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新民族主义”复辟日本帝国主义?

2013年12月03日 17:40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0)

  英国《卫报》网站11月27日刊发题为《安倍的“新民族主义”是向日本帝国主义的倒退吗?》一文,作者为西蒙·蒂斯德尔。文章称,对于将迎来就职一周年的日本保守派首相安倍晋三来说,钓鱼岛争端只是不断恶化的东亚安全环境的一个侧面——日本官方用“日益严峻”的措词来形容这种环境,而且随着中国把其不断扩张的军事、经济和政治实力投送至其历史上的边界以外,这种环境看来愈加具有爆炸性。

  日本重新变得嚣张

  文章称,一年之后的如今,安倍的表态是直截了当的:日本必须松开自1945年以来一直捆住其手脚的和平宪法束缚,有力地起来捍卫自己的利益、友邦及价值观。按照安倍表述的方式,日本将实现回归——而他所骑乘的那头猛虎则被称为安倍的“新民族主义”。

  文章指出,安倍上任以来,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高层接触被完全冻结,而围绕朝鲜问题的僵局也进一步恶化,这些都绝非巧合。

  北京和首尔政府公开承认,它们认为安倍让日本在国际舞台扮演更大角色、与东南亚邻国构建安全和防务关系,以及强化与美国的联盟的努力在本质上是危险的——这是在复辟昔日罪孽深重的日本帝国主义。

  9月份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安倍为重新变得嚣张的日本确定了一个极其广泛的全球议程。不管是叙利亚、核扩散、联合国维和、索马里海盗、发展援助还是妇女权利问题,东京都想拥有发言权。安倍说:“我要让日本成为一支和平与稳定的力量。日本将重新举起‘为和平作出积极贡献’(他的政策口号)的旗帜。”

  继而他提到了自己为复兴国家经济命运而采取的“安倍经济学”战略的初步成功,并许诺日本会“利用我们重新获得的力量和能力,不遗余力地积极参与当今世界所面临的历史挑战……”

  安倍的强硬引发了强烈的反应。韩国《中央日报》近日在一篇社论中斥责他是“日本几十年来最右翼的政客之一”。该社论还指出:“安倍在这个曾经奉行和平主义路线的国家掌权以来,日本社会弥漫着民族主义情绪。在此鼓舞之下,(右翼政客)日益回归军国主义道路……结果是,东北亚的政治局势变得比以往更加不稳定。”

  日本政府发言人佐藤六合说,安倍的假定是,在多年的克制之后,“日本现在可以和其他国家一样,做符合国际法的事”。

  安倍竭力推进他的安全日程表明,他执政的第二年会比第一年更加不平静。安全日程的内容包括效仿美国和英国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新的国家安全战略,修改防务指针,以及通过严格的国家保密法。

  滑向新的军事思维

  文章认为,在外交方面,安倍忙于拉拢亚洲邻国。在上任的第一年他就访问了东盟的全部10个成员国,他还将于12月13日在东京主持与东盟的首脑盛会,这看起来极其像是一场“反华聚会”。

  在菲律宾台风事件中,安倍在各个方面胜过北京,他派遣军队和舰船,提供慷慨的援助,这是1945年以来日本最大规模地向海外部署军队。安倍还向菲律宾提供10艘巡逻艇,帮助其防范中国“侵扰”。与澳大利亚和印度加强安全和军事合作也是安倍计划的内容之一。

  与此同时,日本官员表示,与美国的关系仍是日本安全的基石。安倍政府充分利用奥巴马的所谓“转向亚洲”战略,于10月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和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就一项修订后的协议达成一致,为“更坚定的联盟关系以及分享更多责任”奠定了基础。

  协议对中国持谨慎提防态度,提出加强在弹道导弹防御、武器研发和出售、情报共享、空间和网络战、联合军事训练和演习,以及引进先进雷达和无人机方面加强合作。

  华盛顿对安倍的强硬立场表示赞许。美日发表的联合声明说:“美国欢迎日本积极为地区和全球和平与安全做贡献的决心。”该协议体现出“共同的民主、法治、自由公开市场以及尊重人权的价值观”。但安倍的反对者担心日本滑向一种新的军事思维。

  战后重大战略转变

  文章指出,难以衡量日本民众如何看待安倍的政策,这在大体上相当于日本地区和全球参与的范围和野心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战后转变。

  对中国的反对率达到创纪录的94%,但受调查的大多数人(80%)认为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很重要。东京佳能全球研究所的宫家邦彦说,许多人坚持传统的和平主义准则,但还有许多人现在认为日本周边的局势正在迅速变化,而且难以预测。他说:“尽管安倍给人以保守的鹰派形象,但他实际上是个非常务实和明智的政客。”

  宫家邦彦说:“东亚正在上演重大的力量转移。在安倍执政和新时代到来之前,我们一直在做白日梦。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奉行和平主义,不威胁任何国家,不拥有军队,这样世界就能不打扰我们。我们生活在幻想之中。这个幻想没有破灭是由于美国盟友的存在、而非和平主义。”

  他还说:“下一代不抱这样的幻想……人们知道祈求和平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威慑许多潜在的侵略者。如果中国执意要成为一个太平洋大国,并挑战美日海上霸权,摊牌是在所难免的。”

  东京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高原明生则认为,相反的情况才适用。面对中国的崛起,日本所能采取的行动有限,而安倍的政策充满危险。他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通过外交和对话手段来修复与中国的关系。”

  他说:“从传统的角度来衡量,安倍是个狂热的右翼分子。他本质上是历史修正主义者。他很想参拜供奉着日本战争阵亡者的靖国神社。他是个民族主义者……但安倍的‘新民族主义’不会取得成功。我们生活在后工业化社会中。年轻人决不会支持他的新民族主义。”

【编辑:吴合琴】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