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朝鲜停战协定》并未正式结束朝鲜战争——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专家:《朝鲜停战协定》并未正式结束朝鲜战争

2010年07月28日 09:01 来源:法制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朝鲜停战协定甲子议

  今年是朝鲜战争60周年,有关各方纷纷从各自的角度、以不同方式展开了纪念活动,对60年前的那场战争加以评论和解读。走过了这风雨坎坷的一甲子,回头望去,朝鲜停战协定的作用和影响竟是那样特殊,那样耐人深思。恰逢美韩军演正全面展开,其威慑对象与战略意图已不言而喻。为此,本报特约朝鲜问题专家就60年前的《朝鲜停战协定》发表自己独到的见解,敬请读者关注

  □董风

  一、《朝鲜停战协定》并未正式结束朝鲜战争

  《朝鲜停战协定》所以特殊,是因为它承载了一个奇怪的历史现象:硝烟散尽已60载,但朝鲜战争却至今仍未结束。

  根据国际法,有关冲突方达成的停战及其协议只是军事行动的停止,并不等于战争状态的结束。战争状态的结束有待于交战各方正式签订和平条约。从这个意义上说,1953年7月27日10时签署的《朝鲜停战协定》的作用只是给朝鲜战争的军事行动划上了休止符,从政治上说,朝鲜战争迄今没有正式结束。事实上,停战协定签署后,朝鲜半岛南北之间大大小小的军事摩擦一直不断,非军事区南北两侧始终保持着剑拔弩张的高度戒备状态。今年3月26日发生的韩国“天安号”沉没事件,再次提醒世人,朝鲜半岛还存在着这种不战不和状态。顺便说一句,有国内出版的国际法学著作认为,《朝鲜停战协定》“实际上就是结束战争的双边条约”。这一判断显然不符合事实。早在1953年9月12日,彭德怀在“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工作报告”中就指出:“《朝鲜停战协定》的签订,不过是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开端。”

  《朝鲜停战协定》第四条第六十款规定,“为保证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双方军事司令官兹向双方有关各国政府建议在停战协定签字并生效后的3个月内,分派代表开展双方高一级的政治会议,协商从朝鲜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等问题。”然而,《朝鲜停战协定》墨迹未干,美国便与其盟国发表“十六国宣言”,声称如果政治会议达不到其预定目的,将集体退出并在“需要时重行参战”。这表明,美国签署停战协定,是因为它实在打不下去了。尽管如此,美国却心有不甘,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彻底履行停战协定。

  1954年4月27日至7月21日,关于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的国际会议在日内瓦召开。在4月27日至6月15日期间,关于朝鲜问题的会议本来应该完成从政治上结束朝鲜战争的历史任务。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美国的阻挠,15次全体会议却始终未能取得任何成果。为避免会议彻底失败,与会的中国总理兼外长周恩来在最后一次会议上提出了一个两句话的决议草案:“日内瓦会议与会国家达成协议,它们将继续努力以期在建立统一、独立和民主的朝鲜国家的基础上达成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协议。关于恢复谈判的适当时间和地点问题,将由有关国家另行商定”。经过一番讨论,就在比利时代表赞成投票决定接受中方建议,主持会议的英国外交大臣询问大家是否可以认为这个声明已为会议普遍接受时,会场上沉寂了十多分钟,美国代表最后站出来表示“不准备参加刚才有人建议通过的决议”。这一切充分表明,朝鲜战争停战后,之所以长期未能划上政治句号,责任主要在美国。

  美国为什么要阻挠朝鲜问题的最终政治解决?这要从美国全球战略中找答案。为了争霸全球,美国需要在东北亚保持军事地位。而朝鲜半岛则是美军东北亚防御体系的核心环节。为此,美国不能履行《朝鲜停战协定》,“撤出一切外国军队”。美军需要朝鲜半岛保持适度紧张,为自己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制造理由。

  《朝鲜停战协定》第六十二款规定,“本停战协定各条款,在未为双方共同接受的修正与增补,未为双方政治级和平解决的适当协定中的规定所明确代替以前,继续有效。”由于美国,朝鲜和平进程受阻中断,半岛60年来一直维持着不战不和的冷战对峙局面。本属临时性质的《朝鲜停战协定》却一直持续了60年。

  该从政治上给朝鲜战争划上句号了。60年来,朝鲜半岛和平条约缺失问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突出和紧迫。全球和亚太地区走出冷战已经20年,没有理由让朝鲜半岛继续保持这种不战不和状态。这种状态违背朝鲜半岛南北人民的意愿。这种状态也是今天朝鲜半岛危机不断的历史根源。

