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杨白劳"们的新年:没人高吭爱上不回家的人——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华文报摘
    日本"杨白劳"们的新年:没人高吭爱上不回家的人
2010年01月03日 11: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中新网1月3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3日刊发蒋丰的文章《日本年夜的“杨白劳”最怕新年后》,该文向读者介绍了日本政府对无家可归人员新年的处置方案,让作者感到震惊的是,在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日本,如今还有年夜无家可归或者有家不能回的人。对日本的这些“杨白劳”,没有人会高吭出《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这首歌曲的。

  文章摘录如下:

  我这一代中国人是看着《白毛女》长大的。尽管现在的中国年轻人对《白毛女》的认知发生了变化,认为杨白劳欠钱不还还四处躲避有点“老赖”的味道,但杨白劳大年之夜有家不能归的事情给我的脑海、心灵都留下深深的印痕,也不会因为年轻人看法的改变而抹煞了。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在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日本,如今还有年夜无家可归或者有家不能回的人。对日本的这些“杨白劳”,我看没有人会高吭出《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这首歌曲的。

  石原慎太郎主政的东京都政府在国立奥林匹克纪念青少年综合中心设立“公立派遣村”。2009年12月31日的“除夕”夜晚,大约有700无家可归者在这里住宿。由于超出了原先预计的500人的定额,东京都政府追加开放了另一栋设施。

  一名来自日本新潟县的51岁男子从12月28日开始就早早地入住进“派遣村”。2008年年底,他因为被食品厂解雇,就在东京日比谷公园的“过年派遣村”过的年。离开派遣村后,他一边领取最低生活费,一边租房居住。2009年8月份无奈离开住所后,就辗转流浪在各家网吧。2009年年底不得不再次进入“派遣村”。一个人,连续两年的“除夕夜”在“派遣村”里面度过,个中辛酸,唯有自知。他告诉媒体记者:“在故乡还有一个85岁的老母亲,所以自己还不能去死。希望利用住在这里的时间重新考虑人生规划”。

  12月28日开“村”的那一天,日本副首相兼国家战略担当相菅直人等官员视察了这里。1月1日,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又率领着副首相兼国家战略担当相菅直人等人视察了这里。鸠山主要是倾听,同是抨击了官僚主义。他特别提及向职业培训中的失业者支付生活费的厚生劳动省的“紧急人才育成•就职支援基金”,激动地表示“好像政府部门说要等到5月、6月才能办理。让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的人等上半年实在是太残酷了”,要求抓紧办理支付手续。在视察以后,鸠山对记者表示:“感受到了失业者等因为无法获取自己真正希望得到的信息而产生的焦躁情绪。”

  这些景象,让人看到日本政府部门的确是想按照鸠山倡导的“友爱”精神营造一个“友爱”的社会环境。但是,按照规定,这700多人到1月4日就要搬出去了,因为这里只是在“过年”的时候提供免费食宿。那么,接下来呢?据说,民间人权团体已经举行集会,呼吁“不要让入住者重返街头”。日本厚生劳动大臣长妻昭也表示,“正在准备1月4日以后也可以居住的设施。”这些,有点像是“远水”。

  实际上,并不是东京所有的无家可归者都来这里居住了。我在东京副都心池袋的一个小公园里面,就看见十几名无家可归或者有家不能回的“浮浪者”天天在那里相聚。他们,或者已经是自我放逐了。

  写到这里,接到一位华人朋友的电话。她说自己的日本老公今年年初被公司解雇了。然后,每逢周末就去“居酒屋”打工。但是,常常是要去打工的时候,“居酒屋”来了电话,说是“日子记错了,你今天不要来了”。日本老公也爱面子,不和妻子说这些情况,到打工的时候仍然出门,但不是去打工,而是四处溜达了。就这样,年底老公没有回家,她急得在电话里面哭……

  我只能安慰她,但我知道,日本又多了一个“杨白劳”。

    ----- 海外华文报摘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