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也门内战:中东典型的代理战争 动荡的风暴中心

2016年06月05日 10:54 来源:解放军报 参与互动 

    3资料图:月31日消息,乌达·费萨尔出生在也门,刚满五个月大,他的体重仅仅2.4公斤,在拍完这张照片的两天之后,他因营养不良离开了人世。  

  刘剑磊 李浏瑾

  也门,这个由殖民者“人造”的国家,自从1918年脱离奥斯曼帝国独立之后就一直饱受教派冲突的困扰。由于身处中东地区逊尼和什叶两大教派的斗争漩涡之中,近年来也门的每次内战都或多或少带有代理人战争的影子。

  发端于2011年的新一轮也门内战表现得尤为明显。当年,“阿拉伯之春”结束了信奉什叶派的萨利赫长达37年的统治,而信奉逊尼派的副总统哈迪则在一场没有对手的总统竞选中获胜。加上长期累积的政治经济矛盾,也门教派冲突的潘多拉魔盒被再度打开——以伊朗支持的什叶派的胡塞武装为一方,以沙特支持的逊尼派的哈迪政府为另一方,双方展开了针尖麦芒般的斗争。

  伊朗和沙特在也门都有自己的“同宗”兄弟。伊朗现政权同也门的什叶派一直以来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在上世纪80年代,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就曾鼓舞来自也门什叶派显赫家族的侯赛因·巴德尔丁·胡塞远赴德黑兰“取经”“朝圣”。伊朗反美反以色列的主张得到了胡塞的认同。胡塞回到也门后,激进批评当时萨利赫政府的政策,并在21世纪初亲手打造了如今在也门风云纵横的“胡塞武装”。

  如果说伊朗同胡塞武装的关系还只是有些“暧昧”,那么沙特则是一手培植了也门的逊尼派。

  同时,鉴于沙特和伊朗历年来的恩怨情仇,以及双方在逊尼派和什叶派中的领袖地位,双方分别支持哈迪政府军和胡塞武装打内战就更明显带有代理人战争的意味。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5月23日,也门南部城市亚丁当天早上接连发生两起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至少50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5月23日,也门南部城市亚丁当天早上接连发生两起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至少50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

  战争初期,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率先发难,联合同属什叶派扎伊迪教派的前总统萨利赫的旧部,以势如破竹之势,迅速占领也门首都萨那,逼迫哈迪逃亡利雅得。之后,胡塞武装乘胜追击,接连攻下南部重镇塔伊兹和亚丁等,把哈迪残部压缩在东部一隅。此时沙特终于坐不住了,先是指责伊朗插手也门内战,利用“萨那-德黑兰”航线向反对派运送武装物资,随后于2015年3月26日,联合埃及、摩纳哥、约旦、苏丹、科威特等10国发起“果断风暴”行动,派遣空军的“狂风”和F-15战机越境对也门北部叛乱地区展开空袭,成功摧毁了胡塞武装的军用机场、作战飞机、防空导弹设施等关键目标,在也门上空设立了“禁飞区”。同时,沙特还将15万陆军和特种部队陈兵沙也边界,帮助哈迪军队镇压日益强大的胡塞武装。2015年12月,为进一步扩大声势,沙特还发起组织了一支由阿联酋、马来西亚等34国组成的反恐军事联盟。

  伊朗也对胡塞武装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支援。由于地理上同也门不接壤,伊朗的支援更多带有间接性。伊朗海军派遣两艘军舰开赴亚丁湾,声称为保护伊朗的航运免受海盗侵扰。同时,为缓解胡塞武装的压力,伊朗还向联合国提交了4点和平计划,呼吁终结空袭行动,以期建立以什叶派为主导的“有包容性的全国统一政府”。

  几年来,动荡的也门既像一个急速旋转的风暴中心,将一个又一个国家拖入漩涡,同时也像一个纷乱的棋盘,吸引沙特和伊朗这两个中东地区最大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国家纷纷在此纵横博弈。其实,外部势力强行干涉也门局势,犹如抱薪救火,只会使局势愈演愈烈。这一场代理人战争还远未看到终点。

【编辑:孟湘君】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