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93岁革命老战士葛力格忆抗美援朝:送我的白马去战场

93岁革命老战士葛力格忆抗美援朝:送我的白马去战场

2020年10月23日 14:36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93岁革命老战士葛力格忆抗美援朝:送我的白马去战场
    葛力格老人骑马留影。受访者供图

  中新网乌海10月23日电 题:93岁革命老战士葛力格忆抗美援朝:送我的白马去战场

  作者王鸣远

  “我是内蒙古骑兵5师15团白马连的连长,经内蒙古军区讨论决定,三支队白马连首先参与抗美援朝战争。”谈起往事,93岁高龄的葛力格仍然思路清晰。

  葛力格曾是内蒙古骑兵16师(后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5师)的一名战士,抗美援朝时期,曾为朝鲜战场多次运送和调训战马,支援前线。

图为葛力格老人年轻时照片。受访者供图
图为葛力格老人年轻时照片。受访者供图

  父母早亡,部队收留了我

  葛力格1927年出生在内蒙古通辽市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父母在他8岁时死于日军的细菌战,失去双亲的他只能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16岁参加解放军,19岁加入内蒙古骑兵16师,他戎马半生的骑兵生涯就此开始。葛力格参加过解放绥北、大同、张家口等战役,1986年光荣离休,为革命立下战功。

  “我父亲常说,是部队改变了他的人生,部队培养的恩情他一辈子都报答不完。”葛力格最小的女儿葛红英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图为葛力格老人现在照片。受访者供图
图为葛力格老人现在照片。受访者供图

  送我的白马去战场

  抗美援朝战争之初,志愿军的装备还是“小米加步枪”,重型枪炮和后勤物资急需军马驮运。

  于是一批内蒙古骑兵部队中经验丰富的战马被送往抗美援朝战场,葛力格的战马就在其中。

  尽管心中有万般不舍,葛力格依然决定把自己的白马送上战场,“抗美援朝我第一个拥护,第一个捐马。别说是捐马,需要我,我也去!”回忆起陪伴自己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战友”葛力格泣不成声。

图为葛力格老人全家福。受访者供图
图为葛力格老人全家福。受访者供图

  铁马冰河入梦来

  告别了心爱的战马,葛力格所在的部队接到新的任务--继续为朝鲜战场输送战马。

  “从牧区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购买的生马,训练好之后再送到前线。”时间紧,任务重,葛力格和战友们丝毫不敢懈怠。

  “接1000匹马,拉回来还得调整。成天训练马,戴笼头,戴辔头……”葛力格回忆道。

  数万匹训练好的军马分批次送到了朝鲜战场,葛力格和战友们也陆续听到了战场上不断传来的好消息,直到1953年7月,抗美援朝胜利结束。

  “都没回来,都战死了,梦里头想……”葛力格没有等到他最心爱的白马,但白马常常还会在他的梦里,与他相逢。

  “梦里头想”短短四个字承载了葛力格一生的眷恋和遗憾--他的白马没有回来。

  戎马半生,归来布衣

  一件绿军装上,别着十几枚奖章,解放战争奖章、中国人民八一奖章、解放华北奖章、解放东北奖章、解放内蒙古奖章……每一枚奖章都见证了葛力格老人戎马半生的贡献。

  回归和平年代,葛力格老人为建设内蒙古默默奉献。1965年,葛力格举家来到乌海市海勃湾区支援西部建设,成为内蒙古第一通用机械厂建设大军的一员。当年,该厂仅用1年零4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建厂工作并造出了第一支步枪。

  “我父亲经常教育我们要踏踏实实做人,不能危害社会。”提起父亲的教育葛红英说。

  退休多年,葛力格依然保留着每日学习的习惯,时刻心系国家。“我天天看报纸,看国家的新制度。我九十多岁了,能看见抗美援朝胜利70年,我特别高兴。”葛力格如是说。(完)

【编辑:陈海峰】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