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高球场水费达40倍多数亏损 运营者还在扛着(3)

2015年01月19日 09:0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在这样权力庇护的背景下,从进入中国便面向高端的高尔夫被涂上了神秘的颜色。“什么人才能进行高端消费?”政策屡禁不止下的暧昧,以及中国高尔夫球场“私人俱乐部”的性质,让“腐败”在高尔夫运动私密性特征的背后有了被“猜想”的空间,“一张会员卡动辄十几万元或几十万元,官员自掏腰包,恐怕难以消费。”晓磊曾是南方某一线城市一高尔夫俱乐部的行政人员,没辞职前,他总在想“高尔夫哪儿来那么多标签?”晓磊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浪费”、“占用耕地”和“污染”等问题,“其实业内也有一些解决办法,比如很多球场实际上是建在垃圾场上的,自然条件差,改造成本还高;另外,对污染问题,如果选择进口合格的农药,实际造成的污染和想象并不一致。球场靠草吃饭,污染过于严重,饭碗也就砸了。”但全国五六百家球场,是否都能按规矩行事,晓磊表示怀疑。于是,在2014年感受到政策的凛冽后,他决定离开高尔夫行业,“反腐肯定存在官员因此落马的情况,环保也势在必行,所以,整改之后,能规范很多行业行为,也许以后会是一个不错的市场”。

  霹雳政策呈现“史上最难”时刻

  “中央政府2004年后多次联合发文整顿高尔夫球场,一直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直到落实“八项规定”严厉反腐,政策才落到实处。”前文所及那位有20年运营体验的业内人士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高尔夫是一个体育项目,但球场管辖却涉及体育、工商、发改委、国土资源、环保、水利、林业等十多个主管部门,“长期以来,谁都能管,谁都不管。”而业内,行业规则的明确更是只能追溯到上世纪那个“该不该限制”的时期——8万字、两个月,1996年,由崔志强翻译的第一本中文简体版高尔夫规则出版,而当时赞助印刷的是香港著名影星曾志伟,“5000册全部免费赠送,标志着高尔夫活动有‘法’可依”。

  让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印象深刻的是,“对大型国企和政府官员到高尔夫球场的活动监督趋严”。“不准获取或享受各种形式的高尔夫球会员资格”、“不准用公款公物或在办公时间打高尔夫球”,2014年年底,广东省纪委、省监察厅率先印发《关于严禁党和国家工作人员违规打高尔夫球的通知》,对现职党和国家工作人员违规打高尔夫球作出了“九个不准”的规定。

  作为高尔夫球场的主要消费群体,对国企和政府官员行为的规范,直接导致了球场生意的跌堕,“现在最好的时候,只有原来的40%。”某高尔夫俱乐部高层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现在算得上是最难的时候。”

  这种“低气压”自2014年年初便悄然形成:国土资源部发文严禁在流转农地上建设高尔夫球场;国家发改委等11部委联合发文,将面临清理整治的高尔夫球场划分为取缔、撤销、退出和整改4类;国家林业局盘查非法林地侵占等;同时,高尔夫球场还登上浙江禁止用地榜单,进入北京特殊用水行业及禁建目录。而真正涉及“动土”的整改行动更是遍及广东、四川、上海和北京等高尔夫球场集中的省市。

  “5月北京水费涨价对高尔夫球产业的影响,在8月出台的《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尽管前述业内权威表示,整治球场,大多以整改为主,“应该是暂时关闭,有水的问题、环境问题或者土地问题,解决完问题还能继续,大部分不会彻底关门”,但行业内的紧张氛围早已如霾四伏,“国家层面的政策反映的是‘规范发展’的大势,30年了,让行业经历一次洗淘未必不好,如果要确立更健康的高尔夫产业发展模式,清理整顿是非常正确的,是时候了。”

  

【编辑:孙建永】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