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法治新闻

河北隆尧斗殴案真凶难寻 警方称办错案将承担责任

2011年05月04日 09:2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河北隆尧斗殴案真凶难寻警方称办错案将承担责任
     2011年4月9日,河北,隆尧,李扬在家中诉说事情经过。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王嘉宁
4月10日,伤者张春磊(左)和“疑犯”李扬(中)不期而遇。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河北隆尧斗殴案真凶难寻

  首名疑犯因身份存疑取保,另一人失踪且无法确定是否作案,警方不排除办案存瑕疵

  去年11月28日,河北隆尧县彭村庙会上,张春磊被人砍伤,警方根据伤者和多名证人的口供,在从未找过关键物证砍人菜刀的情况下,锁定并控制了在北京打工的嫌疑人李扬。

  案件即将结案时,李扬父母拿出儿子不在场的证据四处喊冤。此后,警方、伤者和证人们的态度发生转变,铁案变成疑案。

  正当犯难之时,警方才想起另一个被多次提及的嫌疑人。据参与斗殴者的介绍,这个嫌疑人也未必是真凶。

  一桩原本简单的伤害案,成了一个悬案,当地警方称如果办错案将承担责任。

  有人打架受伤

  打工仔北京被控

  在河北隆尧,庙会算是当地的大事儿。庙会上的“传统节目”,就是打架。

  去年11月28日,河北隆尧县彭村,照例迎来一年一度的庙会。尹村镇派出所所长姜峰派了两辆警车开进庙会,目的只有一个:防止打架。

  当天下午3点左右,彭村亦城煤矿路口,20岁的张春磊看见表哥和人发生推搡,正要上前拉架,被一名男子撞了胸口,“不停地撞”,张便踢了几脚,拉着表哥快速离开。

  两人走了不到五十米,身后窜上一名男子,手拿菜刀,朝张春磊肩膀上砍了一刀,“流血了”。表哥的话还没说完,菜刀又砍向了张春磊的头部,张抱头狂奔。

  张春磊的姑父、姑妈随后赶到,将张送往隆尧县医院,砍人者乘机离去。

  住了十几天院的张春磊,身上留下两道伤疤:背上的疤10多厘米长,另一道刀疤擦着左眼划过8厘米。经伤情鉴定,张春磊轻伤。

  第二天,警察赶到医院。在做笔录时,警察问张春磊知不知道凶手是谁。张春磊回答说,是邻村大宁铺村人李扬。

  张春磊本是屯里村人,距大宁铺村不到两公里。他的邻居张瑞哲和李扬是同学,两人两年前见过两次。

  几名证人证言,均指向了李扬。甚至有一名证人自称熟识李扬,当天确实见过李现身庙会。

  姜峰说,派出所走访取证,伤者认定凶手就是李扬,并在笔录上签字:如果认错人,愿负一切法律责任。派出所两次将李扬照片与其余8人照片混在一起,张春磊等人均将手指按在了李扬的照片上。

  就这样,隆尧警方发出了通缉令。

  今年1月16日晚,在北京万寿路附近一网吧内,李扬被警方带走。在警察问讯时,李扬承认砍伤张春磊。

  李扬称,去年11月27晚坐火车前往石家庄,次日乘车到达隆尧。中午,赶到同学张瑞哲家喝酒,酒桌上还有一叫“李博川”的人。李扬和李博川酒后赶到庙会,因碰撞与人斗殴。情急之下,李扬从街边地摊上抄起一把菜刀砍人,后弃刀逃跑,当天坐车返回北京。证人张瑞哲承认,案发当天,李扬在他家喝过酒。

  李扬父母

  拿着证据申诉

  李扬的父亲李黑球,不相信儿子砍了人。

  “他一直在北京打工,根本没回来。”

  就在李扬被警方带走的当天夜里,李黑球找到派出所询问儿子被带走的原因,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没有抓错人。

  此前,李黑球曾多次向在京打工的李扬打电话询问,儿子回答坚决:始终都在北京,没离开过车铺。

  “警察连我家都没来,怎么能不调查就抓人?”得知儿子被抓消息,李黑球连夜召集亲友,第二天包车赴京,找到儿子打工地———北京海淀区太平路上的通达行汽车修理部。

  修理部老板和六七个修车工都写了材料,证明案发前后李扬始终在北京上班。

  老板杨开华坚称,李扬案发时始终在修车行,“修车的就三四个人,我每天都在这盯着。”