  二、停战协定与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

  《朝鲜停战协定》所以特殊,还在于它是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的核心要素。

  现代物理学认为,如果一个系统在受到扰动时发生偏移并保持基本结构和属性不变,在扰动解除后又能恢复常态,这样的系统就是稳定系统。在国际安全领域,同样存在着类似的战略稳定现象。国际战略稳定是指一定时空范围内国际安全形势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出现的特殊条件现象。条件之一是该体系中的矛盾双方形成了相对持久的力量平衡;条件之二是矛盾双方又在此力量平衡的基础上达成了与之相匹配的机制性框架。两者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双方只能在有限范围内展开战略竞争,纵使发生安全危机,也不致造成相关国际体系的崩溃或结构转型。

  1953年7月停战协定签订后的朝鲜半岛,正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区域性战略稳定:其一,以“非军事区”为界,对立双方形成了持久的力量平衡。双方谁也拿不到更多,谁也接受不了更少。停战谈判期间,“联合国军”方面曾以“海空优势”为由,要求中朝联军从实际控制线后退,但争到最后还是不得不自己作罢。其实他们的“海空优势”已经在实际控制线上得到了体现;其二,这个力量平衡主要由东西方两大战略集团围绕朝鲜半岛达成的战略力量对比所决定,而不仅取决于“三八线”上的直接对峙方,因此具有较强的持久性,并不因具体的事态变化而改变;其三,作为三年朝鲜战争打出来的结果,《朝鲜停战协定》既是对上述力量平衡的承认,也对双方军事行为构成了约束,从而进一步强化了力量平衡;其四,以《朝鲜停战协定》为核心的朝鲜半岛停战机制建立后,两大对立战略集团内部又各自发展了一些安全机制,包括1953年10月签订的《美韩共同防御条约》、1961年7月先后签订的《苏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和《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等。它们都以朝鲜半岛停战机制为前提,并与半岛停战机制一起构成了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的机制性框架体系。

  从区域战略稳定的角度来考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个临时性的停战协定竟然会持续存在了60年。在《朝鲜停战协定》签订后的漫长冷战岁月中,半岛虽然危机不断,但南北对抗被限制在一定规模范围内,并未从根本上改变朝鲜半岛的冷战格局。作为半岛冷战战略稳定的核心要素,停战协定一方面限制了大规模军事冲突,另一方面它却无力阻止军事摩擦和危机的发生。由此,这一冷战战略稳定虽然避免了朝鲜半岛再次爆发大规模战争,但也使这里成为导致东亚地区“疼痛不已”的主要“安全溃疡”之一。在21世纪初的今天,朝鲜半岛持续不断的安全危机已经严重制约着地区经济的繁荣和发展。有关各方应当痛下决心,努力治愈这块“安全溃疡”。

  三、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行将结束

  如前所述,国际战略稳定是国际安全环境发展演变的条件现象,与任何其他国际政治现象一样,当其存在的基本条件发生改变后,国际战略稳定也会相应改变——解体、消亡或转型。这正是目前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面临的问题。

  全球冷战结束后,朝鲜半岛明显进入了一个复合型危机高发期。除了颇受关注的核危机外,还有导弹危机、海域争端危机,以及一系列相关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和外交危机;如果从双边关系看,朝鲜半岛各相关主要战略角色之间,无论是朝美、朝韩、美韩、朝日、日韩……都程度不同地出现了危机。这些危机的背后,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历史趋势:朝鲜半岛要走出冷战。换言之,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要结束了。上述复合型系列危机,就是半岛冷战战略稳定即将结束的迹象。今天,中美、俄美、中韩、俄韩关系都已经正常化,当年形成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的力量基础已经发生很大改变,作为冷战战略稳定的上层建筑,虽然《朝鲜停战协定》等条件还存在,但其稳定功能已大为衰减。

  从历史的发展趋势看,朝鲜半岛走出冷战,结束这种不战不和的扭曲状态,是一个历史的进步。但如何使半岛走出冷战,却是摆在有关各国面前的一大挑战。目前也正是在这个关键问题上,有关各方存在着重大的分歧。从根本上说,朝鲜半岛走出冷战,无非有三种途径:一是战争途径,二是政权颠覆途径,三是和平和解途径。前两种途径都是以“硬崩溃”的方式结束朝鲜半岛的冷战战略稳定。美国和韩国一些政治力量,正忙着以各种途径对朝鲜施加压力,等着“稻草压垮骆驼”时刻的到来。且不说这一结果最终是否会到来,即使到来,也将给包括韩国在内的东北亚各国带来巨大的灾难。从最大限度满足有关各方共同利益,对历史负责的角度看,应当推动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的“软着陆”,即以和平和解的方式走出冷战。而朝鲜半岛和平走出冷战的关键,就是要帮助朝鲜和平走出冷战。

