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60岁格莱美评奖标准不清不楚 颁奖礼成“派对演出”

2018年01月30日 09:14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Rihanna现场表演。  

  评奖标准不清不楚 颁奖礼成“派对演出” 唯小众音乐给人底蕴

  60岁格莱美 装嫩?

  第60届美国格莱美音乐奖颁奖典礼28日晚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绰号“火星哥”的美国歌手布鲁诺·马尔斯狂揽7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

  马尔斯凭借专辑《24K Magic》及歌曲《That’s What I Like》拿下了年度专辑、年度制作和年度歌曲这三个分量最重的大奖。此外他还夺得了最佳R&B歌手、最佳R&B歌曲、最佳R&B专辑和最佳非古典专辑策划等奖项。

  美国说唱歌手肯德里克·拉马尔以5项大奖紧随其后。拉马尔包揽了最佳说唱歌曲、最佳说唱表演、最佳说唱专辑和最佳说唱合作四个说唱类奖项,以及最佳音乐录影带奖。

  美国歌手克里斯·斯特普尔顿则是乡村音乐类奖项的最大赢家,获得了最佳乡村表演(个人)、最佳乡村歌曲和最佳乡村专辑三项大奖。

  英国歌手艾德·希兰在流行类奖项中夺得最佳流行歌手和最佳流行专辑奖。之前获得8项提名的美国歌手Jay-Z最终空手而归。

  最佳新人奖由1996年出生的加拿大女歌手阿莱西娅·卡拉获得。卡拉是长达三个半小时的颁奖典礼中唯一获得重要奖项的女性。美国南加州大学25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批评美国流行音乐界“缺乏女性声音”,过去6年格莱美奖获提名的女性占比不到10%。

  去年10月美国好莱坞金牌制片人哈维·温斯坦性侵丑闻被揭露以来,越来越多的美国女性勇敢地打破沉默,以“我也是”为代表的反性骚扰风潮从娱乐圈蔓延至社会各界。许多男女明星佩戴白玫瑰参加了本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以示对反性骚扰运动的支持。

  格莱美音乐奖是美国国家录音与科学学会主办的年度大型音乐评奖活动,被认为代表着世界乐坛的最高水平。自1959年首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以来,该颁奖礼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轮流在纽约和洛杉矶举办。本届颁奖典礼是2004以来首次在纽约举行,下届颁奖典礼将重返洛杉矶。

  文/新华社 供图/视觉中国

  文化旁白

  “火星哥”的派对 格莱美的“取向”

  在今年格莱美领跑榜排名第三的“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能够拿到奖项不意外,意外的是他竟然7提7中,尤其是将综合类除“最佳新人”的奖项包揽,也让他成为今年格莱美彻头彻尾的大赢家。

  有人欢喜就有人悲伤,布鲁诺·马尔斯成为大赢家的结果,就是肯德里克·拉马尔在综合类奖项的全面失守。不过,肯德里克·拉马尔已经算是这一夜第二幸运的音乐人了,至少他还能够在四项说唱类奖项中,完成4提4中的使命,听起来甚至有些受到绝对专业认可的意思。

  而曾经在嘻哈音乐江湖呼风唤雨的Jay-Z,从去年年底以8项提名领跑,到这次颁奖礼的颗粒无收,也创造了格莱美历史上提名数与获奖数反差最高的尴尬纪录。虽然此前的格莱美,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律,那就是提名领跑者,很难成为最后的赢家,但像Jay-Z这样提名领跑,但得奖为零的现象,却从来没发生过。

  要流行的话题 不要内容的深度

  作为一个学院奖和评审奖,以专业的角度来看今年“火星哥”的大胜,至少在综合类大奖中,有不少结果都值得商榷。比如在“年度专辑”这个奖项上,若论音乐内容的深度,布鲁诺·马尔斯的《24K Magic》,显然不如肯德里克·拉马尔的《DAMN。》;若论音乐的完整性和完成度,尤其是情绪与技术的融合度,“火星哥”也不如Lorde。尽管音乐确实是无法比的,但作为一个评审奖,肯定要有一个标准和说法。从今年格莱美的结果来看,它的标准就是要让布鲁诺·马尔斯成为最后赢家,从其他技术角度,已经很难解读奖项的归属。

  到此为止,“火星哥”在格莱美的历史上,已经获得了28次提名,并收获了12个奖项。这个战果,不仅提名率很高,得奖率也相当惊人。不过,这种某位艺人拥有特别容易在格莱美获奖的体质,在格莱美历史上倒也不算少见,比如John Mayer、Adele、Bruce Springsteen,这只能用缘分来解释吧。但有缘分也有无缘,反面的例子当然就是Katy Perry了。