  另外,负责修车工中晚餐的杨开华妻子证实,案发前后,李扬每餐必到。修车行账本显示,李扬去年十一回家休假10余天,此后再无休假记录。

  修车行其他员工介绍,隆尧警方在李扬手机中发现了两张照片,拍摄时间为去年11月28日,而照片所拍场景就是修车行。

  一大把证据,攥在李黑球的手里。可是,当李黑球把材料送到派出所所长姜峰手里时,派出所长只扔下一句话:拿走吧。

  证人不敢指认

  李扬取保候审

  李黑球并不相信警方的说法,他四处喊冤,他的老婆甚至在隆尧县公安局局长面前下跪。

  情况随之发生了变化。

  伤者张春磊变得犹豫不决,不敢确认砍他的究竟是不是李扬。“当时看着有点像,听别人说是李扬,当时就说是他了。”

  与此同时,两个曾指认李扬作案的证人,也告诉记者,“记不清了”。

  此外,姜峰证实,当警务督察再次找到张瑞哲时,张也翻了供。

  更直接的证据来自伤者的母亲。

  4月10日,张春磊母亲岳芹告诉记者,曾有人托人找她,自报其子砍伤了张春磊,要求私了。岳芹告知,此人名叫郑博川,也就是李扬说的“博川”。

  “我只知道他叫博川,不知道姓什么。”今年4月9日,取保候审的李扬告诉记者,他曾听到在北京打工的发小告诉他,“博川挨打了”。

  郑博川父亲郑双红介绍,儿子头上被人砍了两个口子。

  隆尧县医院主治医生也证实,郑博川在庙会当天入院,打过破伤风,用过止血散,第二天出院。

  众人谈及的郑博川,引起了警方的兴趣。

  警方调查发现,此人名叫郑博川,与李扬同村,年龄相仿,长相相似。郑博川母亲曾打电话报警,称儿子被打伤住院。当民警赶到医院时,郑博川已出院。

  当李扬认定上出现疑问时,警方才将视线转向郑博川。不过,此时的郑博川,早已不知去向,郑家人现在不愿承认其子砍人之事。

  “铁案”出现疑点,隆尧警方通知李扬家属,李可以取保候审,“而且可以到北京打工”,网上的通缉令也被撤下。

  小案办成悬案

  疑犯至今未确定

  一个轻微伤害案,为何出现反复而疑点重重?

  按照规定,警察在接到报警后,一般需要到现场勘查,而相关关键物证也要找到。

  与上述要求相比,尹村镇派出所的办案方式确存疏漏。

  伤者张春磊亲属介绍,当天他们多次拨打派出所电话,无人接听,只得第二天到派出所报案。

  尹村镇派出所所长姜峰坚称,接警后他让伤员去了医院,他到了现场。从李扬被控制后,没有找到那把菜刀。

  上月中旬,隆尧县公安局局长吕立科告诉记者,该案原本是个普通轻伤害案件,现在办成这样,“很郁闷”。

  吕立科认为,一个轻伤害案件,如果抓住真正嫌疑人,家属一般不会到处喊冤。吕立科找到李黑球夫妇了解情况,并要求县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负责人审查该案。

  “如果真的证实是警方抓错了人,隆尧县公安局一定会认错,不仅要反思自己的错误,还会主动为李扬申请国家赔偿。”吕立科认为,案子办错了,就应该承担责任。

  而姜峰认为,彭村庙会当天,共发生7起斗殴,这些案件都在下午发生,“所里算上我就仨民警,忙不过来”。

  另外,姜峰说,北京万寿路派出所、海淀分局分别对李扬进行了预审,李扬口供与尹村镇派出所笔录完全吻合。

  姜峰还解释,按照规定,警方只能采信警方及律师的证据,对家属提供的证据不予采信,当时“快过年了”,所以没有采纳李黑球的证据。

  隆尧警方介绍,现在认定郑博川有重大嫌疑,并采取了省内临时布控。警方同时告知,现在仍不能完全排除李扬作案嫌疑。

  “不知到什么时候,李扬才能洗脱罪名。”李黑球为儿子的身份感到不安。

  郑博川去向不明,他的身份同样存在疑问。两个自称参与此次斗殴的人称,斗殴中“都没受什么伤”,这与郑博川头上被砍两个口子的说法相矛盾。

  “找到郑博川后,如果通过调查发现他也不是凶手,案子将会变得更加复杂。”姜峰摇了摇头。(记者 孟祥超)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尚初】
    ----- 法治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