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倪虹洁 42岁的女孩

倪虹洁 42岁的女孩

2020年12月01日 14:43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参加《演员请就位2》获好评,坦承《武林外传》成名后并未把演员当成主业

  倪虹洁 42岁的女孩

  21岁拍的婷美内衣广告,连续几年在各大电视台刷屏;随后,情景喜剧《武林外传》中的“祝无双”又让她收获了大批观众。

  今年,42岁的倪虹洁参加了《演员请就位2》,没有年龄优势,没有流量加持,在残酷的游戏中不断厮杀,却也受到演技上的肯定。

  11月21日播出的节目中,倪虹洁在大鹏执导的影视化作品《花木兰》里饰演花木兰,这位征战沙场12年的将军,扔掉了“替父从军”的枷锁,却也对战争倍感疲惫,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陈凯歌评价她:“用眼睛演戏,非常有说服力,不再是那么用力地去做,但是收到的效果却非常好。”最终,倪虹洁获得151票,成功复活并进入尔冬升剧组。

  《花木兰》结尾,花木兰看着水中的月亮,轻轻拍了下马,她笑得像个孩子。这是属于倪虹洁的时刻。

  演花木兰,可长脸了

  凌晨五点的休息间,倪虹洁和小伙伴啃着螃蟹,剥着龙虾,喝着啤酒,想着以最后的放纵结束《演员请就位2》的录制,“我觉得要滚蛋了”。导演给倪虹洁戴麦,倪虹洁说,不用戴,他(大鹏)不会找我的。

  几分钟后,大鹏站在了门口,倪虹洁笑着打了声招呼。休息间里有个隔板,隔壁是另一位年轻演员,她以为大鹏是去那边的,没想到他停在门口一直对着自己笑。倪虹洁激动得热泪盈眶,不敢相信,“我还掐他,是真的吗?”

  大鹏想拍《花木兰》,故事现写。倪虹洁心里想,那肯定是同组的年轻演员黄梦莹演花木兰,但军营里好像也没有别的女性角色了,我演谁呢?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

  收到微信,大鹏说,你演从军12年行将退役的花木兰,先写个人物小传吧。倪虹洁写了好长一篇,又躲在衣帽间录了好几遍音频发给对方。接着,她收到了大鹏发来的剧本,让她看完剧本再重新写个人物小传。

  “我原来想错了。之前各种版本的《花木兰》都是满满的壮志雄心,保卫家园,但人是会疲惫的,而且一个女人在军营那么多年,已经不想再打打杀杀了,她只是想走,”倪虹洁又重写了一版人物小传。

  拍摄时,大鹏试了两个版本,一个正常版,一个搞笑版,花木兰有点痞痞的,最后大鹏明确了自己的风格,完成了现在观众看到的版本。尽管熬了49个小时,但倪虹洁却感觉浑身都是力量,不管文戏还是打戏,有无限可能。

  《花木兰》播出后,受到一片赞扬,倪虹洁觉得“自己可长脸了”,前两次演的都是妈妈,没想到自己还能演一个将军。

  无人谈及的那则内衣广告

  1997年,还在读书的倪虹洁被同学拉去拍了一支矿泉水广告,做群演,报酬二百。拍完后,群头对倪虹洁说,“小姑娘,今天我给你加二百,四百块,以后别人找你千万不要去,我给你打电话你就来”。

  后来,上影厂的一位化妆师推荐倪虹洁拍了朵而胶囊广告,报酬2000元。化妆师建议倪虹洁将来考上海戏剧学院。但家人却瞧不上这个行业,用奶奶的话说是“戏子”,女孩子还是要找份正经工作。

  两年后,婷美内衣的广告商找到倪虹洁,和她说拍摄的是保健内衣广告,到了公司,她才发现很多女生都穿着内衣,倪虹洁心想,不会叫我穿这个吧。工作人员让她去试一下,倪虹洁却一直坐在更衣室门口哭,旁人安慰她,没事的,你先去试一下,导演也不一定会用你,明天会有替身的。结果,第二天正式拍,并没有替身,“好多模特都穿着内衣走来走去,我一个人站那儿就显得有点儿奇怪”,倪虹洁只好换上内衣,扭捏地出来拍完了广告。

  后来,倪虹洁回家翻合同,才发现上面写的就是内衣,她后悔签的时候没仔细看。但后悔也没用,如果违约,要按报酬的几倍赔偿。

  2001年,倪虹洁因为婷美内衣被评为“全国十大广告明星”之一。但快二十年过去了,倪虹洁的父母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这则广告。因为成长在传统家庭,没有人会把这件事情摊开了说,也没有人找她谈心。有时候,家人一起吃饭,电视上会出现婷美内衣的广告,“那30秒钟极其难熬,度日如年,大家都默不作声,也不看电视,特意回避,一直吃饭”,等广告结束后,每个人都好像松了一口气。

