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立农:未来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说了算

陈立农:未来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说了算

2020年12月14日 14:39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20岁和30岁,是人生最重要的两个时间节点。20岁仍保有少年天真,但初涉社会的他们,拥有了更多成年人的烦恼。有的人开始反思自己想要什么,有的人会在理想与现实中踌躇,有的人学会了熬夜,还陷入脱发焦虑……

  而被誉为“中年前奏”的30岁,有人在事业上初见成绩,情感上享受孤独;有人仍在为生计奔波,试图寻找人生突破;有人已经建立了安稳的家庭,却苦恼于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2020年末,新京报记者对话了四位“二十弱冠”,两位“三十而立”的演艺圈里的青年人。我们试图通过他们的讲述,直面20、30代不同的成长轨迹,以及他们在面对人生新十年时的迷茫与焦虑。

  20岁的陈立农,提到最多的词是“平衡”。工作与生活需要平衡,成长与积累需要平衡,沉稳与稚嫩需要平衡,坚持与迎合需要平衡。

  学习平衡的过程中,陈立农一步步从两年前面对镜头难掩羞涩的男孩,成长为如今对谈间不断交锋人生思考,对世界拥有自我判断的成年人。独当一面这件事,他正迫切且努力地实现着。

  “到了20岁,你认为自己已经算是大人了吗?”

  “不会哎。”他思考片刻,“不管你几岁,心里其实都会住着一个小孩。你会把他保护得很好,只是因为很多东西不得已,不敢表现出来。”陈立农很心疼这样的“大人”。他希望自己即便50岁了,也无需戴上中年人的“假面”,内心是什么样,表现出的就是什么样。

  成人世界的复杂,20岁的陈立农仍在学习如何“平衡”。

  拼命地成长

  “但我不知道我在急什么,就是希望自己能(成长)快一点”

  我们和陈立农的会面,从7月一直等待到年底。意料之中的不易。

  这一年他忙碌的工作节奏,从亮眼的成绩单上便有迹可循:2020年1月1日发布全新的音乐作品,时隔四个月发布首张个人专辑《格格不入》;两档常驻综艺、两场线上演唱会、一部大电影,佐证着他20岁后的身份与野心,不再只停留于音乐层面。

  然而,成绩满满的这一年,却令陈立农感到些许不足。他形容这种感觉,就像练肌肉一样,从减肥到有线条可以很快,但从有线条变成大肌肉,却需要很长时间。现在的他只是有线条,距离大肌肉的目标仍很远。他很急迫,总是会思考很多。“有时候会有点儿小崩溃,是因为会有一些累。但这个累不是说工作时间有多长,而是心理上的一些压力,很多方面。”

  仅在音乐这件事上,自去年正式签约环球音乐后,陈立农就为自己安排了大量声乐专业课程。在他看来,唱歌是一件很看天分的事,他的天分不是很好,必须不断充实自己。

  年初的几个月,陈立农几乎每天都在上课时学唱,下课后练唱中度过。起初陈立农完全听不懂老师讲什么,回家后还要埋头练习好久;甚至有的技巧他练习了几个月都一知半解,直到偶然用自己的方式套用后才恍然大悟。

  实际上,那段时间身边的同事总是告诉陈立农,他的进步已经非常快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够,真的不够。”他不是没有看到自己的改变,只是,音乐是他热爱的事情,但成为职业后他要表现得更好。他想赶快追上前辈们,即便他懂得,阅历造就了不同年龄的能力范畴,“但我不知道我在急什么,就是希望自己能(成长)快一点。”

  迈入20岁后,“接受成长速度”或许是陈立农的必修功课。他正在努力寻求工作节奏的平衡,以保证不会因为压力太大,时常崩溃,而把自己搞垮,“很多东西我可能会把它慢慢看得淡一点儿,因为它会成为不必要的负担。就像一句话,一切都是浮云。”

  格格不入

  “你(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就要接受当下很不舒服的地方”

  “格格不入”,是陈立农第一张个人专辑的名字。他将这张专辑视作他的“人生展览”。《我梦见你》《一无所知》《卸妆卸装》……陈立农将20岁男孩对人生的观察思考,对自我情绪的消化,都通过音乐娓娓道来。其中,《格格不入》是陈立农对迅猛成长的这两年,最真切的自我讲述——在多数场合里/我试着参与/也想过抗拒/用尽力气。

  “格格不入,很大部分在讲我对演艺圈这个工作(的看法)。你(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或者是你进入新的领域,第一次碰见你将要面对的生活,必须要克服它。你要接受当下很不舒服的地方。”他说。

  实际上,陈立农比同龄人更早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九岁那年,单纯喜欢唱歌的他,参加了学校星光大道的比赛。那时他只有小学三年级,拿到了比赛的第三名,而前两名都是六年级的同学,“我觉得我自己好棒!比我厉害的都是哥哥姐姐。”他在音乐上建立了浓厚的兴趣与自信。

  直到2018年那个冬天,陈立农的生活被一档名为《偶像练习生》的节目所颠覆。那年他18岁。众所皆知的是,陈立农以第二名的成绩入选男子团体Nine Percent,这对他而言是奇迹。他原本以为自己的18岁,只是一个可以考驾照的年纪而已。当兴趣成了职业,他曾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小朋友且乐在其中,但新鲜感过后,没有方向感的疲惫接踵而至。

