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鹤唳华亭》导演:萧定权像“鹤”,实际可以搏“鹰”

《鹤唳华亭》导演:萧定权像“鹤”,实际可以搏“鹰”

2019年12月29日 00:52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鹤唳华亭》热播,导演杨文军接受新京报专访,剖析剧集特色

  萧定权像“鹤”,实际可以搏“鹰”

  《鹤唳华亭》改编自雪满梁园同名小说,讲述皇太子萧定权(罗晋饰)渴望亲情却少年失母、与父不睦,成人之路屡遭险阻,幸得恩师卢世瑜(王劲松饰)的教导,又与文臣之女陆文昔(李一桐饰)相识相知,二人不畏艰险负重前行,始终坚守道义的故事。该剧导演杨文军接受新京报专访表示,萧定权、陆文昔和太子妃三人之间的感情是《鹤唳华亭》中的一个“暖点”,“这种女性之间的情谊是非常暖心的。”

  故事

  对情感戏比较在意

  剧集一开始,就揭示了皇帝萧睿鉴与太子萧定权的矛盾。剧情在反转模式上,也是暗线、明线齐头并进,尤其是太子和大皇子之间的力量对比,太子冠礼当日的张内人坠楼事件,便是首播剧情当中的一次事件小高潮。围绕这个事件,到底谁才是幕后真凶,太子和大皇子之间出现各种反转,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观众“常规性”倍速追剧模式。

  开篇“强情节反转快”也成为该剧迅速吸引到一批年轻观众的直接动力,也有网友将《鹤唳华亭》的节奏和美剧相比,但在杨文军看来,情节和节奏都是为人物服务的。杨文军坦言,自己平时也喜欢看美剧,从《加里森敢死队》到《大小谎言》都非常喜欢,他觉得美剧这些年从外部的强情节也慢慢进入到人物内心世界,“热闹总归是外在、一时的,最终人们关心的还是精神世界。所以《鹤唳华亭》我对情感戏比较在意,不光是男女之情,这个戏里面师生之情、父子之情、兄弟之情,我觉得每一个年轻人都会喜欢这些东西。从情感系统来说,我觉得会吸引年轻人。”

  爱情

  挺含蓄的一个爱情故事

  《鹤唳华亭》爱情线并没有排在最重要的位置。杨文军坦言,女主角到五六集后才开始亮相,这在其他电视剧里是一个忌讳,但他觉得这是人物关系的自然状态,而且剧中男女主角俩人也很少在一起真正地表达过感情,“他们之间是非常内敛、克制的感情,而且很多时候没法说、不得说,这是挺含蓄的一个爱情故事。”

  在杨文军看来,陆文昔跟萧定权之间最默契的是精神世界,陆文昔看见过萧定权没有看见过的江山之美、自由之贵。萧定权从小在宫里面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门外的行宫,对于所描述外面江山的一切,他是非常向往的,这其中也包括他对自由和对爱情的向往。“他非常羡慕陆文昔自由自在的世界,但是他没有料到,陆文昔后来到了宫里,到他的身边,却跟他一样囚禁在了这个‘笼子’里面,见面却不能相识。”

  萧定权

  成长经历和导演贴合

  在全剧众多人物中,杨文军最喜欢萧定权,这是一个“小怯但大勇”的人物,“他的大勇就表现在他想要留住身边的人,想要战胜他的对手,想要肯定,想要保住他太子的位置,为了整个国家和黎民百姓,他可以牺牲自己的地位、理想、抱负,甚至对最亲之人的依恋。”

  萧定权和杨文军自己的成长经历也很贴合,杨文军从小生长在江南一带,上海的松江一带在他看来就是剧中的“华亭”。杨文军从小家教严格,对读书要求很高,也使得他性格比较拘谨,不太爱说话,但是心里面有很多的想法。“看到这本小说的时候,尤其是萧定权这个形象,让我感同身受。”萧定权表面清雅、纤细、纤弱,像一只“鹤”,但在杨文军看来,他实际上是猛禽,可以搏“鹰”,“萧定权的人物性格特别能带动我的创造力。”

