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送别“一代报人”保育钧 为中国民营经济发展殚精竭虑

2016年06月05日 00: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今日上午十点半,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前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保育钧的追悼会在京举行。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 种卿 摄
昨天上午,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前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保育钧的追悼会在京举行。 中新网 种卿 摄

  中新网北京6月5日电(种卿)昨天上午,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前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保育钧的追悼会在北京举行。前来悼念的人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前排起长队,道路两旁是各界人士送来的花圈。对于拥有两段职业生涯的保育钧而言,生前为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倾注了颇多心血。

  昨天上午10时,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前排队的人群已经蔓延了百米,每个人胸前都佩戴着白花,手中拿着“沉痛悼念保育钧同志”的小册子。

  保育钧生于1942年,江苏南通人。196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历任人民日报社记者、编辑、组长、部主任、编辑委员、秘书长、副总编兼秘书长、副总编辑兼华东分社社长。

  “他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快言快语,坦坦荡荡,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前来送保育钧最后一程的人民日报社同事吴长生告诉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作为曾经的领导和同事,保育钧在工作中勇于承担。

  时任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的吴长生,还道出了保育钧一个特别的称呼:“大保”。吴长生在一篇悼文中回忆称,那时报社大院里没人称官衔,由于保育钧年岁不大不小,称“老保”、“小保”都不好听,于是“大保”的称呼就在报社流行开了;而且他长得又高又壮,叫“大保”名副其实。

  一位把保育钧称之为“老师”的悼念者告诉记者,“老师的腰板总是挺得直直的”,虽不愿透露过多细节,但敬重之情溢于言表,只说了片语便略带哽咽。

  置身悼念者的队伍中,记者确实常常听到这样的形容,“腰板挺直”的保育钧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而与保育钧曾有过多次工作接触的程先生,却对此有着不一样的理解。他对中新网记者称,“保育钧的耿直,表现在捍卫自己的意见和观点上,而在生活中,他是愿意俯下身与人交流的。”

  程先生回忆,自己曾多次与保育钧同行参会,说实话,有些住宿条件是比较差的,而保育钧根本不在乎,他在意的永远是:“今天来了多少民营企业家”、“他们有什么需求”。

  在新闻界打拼近三十年后,保育钧的职业生涯进入“下半场”。1996年1月调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1998年起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第十届全国政协社会法制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报纸行业经营管理协会会长,为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倾注颇多心血。

  两段完全不同的职业履历,让保育钧有机会多角度观察中国经济,但在调任之初,他却坦言,工作变动之大,实在难以适应。

  追悼会现场的甬道两侧,摆满了悼念者的花圈,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来自民营企业家。

  “很悲痛。”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监事长孙大午在保育钧离世当天,就用一条微博表达了当下的心情:保育钧一直为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殚精竭虑,沉痛悼念。

  5月31日凌晨,74岁的保育钧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对于这一消息,记者采访的多位保育钧生前好友都表示很震惊,甚至,连跟随保育钧两年时间的助理朱娜都直言,“不敢相信”。

  “保育钧就是不希望给别人添麻烦”,吴长生说,“他入院我是知道的,后来听说上了重症监护就感觉情况不太好。”情绪有些激动的吴长生,平复了片刻才说,“可惜了”。

  略感突然的离开,什么让保育钧最难放下?在程先生看来,“为民营企业争取应得的利益和发展空间是保育钧最看重的事情之一”,保育钧生前对民营经济的支持不只停留在口头上,他还从多方面切切实实的帮助民营企业家,对于自己认同的产品和服务会积极推广;同时还帮助企业家对接业务,甚至主动给他们打电话催促、指导。(完)

【编辑:罗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