  堆积如山的通告,日复一日的工作、工作、工作;除了音乐,还要应对广告、商演、综艺……那时他脑子里唯一想的事就是“冲”,尽力去完成所有的工作。刚出道时,他去过不少城市演出,但脑海中能记起的,只有不同机场扑面而来的温差感。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就像小朋友放学想要出去玩,但必须写作业一样,“你知道你该做和你想去做,这是两回事。”

  时隔两年,陈立农想起18岁的自己,如今冲劲没有变,但是多了些思考。他不会再因为别人说,陈立农要努力成为什么样的人,而一味地去拼命。他学会制定目标,选择自己真正想要做的工作,在他看来,工作“要靠头脑”,正确的选择远比白白努力更重要。他也会给自己计划假期,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全力地奔向生活。

  “谁不想要舒适地躺在床上睡懒觉,我也想,但是我要求自己不可以睡太多懒觉。”他突然笑着哼起《格格不入》的旋律,“成为你们理想的我不犹豫,却心疼起这格格不入的自己。”

  与不完美和解

  “当艺人总要有自己的风格,我不能迎合别人做改变”

  在电影《赤狐书生》中,书生王子进是一个“理想化”的人物——生性天真善良,在纷繁乱世之中,他仍一腔孤勇地认定自己相信的事,甚至甘愿为之付出生命。在制片人江志强看来,陈立农很符合王子进的形象,可爱善良,是很阳光的小朋友。

  “我很容易相信一个人,王子进也是。”从小到大,身边的大人总会提醒陈立农,不要轻易跟别人分享自己的情绪,要随时拥有危机意识。但直到目前,他好像还没有想过打破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因为还没有踢到‘铁板’,可能踢完之后我就会有巨大的改变。”他笑着调侃。

  天真纯粹,是复杂世界中只有孩子才具备的天性。陈立农似乎得到眷顾,拥有了更长时间。但这也让他更直面来自偶像光环的挤压。比如,在《偶像练习生》中独具感染力的微笑,不加修饰的呆萌,让他获得了与生俱来的观众缘,也遭受网络语境的恶语相向。他天生是很爱笑的人,但节目播出后却有人说“假”,说他是演出来的。他开始怀疑,笑,是不是不对。他很想取悦更多人,每次表演,每次面对镜头,总担心自己出错。

  他自己也有被吓到,生活中挺爱讲话的一个人,节目里竟然表现得那么腼腆羞涩,甚至把紧张写在脸上。他反思过局促的来源——当他在陌生环境下,的确会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当然,你越长大,你自己会有包袱,你会觉得我是一个大人,我不应该瑟瑟发抖。但这个东西是最自然的(表现),大家却感觉你是装出来的。觉得很可惜。”

  陈立农很羡慕大大咧咧的艺人,他也希望不在乎太多事情,只要自己没做错就可以。但几乎每天都有无数个想法在他脑海里乱转,生活中任何一个细节,都会令他产生细腻的联想。有时一些没有关联的事,他都会联系在一起,突然冒出来一些“哦,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人生真理的思考。

  “刚入圈时,有太多不懂、不理解的事情,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你还很客气很礼貌。后来我会发现,这件事也讲‘平衡’,比如别人说我表现不好,以前我可能会闷声不吭,完全接受,但现在我有自己的分辩。当艺人总要有自己的风格,我不能迎合别人做改变。”无法满足所有人,陈立农还在学习与“不完美”和解。

  20岁成为大人后,陈立农依旧很少遥望。他比较务实,不愿好高骛远。如果非说有什么愿望,他希望成为“超级英雄”,改变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他坚定地说着一个20岁男孩最纯粹的理想,“现在网络太可怕了,有很多理智的朋友,但也有一些人不是很理解这个东西,就像一首歌叫《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我希望大家更温暖一点,都充满美好和善意。

  【青春对话】

  新京报:请用一个颜色形容你的20岁,并解释原因。

  陈立农:蓝色。首先,蓝色是我喜欢的颜色,它也代表着我的经历。蓝色是比较忧郁的一个颜色,可能对我来讲,(2020年是)思考比较多的一年,有成长的感觉。

  新京报:人生进入一个新的十年,有没有立志想改掉某种坏习惯?

  陈立农:太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这可能是我的坏习惯。必须要去筛选。

  新京报:步入20岁后,有没有一些生理变化?比如不太能熬夜,或者是突然爱喝咖啡。

  陈立农:喝咖啡从我出道没多久之后就开始了,原本小时候我就说,大人干吗喝咖啡呢?咖啡那么难喝,为什么喝它呢?后来我发现,它就是开启你一天工作的一个开关。不上手一杯咖啡,就感觉你还没睡醒。现在我每天也会喝黑美式。

  新京报:因为年龄的变化,恐惧或者喜欢的东西有没有发生变化?

  陈立农:我害怕长痘痘。只要持续带妆我就会开始长痘痘。或者是因为熬夜,可能现在还年轻,不知道是哪一方面出了点儿问题,痘痘会比较茂盛一点儿。

  新京报:想对30岁的自己说一句什么话?

  陈立农:不知道30岁我还在不在演艺圈,希望自己更好,更有担当更有责任,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30岁啊……30岁是个成家的年纪了,希望自己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笑)。

【编辑:苏亦瑜】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