慢综艺”的另一个毛病是,商业合作痕迹太过明显,与生活场景格格不入。观众南欧坦言,植入广告明显、生硬,这种浓重的商业气息在瞬间摧毁节目应有的自然温馨,“哪家餐厅门前会挂着洗洁精品牌的牌子?又有哪个民宿老板会一边做饭,一边自言自语地夸抽油烟机呢?”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