  其实对于不了解欧美音乐或“火星哥”的歌迷,可能也会好奇,为什么“火星哥”横扫今年的格莱美,就被那么多人吐槽。这么说吧,“火星哥”虽然在音乐上继承了Prince的光荣传统,但他主要还是将精力放在了音乐的大众流行度上,再结合幽默的身段形成话题。这一点,有人说“火星哥”是美国的赵英俊,从类比的角度来讲,也是很形象贴切的。

  寻找新聚焦点?难!

  在四个综合类奖中,唯一没有被“火星哥”染指的,就是他的年龄染指不了的“最佳新人”奖,而获奖的阿莱西娅·卡拉,至少放到格莱美历史上所有的“最佳新人”里,也是存在感比较弱的。毕竟她没有像Adele这样辨识度极高的音色,或当年Norah Jones对爵士乐改良的那种音乐技术层面的贡献。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她在和Khalid Robinson的PK中最终胜出,而她们两人则因为合作了《1-800-273-8255》获得提名。一首歌曲有两位歌手提名“最佳新人”,其中一位还如愿以偿,这在格莱美的历史上也是首次。

  因为在这个报名周期,没有自己的个人专辑,所以只有单曲入围了一些奖项,这也让Taylor Swift,干脆没有来到现场,或者是等待明年好好成为第61届格莱美的主角。不过,她的好友艾德·希兰,还是拿到了“最佳流行歌手”和“最佳流行专辑”两个大奖。作为一张在去年屠榜的专辑,黄老板的这个成绩,是让人服气的,也是音乐类型与品质都和奖项匹配的。

  由于“火星哥”拿奖太多,把能拿的三项综合奖都拿到了,再加上肯德里克·拉马尔包揽了所有说唱类奖项,艾德·希兰又拿到了最重要的两个流行类奖项,也导致今年格莱美的看点实际上已经非常集中了,想要找点新的聚焦点,已经非常困难了。

  是颁奖礼,还是派对式演出?

  总算在R&B类奖项中,“火星哥”除了拿到“最佳R&B歌手”、“最佳R&B歌曲”和“最佳R&B专辑”三个奖项之外,还给The Weeknd和Childish Gambino留下了两条活路。前者拿到了“最佳当代城市专辑”,后者这位曾经被看好能拿大奖的演员兼作家兼歌手的全能艺人,则拿到了“最佳传统R&B歌手”这个奖项。在“火星哥”大满贯的格局下,其他歌手拿到的每个奖项,其实都成了重要奖项。

  除了奖项的分布之外,今年格莱美的现场,也出现了很多意料之外。由于表情包Taylor Swift没有出现,红毯确实有些冷清。而因为今天是“火星哥”的大日子,因此他和Cardi B联手合作的《Finesse》,也成为了整场演出的一个焦点。当然这种美国派对式的演出,能够成为格莱美颁奖礼的演出支点,本身也说明这届格莱美的审美取向,确实有些出乎寻常。

  “多少找回点60岁的底蕴”

  反倒是一向Show不惊人死不休的P!nk和Lady Gaga,这次都玩起了纯粹。P!nk不仅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就上了台,而且不再走空中路线,一首《Wild Hearts Can't Be Broken》,安静却充满力量。Lady Gaga同样如此,虽然她的穿着比起P!nk来还是复杂了一点,但比起以往的她来讲,简直堪称素颜。自从《Joanne》专辑里开始回归自然纯粹的她,这次在舞台上也一如既往地复古了起来,一首Gospel味道十足的《Million Reasons》,不再电音却足够福音。

  同样重新回归的Kesha,则联手Cyndi Lauper、Camila Cabello、Julia Michaels、Andra Day,表现了有着反性侵主题的歌曲《Praying》,总算洗掉了一些“火星哥”的派对娱乐味。

  至于摇滚乐,虽然今年的格莱美摇滚类奖项可以忽略不计,因为这些音乐显然已经越来越小众化,甚至无法融入当代的声音。但要说现场演出还得看摇滚,而且是像U2这样的摇滚老炮。远程连线的室外表演《Get Out of Your Own Way》,从音乐的角度,也可以说是今年格莱美的现场最佳,这也让今年60岁的格莱美,多少找回点60岁的底蕴。

  文/爱地人

  (本文作者为著名乐评人)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