  演员、客栈老板娘

  2000年,一位制片人去上海找倪虹洁拍戏,演一个模特,并开出一集7000元的片酬。虽然没演过戏,但这对倪虹洁来说,很有诱惑力,她决定头一次出远门。

  那两个月的拍摄,倪虹洁很开心,剧组大部分都是山东人,没有坏心眼,还很保护女生。这么多年来,她还一直和那位制片人有联系。至于表演,倪虹洁说,谈不上任何演技,就是愣演,把台词背出来,“我背台词可快了,没有压力,反正没怎么被导演骂过,就很顺利地通过了。”

  唯一一次是被丁黑导演骂。倪虹洁在剧中演一个搞气氛的群头,演得正忘我时,丁黑骂道,不知道镜头在哪里吗?倪虹洁一回头,看到一条长长的轨道,机器架在上面,原来她刚才一直背对着镜头。

  虽然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行业,但倪虹洁起初不喜欢做演员,也没有将此作为自己的长期饭碗。不喜欢被人关注,喜欢素颜,对于合影之类也比较抵触的倪虹洁,就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武林外传》中的“祝无双”打开了她的知名度后,各种烦恼纷至沓来。她是个很馋的人,吃东西不喜欢去高档的饭店,“太严肃了”,更钟爱路边的小吃摊。有一次,她去一家面馆吃面,搬个小板凳坐在外边。这时,对面有个女生认出了她,就一直盯着她看,感觉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最后实在憋不住了,大声说了句,我好喜欢你,连饭都不吃了,就盯着倪虹洁看。倪虹洁浑身开始冒汗,当时戴了顶帽子,恨不能把帽檐儿放到碗里,没吃完就走了。

  这样的情况多了后,倪虹洁觉得好不自在,她没法接受这样的生活。做演员只是维持生活基本开销的一个手段,对外界,她从来不说自己是演员,觉得那只是她的副业,很想找个主业干干。

  那时候她喜欢旅游,经常一个人跑去四川,找个镇子,搂个羊腿,搭着帐篷,和一帮不认识的人骑马、爬山、烤羊腿,在山上过夜。“那是我看到的星星最多的时候,满天都是,密密麻麻的,城市是看不到的”,这是她向往的生活。

  倪虹洁去过云南很多次,大理、丽江、西双版纳,每次去都不一样。“穿着布鞋,在青石板路上走的时候,我觉得心里特别干净”。她觉得自己适合那里,想当个客栈老板娘,养一匹马,每天下午四五点,骑着马踏过青石板的桥,去菜场买菜。

  她很快就将梦想照进了现实,在丽江束河古镇盘了个客栈,取名“后花园”,当起了老板娘。可现实完全不是倪虹洁想象得那般美好,她每天被各种琐碎的小事烦恼着,碰到最多的就是合影,“要不就是马桶坏了帮我看一下,电视为什么开不开,空调怎么不能用……”倪虹洁觉得,梦想还是挺遥远的,就把客栈承包出去了,不挣钱,勉强维持着。

  当客栈老板娘的计划破产后,倪虹洁还想过开宠物店。但这个梦想也几近渺茫,倪虹洁喜欢小动物,如果开宠物店,店门口肯定每天会有很多被遗弃的小猫小狗,宠物店会变成收养站。现在她家里养了三只猫,都是捡的,其中一只花狸猫是在重庆拍戏的时候带回来的,“拍戏的时候,它老跟着我,长得好可爱,现在一胖毁所有”。

  而且,她对猫狗严重过敏,0.35IU/ml是过敏的临界点,倪虹洁查完过敏原浓度数值为大于100IU/ml,直接爆表。

  但为了养猫,她在家里都戴着口罩,因为摘下来会不停地打喷嚏。

  缺席的荣耀感

  今年年初,倪虹洁在青岛拍戏,疫情来了后,她被关在了宾馆一个多月。有时候她会和助理偷偷溜出去,到海边挖蛤蜊、钓蛏子。还曾在宾馆底下堆雪人,半小时后雪人被人铲掉,她就蹲在那里哭。大家都不理解,为什么要哭。在她看来,雪人也是有生命的,“我给它插了两朵小茶花,那么好看的眼睛,怎么就不让它多看一会儿?”

  对于外界的人或物,倪虹洁容易受感动。和她演戏,只要对手演员投入,倪虹洁就能一直哭。在电视剧《穿越烽火线》(2013年)中,倪虹洁饰演一名保育员,有场戏她带着一群小朋友去打仗,牺牲后,孩子们就抱着她哭。拍了一会儿,导演喊卡:“倪虹洁,你能不能不要哭了?”“一个死人,不停在那儿流眼泪”,倪虹洁就是抑制不住,她心里难受。

  虽然这种感性过于外露,但在表演上也更容易让她进入角色。电影《蓝色骨头》(2014年)选女主角时,导演崔健因为看过倪虹洁早年拍摄的广告,短发造型和他脑海中的女主角施堰萍很像,于是决定见一见。

