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成都汉碑考古发现700余字碑文表彰“裴君”

2010年11月19日 14:14 来源:四川新闻网-天府早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东汉末年,裴君带兵平息叛乱,之后在其教化之下,成都地区民风淳朴,甚至连监狱都没有了囚犯。为颂扬裴君卓著的功勋,汉代天府广场所在区域,修建了一座寺庙……

  昨日,成都市考古队汉碑考古项目负责人谢涛透露,大碑正面700余字碑文已初步识读,“为表彰裴君的丰功伟绩,从而修建了一座寺庙,这座碑就立在了寺庙前。”

  石碑另一面写了什么?

  由于小碑的碑文还有待识读,大碑也仅仅识读了半面,同时裴君此人的身份还有待确定,石碑之谜仍待继续破解。“另一面说不定有更重要的发现。”谢涛说。另一面写了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猜测:

  石碑或因地震长埋泥土

  昨日上午11时许,文物学家、巴蜀汉陶博物馆副馆长王锦生慕石碑之名前往成都博物院。见到石碑,王锦生推测出了碑文的大意。

  王锦生说,他正对永寿元年即公元155年成都发生的一场大地震进行研究。据《后汉书》记载,汉桓帝刘志统治的永寿元年,“巴郡益州郡(今成都地区)山崩”。王锦生怀疑,石碑上可能记载了有关地震的史料。

  很快王锦生就辨识出了“元嘉有二”、“本初元年”等年号。“‘元嘉有二’是公元152年,‘本初元年’是公元146年。”王锦生推测道,“这个碑应该是地震前所立,虽然它没能记载地震的事情,但也许它就是因为地震才被埋在地下的。”

  解读:

  纪功碑为“裴君”而立

  由于大碑字迹更为清晰,成都博物院的专家已对其进行了初步识读。

  “石碑上多次提到了裴君,应该是表彰此人的纪功碑。”王锦生分析道,“‘巍巍大汉洽皇承度……其辞曰’这两列文字应该都是引言。‘内任公辅外宣藩国’说明他不仅位高权重,并且还有切实的功绩。”

  “超统定襄外蛮”、“顺天平乱”、“滑夷降从”等语句赞美了裴君的赫赫军功。“囹圄虚旷”、“移风反素”又体现出他对当地老百姓的教化也卓有成效。百姓在他的教化之下没有人犯罪连监狱都空了。

  王锦生仔细阅读着碑文的内容。“‘惟裴君仁德’表明此碑为纪功碑。”

  “‘祖自河东’说明裴君的祖籍是河东这个地方。”王锦生通过碑文推测裴君生平,“‘孝廉’二字说明,裴君是通过举孝廉的方式进入仕途。”“举孝廉”是汉代发现和培养官吏预备人选的一种方法。被举之学子,除博学多才外,更须孝顺父母,行为清廉,故称为孝廉。

  小碑石料较为粗糙,拓印效果不如大碑,成都博物院还未对小碑进行辨识。但王锦生还是在石碑上发现了许多关键字眼。

  “‘扫除奸’说明此人武功不错,‘命后臣移符于蜀’讲的是皇帝让我调动军队来成都。”王锦生说,小碑上提到了几次大的战争。 早报记者袁玥蒋超

  新闻回顾>>>

  2010.11.9

  天府广场东御街人防工程施工现场发现文物,成都市考古队立即进场发掘。

  2010.11.16

  现场发掘工作基本完成,出土一大一小两块石碑,大碑高2.61米、宽1.24米,小碑高2.37米、宽1.1米,两块石碑各保存有完整的碑帽以及碑座,石碑两面都篆刻大量文字。

  2010.11.17

  石碑转运到成都博物院,考古人员对碑文进行拓印研究。“成都”、“本初元年”、“元嘉有二”、“裴君”等地名、年号、人名清晰可见,初步估计两块石碑均为庙碑。

  2010.11.18

  成都博物院专家初步识读大碑正面700余字,大致判断出碑文内容。

  新闻花絮>>>

  75岁老将出马拓碑是个技术活

  昨日,考古人员最后一次对汉碑的正面进行拓印,一位老大爷娴熟的拓印手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大爷名叫戴堂才,今年已是75岁高龄,从事考古工作50余年。“昨天是我女儿拓印的,今天他们把我喊来了。”戴大爷退休前就在考古单位工作了43年,退休后又为成都博物院工作了17年,一两年前才彻底退休在家。成都博物院的许多重要文物拓印都是经戴大爷之手。

  猜想>>>

  天府广场出土的东汉石碑上,明确地提到了“裴君”,而且根据成都市考古队推测,这面碑正是为了记载“裴君”的丰功伟绩。那么,“裴君”究竟是谁?他和成都又有何关系呢?

