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逐梦表演系:女儿这次考不上,我就把她送去少林寺

2019年02月17日 12: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17日电(宋宇晟 袁秀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得起就考,考不起也没事。”

  寒风中,陈征远站在北京电影学院门外,想象着女儿艺考的结果。

北京电影学院艺考首日。<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兴龙 摄
北京电影学院艺考首日。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如果这次考不过,那就先放一放。”他打算把女儿送到少林寺或武术学校里,好好学个两三年,然后让她学学游泳、骑马射箭之类的。因为他觉得,现在的女孩子都缺乏运动,体质很娇弱,稍不留意就会生病,不像他们那一辈,每个人都很健壮。

  显然,陈征远和这批参加艺考的“00后”有着不小的代沟。

  每年春节过后,都是各大艺术类院校艺考的固定时段。最近,演员翟天临的学术不端事件更是引起了公众对艺考的关注,尤其是表演专业。

  考表演的孩子们都是怎么想的?这大概是每个身在艺考之外的人都多少有些好奇的问题。

  可即便作为艺考生的父亲,陈征远好像也并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路。他只是猜测,女儿可能是受了以前唱云南花灯戏的母亲的影响,才喜欢上艺术。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李霈韵 摄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2月16日一大早,陈征远和妻子就陪女儿来到了北京电影学院,这是他们在北京赶考的最后一所艺术院校,第一所中国戏曲学院已经过了初试,第二所中央戏剧学院也刚考过。不过,他跟女儿都更倾向于北影。在他们看来,这似乎离女儿的表演梦更近一点。

  女儿是最早一批进去考试的,但临近中午还没有出来。今年北京电影学院有了新规定,校园内只有考生凭准考证才能进入,且仅允许1名家长陪同,媒体不再被允许进入校园拍照和采访。陈征远和妻子都选择站在校外等候。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李霈韵 摄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辗转于北京,倒地铁,找住宿,陈征远也有些疲累。但这样的生活,他早已经习惯。女儿5岁时,他们全家就搬到了上海生活。

  6年级时,女儿开始学古筝,后来又学了跳舞。三年前,女儿进入上海一家艺术类职业高中学习,一头扎进了这个稍显陌生的领域。在他看来,女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己不会阻止。

  成千上万的艺考大军中,像陈征远女儿这样追梦的年轻人不在少数。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李霈韵 摄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在他们口中,选择表演的原因不尽相同。有人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模仿影视剧里的人物,有人则享受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觉,还有就因为某个明星从小种下了表演梦……

  彭一丹是一名复读的艺考生,去年因为经验少,报考不熟悉,她离表演系只一步之差。为了圆梦,她选择再考一次。她去了另一所比较好的学校,求老师让她复读。

图为北京电影学院考生彭一丹。袁秀月 摄
图为北京电影学院考生彭一丹。袁秀月 摄

  她说:“老师,你让我复读吧,我一定给你拿一个好学校的合格证。”好说歹说,校长才收留她。幸好,学校氛围很好,她说,所有人都在学习,想学习好很容易。

  当然,也有考生愿意把选择表演归因于自己的理性判断。说得更直白一点,这样的选择也可能包括了一种不得已。

图为考生考试结束后走出校门。<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兴龙 摄
图为考生考试结束后走出校门。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来自河北的王思阳就把自己参加艺考的初衷分成了两部分——“一个很客观的原因是,我文化成绩不高,这个必须得实话实说;还有一部分就是,我实在是喜欢那种受台下目光注视的感觉,真的很好”。

  另外一名来自四川的艺考生也觉得,自己身边不少同学转向艺考,“可能是不太想攻文化课,想通过艺考上一个好一点的大学”。

  不过,这样的机会已经变得越来越难抓住。

中传影视表演类专业考生在候考。<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李骏 摄
中传影视表演类专业考生在候考。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2018年末,教育部印发《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其中被诸多媒体关注的重点就是提高了对艺考生文化课成绩的要求。

  其中明确,艺术生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将分别不低于当地高考二本线的70%或者75%。相较于2018年不低于当地二本线65%的分数要求,有所提高。

中传影视表演类专业考生在候考。<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李骏 摄
中传影视表演类专业考生在候考。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相应的,各大艺考热门高校,也提高了文化素养的考核门槛。

  例如,今年中传艺考就将主要考察文化素养基础的考试提前,从校方提供数据来看,近半数考生在初试中被淘汰;而北影校方称,表演学院最后的录取也将越来越重视学生的文化素养。

  除此之外,一些在艺考前已经开始出演作品的考生或许想得更远。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李霈韵 摄
北京电影学院考生。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艺考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小桥就认为,通过艺考考入名校,肯定对将来进入演艺圈有很大帮助。

  在她接触的考生中,就有人觉得,考上一所名校,肯定会积累更好的资源,“以后演戏的话也会获得更多优势”。来自重庆的一位考生也认为,考入表演学院之后,机会会更多一些。

  但名校并不好进。

  今年,表演专业依旧火热。从报名录取比例上,就可看出竞争之激烈。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今年报录比高达229∶1,相关考生比去年增加4500余人;上戏表演专业的报录比也从去年的126∶1增长到今年的193∶1,7727人将争夺40个招生名额;北影表演学院报录比达174:1,报名的10454人只有60人会被录取;中传表演专业今年只招生26人,报名考生则有一万多名。

  尽管难,但很多人并没有知难而退。来自河南洛阳的一位考生,她在培训班学了一年半的时间。对于艺考,她的想法就是“不辜负”——不辜负这段学习的历程,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以后想起来,不后悔。

  眼下,通过艺考做一个演员,是她最大的目标。所以她打算,下一步去尝试演一些角色。

    中央戏剧学院艺考考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央戏剧学院艺考考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全程跟随女儿艺考的陈征远也了解其中的诸多不易,“确实难考。不仅是要有艺术细胞,在其他方面也有压力”。

  不过,他仍然鼓励女儿追梦。“她自己说,要真没考上,就想去横店漂一漂。说不定哪一天还能进个镜头,完成她的心愿。”

  只是他也并不指望女儿成为大明星。“只要有一点特长,过日子不成问题就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完)

【编辑:张楷欣】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