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企坐上“火山口” 棉老板紧急限价收购——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财经中心财经频道

棉企坐上“火山口” 棉老板紧急限价收购

2010年09月29日 09:2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6辆大卡车、70多吨籽棉一卸而空,新疆棉花经纪人魏联合大松一口气:80万元到手!

  不停地接电话、不停地打听消息、不停地奔波在乡村——过去的一个月里,无数类似魏联合这样的“倒爷”,六七个人合伙,乘着棉价疯涨的浪潮,穿梭在中国最大的棉花产区新疆,出没在棉花加工厂和田间地头,一见到外地人,他们就热情地递上一张名片:要棉花吗?

  棉花一套现,意味着风险随即转移。昨天(9月28日),新疆石河子市石河子乡某棉花加工厂负责人孙诚(化名)指着厂区内堆积如山的棉花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棉价疯涨,加工企业不收购只有死路一条,而冒险收购就是在赌博。”

  9月27日,石河子乡当地四家浙江资本控制的棉花加工厂老板在电话中紧急通气:次日棉花价格统一降价0.1~0.2元,避免疯涨的价格危及企业经营安全。事实上,处于整条棉花产业链上的浙江资本,已经普遍处于观望之中,无论购棉与否,风险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让人寝食难安。

  棉农囤棉待涨棉纺、加工企业深度观望

  已经推迟采摘的新疆棉花在近半个月的时间里突然身价猛涨。这种基础的工业原料从地里采摘后,就以“籽棉”的身份卖给了棉花贩子,他们转手卖给棉花加工厂,经处理后交给棉纺厂,再到服装厂……到9月28日,历史最高价不过8元/公斤的籽棉,在石河子地区最高已卖到了10.5元/公斤,阿克苏地区最高达到11.8元/公斤,创下15年来棉价新高。

  这并不意味着棉农能大赚一笔。50多岁的瞿祖金来自重庆酉阳,八年前举家赴新疆,以每亩400元的价格租用了石河子乡几户农民的40亩土地。9月28日下午,他开着农用摩托车,以10.2元/公斤的价格将棉花卖给了当地加工厂。

  “从来没遇到今年这么好的价”,数着3500多元的钞票,瞿祖金擦干额头的汗水说道:算上土地租金、水费、农药、化肥、人工费等,每亩的成本在1000多元。一亩地好的话,可以产棉200公斤左右,以此计算,每亩净收入不到800元。“早点卖掉心里踏实”,瞿祖金说,最近价格越好他越担心,“说不定啥时候一下子跌下来呢?”

  卖掉的是少数,更多的人都在等着继续涨价。当“倒爷”近20年,魏联合不仅在当地颇有人脉,他还关注网络信息,不时看看棉花期货价格,甚至分析国际棉花期货走势,“我们在下面已经越来越难收棉花了,”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时候,今天跟农户谈好9.5元/公斤,明天对方就要9.6元了,“一天一个价,最近波动特频繁。”

  如此异动,石河子乡努尔巴克松村村民孜里汉直言 “疯狂”。2008年,她家12亩地全种棉花,结果价格一路狂跌,亏得惨不忍睹;2009年,她家改种玉米,结果今年玉米价格又从1.8元/公斤跌到了1.5元/公斤,“明年不种地了,交给其他人承包”,孜里汉气恼地说。她家没能 “踩准点”,几年下来赚不了多少钱。

  棉农难见欢颜,棉花加工厂、棉纺厂同样备受煎熬。已经收购半个多月了,孙诚所在的棉花加工厂内,200多吨皮棉 (籽棉加工后的产品)堆在厂区,迟迟卖不掉。“按照每公斤10.4元收购籽棉,加工厂的皮棉必须卖2.4万元/吨才能保本。”孙诚称,每吨籽棉经加工后,37%左右将变成皮棉,50%左右为棉籽,7%为短绒。“2.6~2.7公斤籽棉能生产1公斤皮棉,如果皮棉卖不到24元/公斤,加工厂只能亏本。”

  但这几乎要了棉纺厂的命。一位在石河子开办棉纺厂的浙江老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三天前,他已经到新疆各地州棉花主产地调研,紧密跟踪棉价,9月28日,新疆阿克苏地区的皮棉价格已经涨至2.4万元/吨。“我们不敢进货了”,该老板说,同在新疆的一些浙江同行也在观望,“我们认为皮棉的价格不应高于2万元/吨,否则棉纺企业难保本”。

  4000元左右的价差已让新疆棉花产业链陷入僵局:棉农惜售、棉花加工企业不敢高价购棉、棉纺企业嫌价高持续观望。

  浙江资本预防泡沫部分棉花老板紧急“限价”

  面对外界所称的 “浙江游资炒作棉花”,新疆多位棉花界人士对此淡然一笑。1998年,中国对纺织行业压锭重组拉开序幕,众多资本纷纷进入新疆。“目前,新疆由浙商控制的棉花加工企业已占据半壁江山,而渗透到棉纺、服装等环节的浙江资本也不在少数”,孙诚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些浙商因为处在不同的产业链环节,相互之间多有合作,一旦群起炒作,每个人的利益都将受损。

  新疆阿克苏地区温州商会常务副会长陈时文说,早在2002年,温州民间资金就已大规模介入新疆棉花收购市场,近期所谓百亿游资新疆“炒棉”一说,完全是无中生有,否则,在棉花主产区投资建厂的温州棉商不可能毫无察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来在新疆多地采访时发现,对于棉价上涨的原因,政府、研究员、棉企、棉农虽各有说法,但游资炒作仅是猜测,并无实据。

  在棉价莫名走高的危急之际,一些浙江资本开始抱团,试图降低企业风险。

  多名棉花贩子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9月27日,石河子乡当地四家浙江资本控制的棉花加工厂老板在电话中紧急通气:将9月28日的棉花价格统一降低0.1~0.2元,以避免疯涨的价格危及企业经营安全。

  “照这样涨下去,公司风险会很大,限价收购是不得已而为之,”9月28日,一位要求匿名的与会企业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棉花加工厂每年会与棉纺厂签订一个供货协议,然后将收购来的棉花加工成皮棉卖给棉纺厂,但今年加工厂已经收购了近200吨籽棉,还有200吨皮棉仍囤在厂区,“签协议的棉纺厂都没来提货,观望情绪很浓。”

  棉花加工厂的神经绷紧了。“公司贷款1000多万,折算下来,每吨棉花的利息每月高达150元,”该负责人说,如果算上人工成本等费用,公司每月开支惊人。“更要命的是,如果棉价突然下跌,公司高价收购的棉花将巨亏。”孙诚亦称,棉花加工企业“不收购只有死路一条,冒险收购就是在赌博”。

  9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参与“限价”的棉花加工厂了解到,27日,该厂籽棉最高收购价为10.5元/公斤,到了次日,最高收购价为10.4元/公斤,大多数成交价为10.2元/公斤。“如果不顾风险,高价收棉,一旦价格下跌,倒下的将是自己。”该厂一位副厂长说。

  厂区门口,装满棉花的拖拉机不时路过。司机总会停下来问一句:什么价钱?

  “低于他们预期的,立马拉走卖到别处”,一位50多岁的门卫对此颇为无奈:周边8个加工厂都在收购棉花,哪家价高卖哪家,可谁来买走加工厂的棉花?

  9月28日下午5点,这位门卫面对往回开的空车,还重复着棉农的那句话:什么价钱?加工厂的多位高层则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你了解到的情况,棉价还会再涨吗?(郭新志)

参与互动(0)
【编辑:李瑾】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