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能不能解放年轻人?着急买房实则为"生存"——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房产新闻
    租房能不能解放年轻人?着急买房实则为"生存"
2010年01月03日 09:31 来源:西安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疯涨的楼市被网民形容为“异乎寻常而近乎妖”。2009年12月以来,国家出台了6条调控房价措施,但多数人认为这些措施打压不了房价,因为之前的调控无一例外是“越调越高”。

  2009年的《蜗居》再次刺激了房奴们的情绪,但情绪毕竟阻止不了上涨的房价,现实版的“蜗居”还是不断在大都市里演绎着辛酸。对于不缺房子的人来说,这种被房子压迫的辛酸或许就是自找的。任志强不是“直言不讳”地表示“年轻人就该买不起房”么?任志强还说,如果从发达国家来看,30岁以下的人没工作几年,就靠自己独立收入去买房的几乎为零。

  不光任志强在咆哮“年轻人就该买不起房”,近期一些舆论似乎也在呼吁年轻人不要着急买房。《中国青年报》2009年12月10日的一篇评论指出:“按照中国的人均GDP,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认为青年人一定要在工作后数年以内就有能力买房子,而且是大城市的房子。”《理财周刊》2009年12月29日报道,走出“蜗居”的境况其实并不难,只要改变住房观念,“租房”一样可以乐悠悠。

  年轻人着急买房,很多时候我们将之归结为中国人“有恒产者有恒心”的根深蒂固的观念。果真如此吗?其实未必。

  不妨现实地“计较”一番。在石家庄这样的城市,租一套70平米的房子,月租金大概在500至700元之间。如果按揭购买一套70平米的房子,20年期限的房贷每个月还款大概也就是将近1000元左右。每个月交给房东500到700元钱,多少年后,自己的房子还是遥遥无期;而每个月交给银行1000元左右,至少这房子属于了自己。两者比较,做出哪种选择更为经济?当然,还可以租到更便宜的棚户房,但是毕业几年之后总要结婚吧?两口子过日子还是需要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的吧?如果实在不是迫于无奈,大多数人还是会租一套有独立空间的房子的。

  再来看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年轻人租房一个月的费用大概在2000元左右,房租与高得离谱的房价相比当然是“沧海一粟”。房租与房价没法比,可是这房租又要占收入的多大比例?乐观点说,一个小白领一个月收入1万元的话,这2000元的房租也占了五分之一。这么高的租房成本如何能不激发他们的买房梦想?

  其实年轻人也并不是不明白,从房地产市场未来发展看,人人拥有房产并不现实。视野比较广的年轻人还经常“百度”国外的居住情况:在西欧国家中,爱尔兰82%的人住在自己房子里,西班牙有80%的人住在自己房子里;然后是比利时、希腊、意大利、英国、挪威在70%上下。法国自有住房的比例约50%,而荷兰则只有45%,瑞士更少,只有30%的人住在自己买下的房子里。私有住房比例排在第三的比利时,有30%的人没有自己的住房,布鲁塞尔更有70%的居民是租房者。

  但是请注意,国外年轻人租房的现象确实不假,但是国外的租房成本相对还是很低的。在莫斯科,很多人住在政府提供的福利房里;在新加坡,八成居民通过政府解决住房而不是通过市场。而在中国,年轻人是难以租到廉租房的,不说固有的传统观念,单单是相对高昂的租房成本就完全可以催熟年轻人的购房冲动。

  上了年纪的人常常感叹“我们年轻时不也没房子么”,但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基本都有单位提供的住所。现在的年轻人去哪里享受这样的“福利”?

  所以,年轻人着急买房并不是观念问题,也算不上什么“置业”问题,这是“生存”问题。高昂的房价让他们望房兴叹,并不低廉的租房成本也在压榨着他们的荷包。这样的情形下,我们又该如何说服他们不要急着去扮演“房奴”的角色呢?舆论当然可以呼吁年轻人先别着急买房,但是在呼吁的时候总得拿出能够经得起考验的理由吧?“租房到底能不能解放年轻人?”如果有心人做一个调查,我坚信结论是否定的,除非租房成本能够低些。(陈方)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