  父子、师徒情

  反映传统父子关系

  《鹤唳华亭》最让观众印象深刻的还有皇帝萧睿鉴与太子萧定权之间的羁绊。在杨文军看来,这是独属于东方皇家父子的特殊人物关系,“他骨子里当然是爱这个孩子的,他怎么能不爱?”但作为未来的储君,帝王不得不防着他。

  剧中,萧定权和老师卢世瑜走得很近。而皇帝对萧定权是一种威严的父爱,尤其剧集前半部分,父亲对儿子的极度严厉,造成一开始的时候父子关系略有疏远。这种关系也造成了萧睿鉴经常带着嫉妒的眼神看着萧定权和卢世瑜,而三人之间恰恰反映出中国人传统观念中的父子关系,“中国人传统观念里很在意父威,他不会跟自己的子女彻底敞开心扉,但是总得有一个渠道。萧定权又没有母亲,这个出口只有在老师这儿。”剧中有一个细节,萧定权经常会下意识地主动想去亲近卢世瑜,想去触摸卢世瑜,卢世瑜赶紧就打开他的手,卢世瑜是很守君臣之礼的。

  在杨文军看来,卢世瑜对萧定权的意义在于,他是萧定权的精神导师,他一直教导萧定权要守君子之礼,要成为一个君子,尤其是君王更应该是这样。“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的君臣关系,这种古代文人士大夫的思想,渗透在萧定权、陆英、卢世瑜等人物中。这也是萧定权愿意为国天下孤身犯险,收付兵权交于国家,自己背负千秋骂名而死的内在驱动力。

  风格

  宫里有暖心情谊

  《鹤唳华亭》尽管很多情节上有反转,但剧中人物萧定权、卢世瑜、陆英等人物都是文人士大夫性格,性格隐忍、内敛,骨子里有想法要爆发,但又因为常年的儒家思想教育和礼制约束,不得不遵守忍耐与克制。杨文军表示,全剧从一开始开拍,他跟编剧、演员探讨最多的就是这是一部“守礼”的戏,而不是只需要把自己释放出来就可以轻易达到目的的“爽剧”,“理想实现的可贵,有的时候就是因为它得来不易,就是需要你的忍耐、忍让和克制,因为克制最后产生的爆发力往往是巨大的。”

  《鹤唳华亭》从文学作品改编成更为大众层面的电视剧,也加入了比原著更为温暖的基调,比如剧中顾逢恩和萧定权之间的关系,他俩的友情贯穿始终。在杨文军看来,顾逢恩是萧定权理想中的自己,萧定权从小格外守礼,所以他会特别喜欢顾逢恩是一个不守礼的人,顾逢恩一会儿上树,一会儿上屋顶,跟自己的父皇对抗,这些是萧定权想都不敢想的,他只能远远地看着顾逢恩上树捣乱,“他非常羡慕顾逢恩,所以他俩成了这种强烈的情感伙伴。”

  此外,萧定权、陆文昔和太子妃三人之间的感情也是杨文军认为《鹤唳华亭》中的一个“暖点”。太子妃一向温婉善良,与太子萧定权也相濡以沫、琴瑟和谐,她的去世“太子妃下线”话题一度登顶微博热搜榜。太子妃离世后,处于极度悲伤和愤怒中的萧定权甚至对太子妃的宫人——女主角陆文昔再次产生了猜忌,怀疑她是投毒案的始作俑者。 

  在剧情设定中,虽然萧定权和陆文昔真心相爱,但萧定权为了救陆文昔的父亲和哥哥,违心地娶了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刑部尚书的女儿张念之,张念之也因此成了太子妃。陆文昔进了东宫,她为了救父兄潜伏到萧定权身边,做了太子妃的侍女。在杨文军看来,这个剧情可以说很虐,也可以说很暖,本来应该是一对嫉妒的三角关系,但是因为陆文昔觉得太子妃善良,她俩成了好姐妹。这也是杨文军觉得《鹤唳华亭》跟以往传统的宫斗剧最大的区别,在宫里本应该是斗的戏,结果变成特别暖心的情谊,而且这个情谊一直伴随到太子妃死了之后,陆文昔无比怀念她,把手指上太子妃留给她的红指甲一直留到最后,“这种女性之间的情谊是非常暖心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房家梁】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