  从朝鲜半岛战略稳定的角度来考察,应该指出:仅仅盯着核问题,解决不了朝鲜半岛的所有问题,也无助于帮助朝鲜和平走出冷战。朝核问题不是孤立的,应当在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软着陆”的过程中加以解决。在处理朝核问题时,应强调以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为首要。这里应当指出,“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维持朝鲜半岛现状”。朝鲜半岛南北分裂、冷战对峙的现状已经不可能继续长久维持下去了。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绝不意味着对一个行将结束的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高喊万岁。

  四、以和平条约取代停战协定,是走出冷战的重要一步

  朝鲜半岛和平走出冷战,是个复杂的历史性系统工程,其中包含多项各自独立又相互密切关联的进程,如半岛无核化进程、美朝关系正常化进程、南北和解进程等等。以和平条约取代停战协定,补上迟交了五十多年的历史性“家庭作业”,正是其中重要的一项。其意义在于翻过旧的一页,开辟朝鲜半岛新的未来。

  应当指出,以和平条约取代停战协定,作为朝鲜半岛走出冷战历史进程的一项,不可能孤立进行。它需要与其他进程配合展开。显而易见,以和平条约取代停战协定需要一定的气氛和条件。在目前情况下,如果没有南北和解气氛,如果没有美朝关系改善,如果没有半岛无核化的进展,如果没有美韩联盟的调整和驻韩美军的削减,要想以和平条约取代停战协定,恐怕也很难取得进展。目前的当务之急是缓和紧张局势,重开六方会谈,使朝鲜半岛回到和平道路上来。

  事实上,以和平条约取代停战协定并非新课题,有关各方早就提出并努力过。1997年8月至1999年8月,中、美、朝、韩四国曾经在日内瓦为此举行过六次“朝鲜问题四方会谈”。由于当时条件尚不成熟,会谈未能取得进展。2007年10月,第二次朝韩领导人会晤时,也就为“结束目前的停战机制,构筑恒久的和平机制”而共同努力达成共识。然而,随着韩国政治版图的变化,这一共识未能取得进展。

  由于今年3月26日发生的韩国“天安舰”爆炸沉没事件,朝鲜半岛再次陷入紧张对峙。半岛局势似乎又朝着加剧冷战的方向走了一步。历史的脚步就是这样曲曲折折,几乎从来不走直线。但朝鲜半岛未来发展应该朝着和平和解的方向前进,有关各方应当朝这个方向努力,如果不是糊涂,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就不应当对此有什么怀疑。

  在结束停战机制问题上,还有一个应当由哪些角色参加的问题。2007年10月,朝韩领导人峰会中曾就此提出了“三国或四国”的主张。其中“三国”说恐怕会带来麻烦。根据国际法基本原则,一个多边国际条约不能由部分缔约国所签署的国际法文件来改变或终止。要正式结束1953年7月签署的《朝鲜停战协定》,建立朝鲜半岛持久和平机制,只有在该协定的三个签署方即中国、朝鲜和美国共同参加的情况下才能有效。但若没有韩国参加,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也很难建立起来。因此,应当由朝鲜、中国、美国和韩国四方参加结束《朝鲜停战协定》的谈判,并共同签署新的朝鲜半岛和平条约。

  近些年来,不断有韩国人提出1961年签订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是否还有效?中国国内也有人提出过该条约是否需要修订的问题。如上所述,朝鲜半岛冷战战略稳定机制性框架的核心是《朝鲜停战协定》,而非中朝友好条约。如果以和平机制取代停战机制获得实质性进展,美韩联盟关系也相应有重大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中朝友好条约的修订也就顺理成章了。但如果朝鲜半岛和平进程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就轻率地修订中朝友好条约,并不利于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换言之,应当将中朝友好条约的修订放到整个冷战战略稳定机制性框架大背景下加以考察,应当将它与终止停战协定和建立朝鲜半岛持久和平机制的进程挂钩,还要适当考虑美韩军事联盟的发展动向。这正是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