  见面后,崔健什么都没说,就放了一首电影中的插曲《迷失的季节》,“太可惜,也太可气,我刚刚见到你……”听着听着,倪虹洁就哭了,崔健远远地看着她,最终定下了这个角色。

  然而,包括选角副导演在内的工作人员都建议导演慎重,因为倪虹洁是演情景喜剧出来的。事后,倪虹洁问崔健,看过《武林外传》吗?他说,没看过。

  《蓝色骨头》算是倪虹洁表演上的一个分水岭,也是她开始转变工作态度的一个重要节点。那几个月,她过得特别充实。崔健是个很单纯的人,每天就是聊电影,聊角色,整个剧组也都在为一件事情努力着,没有杂念。倪虹洁每演完一场戏,都会得到无数鼓励,她突然发现,原来演好每一场戏,过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蓝色骨头》,她找到了自己作为演员一直缺席的荣耀感。之前,她觉得自己只是个打工人,就想着快点结束,但慢慢地,她再也没想过要干别的,就想着用心把戏演好,自我介绍时,名字前也会加个定语“演员”。回想以前,倪虹洁觉得自己挺二的,跟傻子似的,“对面站一男(演员)的,一会儿侧面45度角,一会儿哭了,我觉得好傻,特别瞧不上”。但现在,再看对手演员,如果演得好,倪虹洁也会由衷地敬佩,“怎么那么牛,”喜欢这一行的时候看人看事的立场都不一样了。

  停下来,喘口气

  然而,倪虹洁的感性,蔓延到表演之外,就会变成不理智。别人找她拍戏,剧本好不好?没关系,不看剧本,看人情,钱不钱的也不重要。她觉得,别人一再找她帮忙,等到第三次的时候,有好的角色也能给自己留一个。事实证明,好像没有用。

  凭借多年经验,她基本摸清了别人找她的套路:这是新锐导演,剧本写了很多年,现在找到了投资,想把它当作一个作品来完成,希望老师能够加入我们团队,这个片子一定是黑马。

  起初,倪虹洁也会觉得热血沸腾,剧本和角色也都是自己喜欢的,导演一腔热血,自己也不能落后,跟着年轻团队一起拼,觉得是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但因为资金局限,很多技术上的条件达不到,本来拍五天的景,压缩到37个小时拍完,表演状态都不尽如人意。最重要的是,片子拍完后,没有钱做后期、发行。倪虹洁很现实地发现,拍完好几部后,浪费了挺久时间,最后连个水花都没看见。唯一让她欣慰的是,演戏的热情一直保持着,如果老是不去拍戏或者接触年轻团队,表演会越来越套路,就像做行活儿,时间久了会疲掉,只为了糊口也挺没意思。

  不过,也不是所有付出都化为云烟,“拍十部小成本片子,总有一两部可能会出来”。《过春天》(2019年)算是其中的黑马,新导演、新演员,主创们都满腔热情。倪虹洁在片中饰演母亲阿兰,一个爱打麻将,靠男人生活的女人。倪虹洁看到剧本后特喜欢,一口答应了。影片上映后入围了国内外很多电影奖项,倪虹洁的表演也获得不少赞誉。

  这几年,拍了不少戏,倪虹洁也挺累的。《演员请就位2》开播时,陆续有剧本递过来,但她不着急,可以等一等,选一选,最近都没接戏,“反正我买了房子,贷款我也还得起”,她不想过度消耗自己,可能和一个有激情的团队合作,能充点电,但大多数还是程序化的,总这样循环下去挺没意思的,不如稍微停下来,喘口气,再好好去演下一部戏。

  矛盾体

  这些年,倪虹洁演了不少妈妈,包括娄艺潇、杨颖、迪丽热巴的妈妈。她倒是不太介意。

  她记得最初演妈妈是从电视剧《第二次人生》(2014年)开始的,她演王媛可的妈妈,只比对方大6岁,和饰演女婿的芦芳生同岁,更有意思的是,剧中王媛可生了两个孩子,36岁的倪虹洁因此当上了外婆。

  自从演了外婆后,倪虹洁感觉一发不可收,很多制片方恍然大悟,原来倪虹洁演外婆也不介意,什么年轻貌美、有坎坷经历的妈妈,都会跳出倪虹洁的形象。当时她还劝慰自己,不是每一个年龄阶段都可以驾驭有着心酸历程的妈妈,二十岁的演员,根本演不出《摩天大楼》(2020年)里的那种妈妈。

  有人说,倪虹洁是个矛盾体,既有当妈妈的感觉,又是个小女生,在经历了很多不如意后,又不知道怎么去保护自己的孩子,因为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倪虹洁承认,自己是比较滞后的人,成长比较慢,30岁的时候心智才20岁,每天就是想猫猫狗狗,去哪儿骑个马,心思完全不在干这行上面。现在四十多岁,长大了一点,却依然像个孩子。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房家梁】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