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观察|“东伊运”为什么是盖棺定论的恐怖组织?

观察|“东伊运”为什么是盖棺定论的恐怖组织?

2021年06月15日 12:29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东西问)观察|“东伊运”为什么是盖棺定论的恐怖组织?

  中新社北京6月15日电 题:“东伊运”为什么是盖棺定论的恐怖组织?

  中新社记者 杨程晨

  2020年底,美国联邦政府官方日报《联邦纪事》公布信息,时任国务卿蓬佩奥于10月下旬撤销此前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决定。

  关于“东伊运”组织性质的认定,美国在其本国遭受恐怖主义严重打击的2001年“9·11”事件后表现积极,并与中方达成共识。次年9月,美方将其列入“特别指定全球恐怖分子”名单,两年后美国务院又将其列入“恐怖分子排除清单”,防止其成员入境。

  然而时过境迁,世人有必要回溯所谓“东突厥斯坦”的由来和“东伊运”的历史,清晰认知其恐怖主义属性。

2013年6月26日“东伊运”在新疆等地暴恐袭击画面

  所谓“东突厥斯坦”不是中国的地理名称

  2019年中国发表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指出,中国历史上从未把新疆称为所谓“东突厥斯坦”,更不存在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国”。18世纪至19世纪上半叶,随着西方对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各种语言的划分,一些国家的学者和作家频繁使用“突厥斯坦”一词,指代天山以南到阿富汗北部,大体包括新疆南部到中亚的地域,并且习惯以帕米尔高原为界,将这一地理区域分为“西突厥斯坦”和所谓“东突厥斯坦”。

  日本神户大学研究生院国际文化学研究科教授王柯在其著作中曾提到,有资料证明,直至20世纪20年代初,维吾尔族民众还未将这个地区称作“东突厥斯坦”。到了上世纪30年代,部分史料开始出现“东突厥斯坦”一词,王柯判断,这应该与当时成立的所谓“东突厥斯坦国”有关。

  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启讷日前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不管是“突厥斯坦”“东突厥斯坦”以及“西突厥斯坦”的概念,“这个名称从来都不是中国新疆本身的地理名称”。

图为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启讷
图为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启讷

  中国官方白皮书亦指出,19世纪末20世纪初,“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思潮传入新疆以后,境内外分裂势力将这个地理名词政治化,将其内涵扩大化,鼓噪所有使用突厥语族语言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联合起来,组成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国”。所谓的“东突厥斯坦”论调,成为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国外反华势力企图分裂中国、肢解中国的政治工具和行动纲领。

  “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发生在1933年。吴启讷将其称之为所谓“东突厥斯坦”概念的政治化。王柯指出,经过“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所谓“东突”这个地名渗透进入维吾尔语中。从具有强烈“独立”意识的口号中可以看到,“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本质就是要分裂中国。

  吴启讷强调,新疆维吾尔族拥有自己的民族传统,这与所谓“原教旨主义”不一样。“东伊运”活动一开始便诉诸激进的民族主义、分离主义,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主张的政治化要求是中国化的伊斯兰教信仰所没有的。

  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原所长厉声曾在受访时指出,很长一段时间,“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的存在以及维吾尔族历史被歪曲,导致一些人“思想里面的意识形态不容易被清理掉”。梳理历史可知,所谓“东突”的恐怖主义不是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才形成的,“而是历史遗留问题,是旧中国遗留下来的后患”。

资料图:反恐演习大型装甲机车上阵。柯大为 摄
资料图:反恐演习大型装甲机车上阵。柯大为 摄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形成与发展

  “东伊运”最早由一批所谓维吾尔宗教与知识人士在20世纪40年代创立,20世纪50年代,其一系列武装行动被挫败,领导人被逮捕。1979年,“东伊运”领导人之一出狱,并在新疆叶城地区秘密进行一系列“地下讲经”活动。在参加“讲经”的学生中,来自喀什叶城县的艾山·买合苏木,后来成为“东伊运”的所谓重要领导人。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郑亮向记者介绍,1990年,“东伊运”在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巴仁乡发动武装暴乱。暴乱平息以后,艾山·买合苏木被逮捕判刑,1997年出狱后离开新疆,两年后与他人一道改组了“东伊运”。改组后“东伊运”的意识形态不再强调在新疆建立“根据地”,而是更强调与中国以外的非维吾尔力量联合。

