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剧进入提质增速期 题材、品质等方面均有发展

  过去一年中国网络剧进入提质增速期,题材、品质、模式等方面均有发展——

  驶入高速道的中国网剧下一站,精品化

  ■本报首席记者 黄启哲

  回首过去,恐怕没有哪一年的中国网络剧,会像2020年这样,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格局。盘点过去一年播出的国产网络剧,从总量到题材、从综合水准到模式探索,都迈上更高台阶。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芒果TV四大平台共上线360余部网剧,较去年同期增幅达33.3%。题材上,网络剧不再满足于单一的古装剧和网络文学IP改编,而是出现更多现实题材的探索。而在口碑品质上,2020年国产剧豆瓣评分前十位中,有六部为网络剧。而网络制作播出平台的兼容性,也让网络剧制作模式、呈现形式出现新的面貌,十余集体量的短剧在上半年让人惊喜,独白剧、互动衍生剧等也丰富了互联网观看体验。

  高速发展的同时不能回避的问题也不少,在视频平台的亏损压力和“去库存”之下,去年下半年热门网剧质量明显参差不齐。业界普遍认为,进入提质增速期的中国网络剧,如何在转折之年保持优势,补齐短板,需要视频网站平衡好流量收益与价值引领的天平,从而让市场健康良性发展。

  小众出圈刺激创作者不断拓宽网络剧的题材模式边界

  要说2020年风头最劲的网络剧题材,非“悬疑”莫属。从年初《唐人街探案》网剧版吹响集结号,到年中《隐秘的角落》《摩天大楼》《白色月光》的井喷式爆发,再到年末的《潜梦追凶》,评分均普遍高于其他网络剧。凭借对案件抽丝剥茧的严谨推理和叙事风格的独树一帜,这些作品成功让昔日小众的悬疑题材,成为网络剧市场的“硬通货”。

  令人欣喜的是,网剧在现实题材的开拓上不止“悬疑”一枝独秀。青春剧中,《风犬少年的天空》《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让校园故事走出富家子弟与灰姑娘的遐想。前者在重庆山城上演高考前的奋力一搏,后者则让东北女孩“时空穿越”尝试与妈妈做朋友,充满地域气息的生活细节,让网友直呼“真实”“有代入感”。而成年人的情感世界搬到网络,也不再只有婆媳伦理、职场精英恋爱的惯常套路。优酷制作播出的网络剧《叹息桥》,一改传统港剧紧凑表达,其通过POV(视点人物叙事手法),耐着性子以男女主人公各自的视角拆解同一个生活日常,展现记忆偏差的同时,触及到人性深处。

  题材上“小众出圈”的同时,2020年的网络剧也在模式上给出更多想象力。作为独白剧,《听见她说》从主创到故事全部围绕女性展开,每集以一位女演员的独白撑起剧情,展现容貌焦虑、大龄单身等当代女性的生活痛点。而《明星大侦探互动衍生2之目标人物》则干脆让观众体验了一把角色扮演游戏与影视结合的全新玩法。

  “更新的东西一定需要锐气,需要破局的心思,需要新人去闯。”正如《隐秘的角落》总制片人何俊逸所说,小众破圈的背后,是来自影视新鲜血液的破局创新力。盘点这些题材、模式各异的作品,会发现其“小众出圈”成功的通行密码——新人、短剧、风格化。剧集长度上不超过24集,不少集中在10集的规模。而从主创来看,这些网络剧或是导演处女作,或大胆起用没有流量加持却朴实清新的新人演员,但这并不妨碍作品呈现出极强的风格。不管是《隐秘的角落》中不断被观众挖掘出的道具镜头“彩蛋”,还是《叹息桥》中几乎可以细化到每一帧的摄影构图,都能感受到主创对待网络剧的匠心与诚意。

  告别“顽疾”、谨慎“去库存”才能迎来转折

  然而,去年上半年网络剧带给观众的惊喜有多大,下半年剧集质量和作品带来的失望就有多少。◆下转第四版(上接第一版)网络IP“大女主”古装剧《燕云台》看似题材宏大制作精良,却仍然摆脱不了“玛丽苏”式剧情,演员演技僵硬甚至抠图替身也频频穿帮,遭到观众诟病。同样的,经典改编或老剧翻拍也不尽如人意,不是像《鹿鼎记》一样“魔”改剧情,就是如《情深缘起》被质疑过多 “注水”。前段时间,两部“流量偶像+IP改编”的青春古装剧《狼殿下》和《有翡》在粉丝骂战中开播,更是早早模糊了剧集观赏的焦点。

  这些网络剧的“翻车”,归根结底是情节注水、粗制滥造、悬浮改编和IP盲目制作的“旧疾复发”。为何在提质增量年,顽疾却集中在去年下半年冒头?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与平台、制作方面对盈利压力所进行的“加速去库存”有关。比如饱受争议的《狼殿下》实际是2017年的“积压剧”。而2016年开拍的《雷霆战将》则一口气踩下长度注水——45集、制作匆忙——拍摄仅120天、不尊重史实——造型剧情荒谬等多项雷点。受疫情影响,新剧来不及开拍,然而网络播出的需求不减反增,因而给予一些库存积压的问题剧“抓紧出货”的机会。然而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管是《鹿鼎记》跌破3分引发网友“群嘲”,还是《雷霆战将》开播五天即遭下架,都印证着观众的选择——优胜劣汰,劣质作品已几无生存空间。

  提质增速的转折之年,为小众精品出圈感到振奋的同时,必然也将经历壮士断腕的转型之痛。据统计,去年6至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的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剧目公示总数为330部,仅为前年同期的76%。有人将其归因为疫情影响,然而换个角度来看,相比于早前几年视频网站为争取市场份额,通过竞价囤积大IP、起用流量演员和加速推进项目的盲目热潮,减少的数字,或也预示着行业正有意识为此前的过剩产能和流量虚高淬火。

  “内容产业已经进入匠心消费的高溢价时代”,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给出的判断,或许印证着,资本和平台越来越意识到那个朴素的真理,当在线内容消费市场逐步扩大,只有精耕细作、品质上乘的内容才能打动用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