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法治新闻

男子因琐事杀害父女俩 指认凶案现场跪地痛哭(图)

2010年11月19日 10:14 来源:广西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面对疑犯指认现场,被害人家属愤怒谴责他的凶残行为。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徐天保 摄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他们父女俩哪里对不起你了?一下要了两条人命,你怎么这么狠啊?……”面对情绪几近失控的死者家属悲愤的质问,23岁的犯罪嫌疑人廖某忍不住流下眼泪,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女友家门口,无言地谢罪……11月18日上午,警方将“11·11”命案嫌疑人带到案发现场进行指认时,发生了这一幕。

  这起恶性命案是于11日上午发生在南宁市西乡塘万秀村某居民房内,一对父女双双遇害(本报11月12日19版曾作报道)。案发后的第5天,23岁的犯罪嫌疑人廖某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南宁市西乡塘公安分局刑侦一大队自首。

  父女清晨相继丧命

  11月11日上午10时,北湖派出所接警:在万秀村万秀北路5号楼发生了一起命案。警方赶赴现场开展侦查工作。

  民警在5号楼的二楼客厅内,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房东林某(男)被人用刀砍伤脖子,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而林某的女儿林某某,身穿睡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嘴唇发紫,脖子处有明显掐痕,经初步判断已死亡多时。

  120急救人员将房东林某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后,当天中午,医院方即传来消息:林某经抢救无效死亡。民警对现场展开勘察发现,整栋房门和窗户均没有被撬痕迹,房内物品也没有被翻动的痕迹,经房东太太确认,屋内并没有物品遭窃。

  通话内容“牵”出疑犯

  经进一步走访调查,民警看到房东大门的电子锁完好无损,同时,据林母称,她早上出门前,女儿的男朋友廖某(秀厢村人)也在家,但自从她回到家后,就再没看到廖某的身影。

  获悉这一线索后,民警立即前往廖某家,发现廖某的手机、钱包、身份证都在床上,电单车也没有骑出去,但廖某却没了踪影。同时,民警从死者林某某的手机上发现有一个未接电话,时间显示为当天上午8时许。于是,民警依照号码回拨过去,接电话的是与林某某同村的一个女友。

  林的女友称,当天两人原本约好要一起去逛街,但当她上午8时30分拨打林某某的手机时,一直没人接听,她又来到林某某家楼下喊,许久都无人应她,她走上林某某的房外敲门,也无人应门,她站在房门口再次拨打林某某的手机时,发现手机铃声从屋内传来,依旧无人接听。

  该女友只好离开了林某某家。上午9时许,该女友接到了廖某的电话,她回忆道:“他(廖某)当时在电话里问我是不是找他女朋友逛街,还说他们俩一起有事出去了。之后,他还和我聊了点他与林某某之间的感情问题。”

  依据法医勘查检验推断,林某某的死亡时间应在早上6时30分至8时30分之间,林某某根本不可能在那个时间和男友一起出去。很明显,廖某在撒谎!警方迅速锁定廖某为此案的重大嫌疑人。

  多方动员疑犯自首

  虽已确定廖某系重大嫌疑对象,但民警多次去到廖某家里,却一直没有他的音讯,于是,警方决定动员廖某投案自首。

  办案民警多次找到廖某的家人、所在村的村干部,动员大家配合警方,帮助寻找廖某。为了抓住破案最佳时机,刑侦一大队的大队长覃力坚持每天都去找廖母或是打电话给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做廖母的思想工作,让她一旦有儿子消息,就立即告知警方,同时,覃力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河池,找廖某的姐姐打听消息。

  正当所有人都在全力寻找廖某时,11月15日上午8时许,廖母终于接到了廖某打来的电话。已经消失几天的廖某,终于在电话中对母亲说出了部分实情。他告诉母亲,自己现在仙葫,案发当天因为与林某某吵架,情急之下一不小心将林某某掐死了,由于心里很害怕,他才一直不敢回家。说完之后,廖某匆匆挂断了电话。

  廖母及时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覃力,警方当即派人去仙葫一带寻找廖某,廖家人也发动所有亲戚朋友赶往仙葫寻找,直至11月16日上午,廖家人终于在仙葫开发区发现了廖某,并极力劝他向公安机关自首。

