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电影《吹哨人》里的雷佳音与汤唯 “突围”难言成功

电影《吹哨人》里的雷佳音与汤唯 “突围”难言成功

2019年12月10日 15:07 来源:文汇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因题材新颖曾被寄予厚望,本可凭借踏实讲述取胜,却被过度商业包装拖累

  《吹哨人》里的雷佳音与汤唯,“突围”难言成功

  ■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由薛晓路执导,汤唯和雷佳音主演的影片《吹哨人》日前上映。在院线里接受观众检阅四天后,用“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来形容,似乎并不为过。目前,该片网络评分刚迈过及格线,票房不足4000万元。

  正式揭面前,《吹哨人》有许多值得期待之处。这是首部聚焦内部监督、内部知情人举报题材的国产片。从开拍到上映,影片恰好跨越了国内“吹哨人”制度的酝酿到建立过程,现实意义颇为可贵。这也是一部主创们纷纷撕掉标签的作品。擅长情感戏的薛晓路从两性世界迈向更大的平台,试图在维护社会正义与打击经济犯罪的话题上交出一份全新作业;总能将中年男性演得惹人共情的雷佳音抛开了诙谐脸,化身道德有瑕疵但在家国大义前不失底线的争议人物;还有文艺范儿十足的汤唯也甩开过往痴情人的经验,在新片里饰演“心机前任”。

  从题材到编导演,集体脱离舒适区的创作初衷可圈可点。但口碑与市场似乎都在佐证,观众对这次“突围”并不满意。网上有条评论获得了高票点赞:“男女主角越是‘飞檐走壁’身手了得,观众便越看越无趣。”本可凭踏实的讲述取胜,可惜过度花哨的商业包装掩盖了故事本身。

  电影照见现实,“吹哨人”的突破之声值得尊重

  《吹哨人》由中国和澳大利亚合拍。雷佳音饰演的马珂是名在澳工作的中国人,一次公司接待任务把汤唯所饰演的前女友周雯重新带到他面前。一桩飞机意外后,两人发现非洲的某次地震灾害与马珂公司开发天然气的技术漏洞有关,且该技术将继续投放。为避免悲剧再次发生,他们共赴非洲调查事件真相,并在克服重重险阻后获得关键证据,毅然成为“吹哨人”——在有关部门和企业中发现弊端、揭露真相的人。

  在世界范围内,“吹哨人”的概念不算新鲜。无论是上世纪70年代的“水门事件”还是2013年的“棱镜门”事件,“吹哨人”都发挥了从内部发出警示的作用。但这一概念对国产片观众而言则是略微陌生的,它还一度被误解为体育题材。

  由此,该片的创作及上映背景值得一提。影片早在两年前就有了初步构想,薛晓路从社会新闻中得到灵感,想为那些在意外发生前“从内部吹响预警信号”之人写部作品。彼时,虽说一些公共事件中确有企业内部人员为了良知与公义挺身而出吹响预警的“哨声”,但“吹哨人”未曾拥有正式“名分”。今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建立“吹哨人”、内部举报人等制度,对举报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和重大风险隐患的有功人员予以重奖和严格保护。仅仅两个多月后,《吹哨人》应声上映。影评人安哲认为:“在大众尚未全面认知和理解这一人群时,电影照见了现实,作为院线电影能前瞻性地加以聚焦,显得尤为可贵。”

  事实上,类似创作在近年的国产片中已渐成气候。从打拐题材的《亲爱的》到事关医药领域的《我不是药神》,再到不久前热映的《少年的你》,中国电影聚焦现实的创作态度,一次次获得专家好评、观众垂青。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评价,创作者从社会责任感出发,总是值得尊重的。

  类型元素固然“好看”,但好故事永远应当前置

  可以说,《吹哨人》因题材特殊曾被寄予了厚望,上映后就因为浪费了良才而叫人难掩失望之情。归根结底,过度的商业包装掩盖了故事本体。

  经不完全统计,139分钟片长里,导演塞入了各种类型元素:爱情、跑酷、跳铁轨、钻火车、荒野逃生、戈壁飞车、高楼跳窗、连环爆炸、闹市枪战等。不难揣摩主创意图,无非想为严肃的话题增添一抹类型化的亮色,让故事在发人思考之余也能富有商业类型片的娱乐功能。可过犹不及,当平庸的马珂与娇生惯养的周雯毫无铺垫地踏上逃亡之路,两人以特工般的矫健身手从墨尔本街头到非洲矿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时,故事的现实意义一层层被视觉刺激所消解,一部为良知发声的影片终究成了流水线上的公路逃亡电影。

  其实,故事的本体已为人性作出极大的拆解可能。对马珂来说,有着情与法、道德与良知的多重拷问。昔日女友的重现打破了他的规律生活,于是——一边是为人夫为人父的道德准绳,一边是周雯被追杀而不得不施以援手的人之常情;一边意图掩盖个人生活失范的事实,一边又必须为了几百万人的生命挺身而出吹响“哨声”。于周雯,爱情与面包、良知与优渥的生活条件之间,同样可以是一出好戏。遗憾的是,一味追求“好看”,一路夹带悬疑、爱情、动作等类型元素,导演到底是抛开了“吹哨人”的核心矛盾,让一个可深挖的故事沦为类型大杂烩。

  同样呈现人心的复杂,现实主义国产片做过不少优秀的示范。《亲爱的》里,陈可辛用一场“庆祝宴”端出各人心事。孩子失而复得的家庭与仍在苦苦寻觅的中年男子,热烈与冷清两厢对比,不靠任何类型元素的加成,观众已能捕捉到人物间巨大的情感落差。再看《我不是药神》,影片虽有轻喜剧的元素,但前半段所有的插科打诨,都是在为后半段人物内心的冲突和忧伤埋下伏笔,最终触发观众共鸣的,还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正如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所说,好故事永远在电影里拥有优先级。

【编辑:田博群】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