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英国脱欧后首个停战纪念日:红罂粟有些刺眼

2016年11月05日 09:27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 

  每年11月11日一战停战日前后,英国人都会在胸前戴上一朵红罂粟,缅怀阵亡将士。这一习俗已经延续近百年,但今年的红罂粟看起来也许有些刺眼。

  这是英国选择“脱欧”后的首个一战停战纪念日。英国国内不断升温的右翼思潮和反移民情绪让“英国人”与“外来者”的身份差别更加敏感。

  在世界上移民最多的城市之一伦敦,平时很难区分那些“金头发、蓝眼睛”的老外,哪个是英国人、哪个是波兰移民。进入11月,那朵小小的红罂粟将“地地道道的英国人”从人群中标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限制移民问题成为英国“脱欧”主要议题的大背景下,“主人”与“客人”之间不言自明的尴尬。

  英国最近辞职的外国人似乎多了起来。“脱欧”的选择以及让不少在英国工作的外来者重新思考留在这里的意义。

  最新的离职者中包括位于伦敦、全球最大的艺术与设计博物馆英国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馆长马丁·罗特。罗特是德国人,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个非英国籍的国立博物馆馆长。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此前也因支持英国留欧受到巨大压力,一度传出提前离职的消息,直到最近才逐渐平息。卡尼来自加拿大,是英国央行300多年历史上首位外籍行长。

  英国媒体在报道两人的去留问题时,同时使用了一个词——“幻灭”。“脱欧”将改变英国与欧洲、与世界的关系,也将改变这些“客人”的命运。

  罗特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他出生在二战后的德国,祖父死于一战,叔叔死于二战。在父母的支持下,罗特拒绝参军。欧洲对他而言代表着和平与合作、自由与开放,而目前英国的政治环境在他眼中正与此相反。

  罗特发现,欧洲变了。在德国,反对难民到来的示威者将绞刑架抬到城市的博物馆和歌剧院门前;在英国,外国人签证申请正变得困难。罗特愤怒了。曾经执掌多家博物馆的他决定要做出改变。

  罗特不愿对“脱欧”后英国的排外情绪视而不见,不愿钻进“象牙塔”假装对政治不感兴趣,他说这不是博物馆的启蒙精神。他认为,在博物馆工作,不只是在管理过去,而是在掌握未来,通过对历史的了解,展示给下一代人他眼中的未来。博物馆存在的目的是让人通过了解不同文明变得更宽容,而目前英国的政治气氛与这一初衷背离。

  英国历史上就以开放、包容为荣,外国人也成为英国一度繁荣发展、引领世界不可或缺的动力。从亨利·詹姆斯到T·S·艾略特,从弗洛伊德到马克思,从威廉三世到菲利普亲王,这些“外国人”帮助塑造了今天的英国。而如果没有外籍劳工,英国经济发展恐怕也难以想象。

  罗特说,自己5年前接受英国政府的邀请来做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馆长时,认为英国能把这一职位交给德国人,让他受宠若惊。但现在,罗特认为他不能在英国以德国人的身份反对“脱欧”,只有选择离开,并表示希望他的离去能引起一场讨论。

  “你是要做个殉道士吗?”记者问罗特。

  “某种程度上是吧。”他回答。

  不知道在罗特看起来,今年英国人胸前的罂粟花是不是会比往年更扎眼,是不是多了一份民族主义的味道。(桂涛)(新华社专特稿)

【编辑:郭炘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