  东汉末年敦煌太守裴岑

  最有可能是“裴君”

  现藏新疆博物馆的“裴岑碑”对裴岑其人有如下介绍:137年(顺帝永和二年),云中(今山西大同)人敦煌太守裴岑率本郡3000兵马出击北匈奴,斩杀呼衍王,取得40年来汉朝在这个地区的一次重大军事胜利,赢得了该地区13年的安定局面。

  依据一:名门望族

  裴氏家族是中国历史上显赫的名门望族,其子孙有更多的机会直接参与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因此,较之一般碑刻,裴氏碑刻档案内涵深厚。

  而此次出土的东汉石碑,也十分符合裴氏家族“有很多机会直接参与许多历史重大事件”的特点。

  依据二:书法精美

  裴氏家族石碑“书法精美”的特点,也跟此次天府广场出土的石碑十分吻合。在看到石碑拓片时,成都本土著名书法家邓代昆对其精美的书法艺术赞不绝口:“这两块碑,完全可以作为书法范本。”

  但要确认“裴君”就是裴岑仍十分困难。成都通史的总统稿专家林成西教授表示,“裴岑在汉代并不算一流的名人,名声远远不及司马相如、扬雄等同时期的历史人物,想要查阅此人的资料十分困难。” 早报记者蒋超袁玥

  最新消息>>>

  汉碑“翻身”有悲有喜

  昨晚10时30分许,在一辆吊车的帮助下,两块石碑的另一面也大白于天下,并带给人们一阵悲喜。

  悲的是一块碑文被严重破坏,喜的是另一块字迹清晰,有助于解开碑的年代之谜。

  “这个地方被破坏实在太讨厌了。”发掘工作现场负责人谢涛指着刚被清理出的大碑,语气很遗憾。

  大碑的上部,一块触目惊心的楔形缺口从边缘切入碑身,最宽处约30厘米,整个碑面被硬生生剥去了一大块。谢涛说,刚被翻过来的是碑的正面,文字有助于解读碑为何而立。“碑文开头被(缺口)打断了。”

  另一块小碑保存完好,当小碑被翻面后,工作人员发现其上有一层水泥,当小心清理掉水泥层,工作人员发现小碑碑文不但清晰,而且带有斑驳的红色。

  “红色是朱砂。”见此情景,谢涛立刻要求不能再用刷子刷洗碑面。在小碑的开头,可以清晰辨识出“阳嘉二年(公元133年)十二月丁卯”的字样,“文学主事”的官职名,还有“张”、“田”、“公孙”等姓氏字样。

  现场负责人谢涛向记者表示,清理工作刚结束,字迹还有待辨识,今天工作人员将会对碑文进行拓片,之后再进行解读,全面揭开石碑的秘密。

  早报记者 雍兴中

  疑问>>>

  “元嘉有二”“本初元年”

  成都发生了什么?

  在石碑的刻字上,发现了“元嘉有二”和“本初元年”两个同属于汉桓帝的年号。分别是公元152年和公元146年。此外,石碑上数次出现“蜀”字,并在小碑左侧最后一行出现了“成都”二字。那么,公元152年和公元146年的成都是个什么样的状况呢?有没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需要立碑记载呢?

  对此,巴蜀文化研究专家袁庭栋态度较为谨慎:“这两个时间点的时代是在东汉末年,当时,中原混战激烈,阶级矛盾尖锐,各地不断爆发农民起义。”但借助蜀道难的特有地理优势,当时的成都“比较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大事”,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后来刘备带着诸葛亮等人到四川“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

  对于其他一些细节情况,袁庭栋认为,只有等碑文内容确定下来,才好做进一步细致研究。

  惟裴君仁德

  顺天平乱囹圄虚旷移风反素……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