  当日下午2时许,在家人的陪同下,廖某终于来到西乡塘刑侦一大队投案自首。

  小小摩擦酿成血案

  自首后,廖某向警方说出了行凶的整个经过。

  据廖某交代,他与林某某谈恋爱已有一年多了,两人之间并没有特别大的矛盾,只是平时因为性格问题有点小争吵。上个月,因父亲刚过世,廖某心情很不好,而女友家里又一直催两人结婚。但因林某某的身体不太好,廖某的家人一直不同意两人的婚事。

  案发当天早上7时30分,两人因一点小事起了纠纷并打闹起来。打闹中,廖某用手掐林某某的脖子,虽然看到林某某不停用双手拍打自己,双脚不停蹬床,但廖某始终没有松手。持续几分钟后,林某某没了动静,廖某这才松开手,他猛地发现,林某的嘴唇已经发黑,停止了呼吸。

  意识到女友已被自己掐死,廖某的情绪极度混乱,他先用被子帮林某某盖好,随后出到客厅倒水喝,此时,林某某的父亲恰巧从外面回来,林父并未觉察到廖某的异常,而是张口便追问两人的婚期。

  廖某随便应付了几句后,又重回到林某某的房间内,看到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友,廖某精神几近崩溃,因为太紧张,他再次出到客厅倒水喝。而此时,林父仍旧在一旁不停地念叨着两人的婚事,当说到“林某某平时花销很大,廖某又没工作”时,林父不由得担心地感慨道:“你们俩今后的生活怎么办呐!”

  廖某一听此话,便认为林父是看不起自己,他走进厨房拿了把菜刀便跑回客厅,趁林父在穿袜子的时候,从背后向林父猛地砍了下去。

  将林父砍伤后,廖某跑到了林家的楼顶,想要冷静一下,却恰巧看到了正在楼下喊林某某的友女。为掩盖真相,廖某站在楼顶打了个电话给林某某的友女,编造了两人一同外出的谎言。

  指认现场哭骂交织

  11月18日上午,在指认现场,除了许多围观的附近邻居,还有死者的十多名家属,一脸悲愤地等廖某的到来。当民警将嫌疑人廖某带下车,周围顿时响起一片训斥声。

  廖某一走进女友一家所住的5号楼,死者家属对他劈头盖脸地大声辱骂或哭诉,一些情绪失控的死者家属甚至冲上前想动手打廖某,现场气氛一度十分紧张。民警阻拦后,死者家属紧跟在民警身后,边哭边反复追问着廖某同一句话:“他们父女俩到底哪里对不起你?”林某的侄子更现场质问廖某道:“你如果不想和我妹好,说清楚就可以了,可你现在这么做,让两家人都很痛苦,你知道吗?”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廖某几乎是被民警架着上了二楼,在二楼死者家的门口,廖某隔着民警,“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始终一言不发的他哭了起来。

  林某的侄子向记者表示,他至今弄不明白廖某为何要这么做。他说:“我叔对他一直很好,案发前一天晚上他还和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据他回忆,案发当天上午,他在工地上一直没等到叔叔,却等来了两人双双被害的噩耗。“太惨了,我回到家时,我叔已经奄奄一息了,手里还拿着被砍时正在穿的袜子……”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林某的侄子又红了眼眶。

  至于对廖某的印象,林某侄子的形容是“比较内向,话很少,问他一句就答一句”。

  面对媒体称“心累了”

  据警方介绍,廖某在投案自首后,称曾想过自杀,但想到还有关心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廖某到底为何要连杀两人?他当时为何迟迟不松手以致女友丧命?面对媒体的一连串问题,嫌疑人廖某很少正面回答,不是回答“不记得了”,就是以假设、反问等方式回避记者的问题。以下是记者(简称记)与廖某(简称廖)的部分对话内容:

  记:你对自己做的事情后悔吗?

  廖:当然后悔。

  记:那当时为什么会去掐女友的脖子?

  廖:如果你在那种环境下,就知道了。

  记:什么环境?

  廖:如果你跟你女友提分手,她却说太快了,不同意,你怎么办?

  记:如果不想继续下去,可以给她一点时间,慢慢疏远她,为什么会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呢?

  廖:我心累了。

  记:当时事情是怎么样发生的?

  廖:不记得了。

  记:为什么要砍女友的父亲?

  廖:都不记得了……

  当问到想对家人说些什么时,廖某流泪了,他拒绝回答一切问题,临走时丢下一句话:“不要搞得像生离死别似的。”广西新闻网记者 彭宁莉 通讯员 潘良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法治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