  2003年,艾山·买合苏木在一个“基地”组织的据点被巴基斯坦和美军的联合清剿行动击毙,阿布都·哈克接任领导“东伊运”。2010年,阿布都·哈克被美军的无人机空袭炸伤,暂时退出领导地位,阿布都·沙库尔接任。2012年,阿布都·沙库尔也死于美军无人机空袭,阿布都拉·曼苏尔接任。就在2002年,美国把“东伊运”列入全球恐怖组织名单后不久,联合国也将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2014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赴北京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前夕,对早前在昆明和乌鲁木齐发生的恐怖袭击中的死难者表示哀悼,并表示:“像‘东伊运’这样的恐怖组织,不应该在中国周边的失控地区有立足之地”。

  大约在2000年,“东伊运”开始以“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的名称对外活动。事实上,TIP和“东伊运”是一个组织。

  2015年,有香港媒体罕见地采访到“东伊运”的所谓领导人之一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亚甫泉在访谈中对改名的原因进行了确认。郑亮认为,“东伊运”在2000年之前追求的主要目标是分裂中国新疆,更名后不但企图分裂中国,且在此基础上演化出所谓“圣战”的内容。

  郑亮强调,“东伊运”/TIP直接去掉了“共和”两字,更充分说明其意识形态的宗教极端主义性质。在资金来源方面,印度前高级安全官员拉曼认为,其经费来自中东及中国周边。

  国际制裁名单共识,足以将“东伊运”盖棺定论

  由中国国际电视台制作的英文纪录片《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曾在2019年引起热议。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法学院(国家安全学院)院长舒洪水对中新社记者说,“东伊运”意在通过恐怖手段分裂中国。“东伊运”和“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之间在“分裂”目标、“宗教”旗帜、境外支持、暴力手段、组织机构、成员等方面存在继承关系。

图为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法学院(国家安全学院)院长舒洪水
图为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法学院(国家安全学院)院长舒洪水

  舒洪水表示,“东伊运”在2008年之前主要袭击范围在新疆,先后制造了乌鲁木齐火车站仓库爆炸纵火案、新疆和田市爆炸案、新疆新和县开枪杀害民警案等一系列暴力恐怖案件。2008年后,“东伊运”将袭击范围扩展到中国多个省份,暴力手段不断升级,危害程度不断加深。

  当前,“东伊运”正把东南亚视为袭击中国海外利益的首选地,东南亚正由所谓“东突”过境通道沦为暴恐战场。舒洪水说,中国西南边境地区与东南亚国家的组织偷渡活动主要是境外“东伊运”组织在幕后操纵指挥,极力传播宗教极端思想,蛊惑煽动民众出境参加“圣战”,为其补充力量。2015年,先后在越南、泰国发生过“东伊运”分子偷渡后枪杀越南军警以及曼谷四面佛爆炸暴恐案件。

  作为国际上所谓“圣战”主要力量,“东伊运”连年的恐怖活动暴行早已引起国际社会高度担忧。欧盟、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俄罗斯、土耳其、阿联酋、英国等设立的恐怖组织制裁名单纷纷认定“东伊运”为恐怖组织。舒洪水认为,累累恶行与国际认定共识,足以将“东伊运”的恐怖组织性质盖棺定论。

  “事实上美国将‘东伊运’撤出恐怖组织名单已不止一次。”舒洪水说,美国单方面否认“东伊运”的恐怖组织性质,公开为“东伊运”组织洗白,是典型的在反恐问题上“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他强调,美国的种种行为充分暴露其在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的虚伪本质和对恐怖组织“合则用、不合则弃”的丑恶嘴脸。将恐怖组织认定与反恐合作变为遏制他国的工具,借“东伊运”搅动新疆地区乃至中国国家安全局势,“以恐遏华”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完)

【编辑:孙静波】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