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 道: 首 页|新 闻|国 际|财 经|体 育|娱 乐|港 澳|台 湾|华 人|留 学 生| 科 教| 时 尚| 汽 车
房 产|图 片|图 片 库|图 片 网|华 文 教 育|视 频|商 城|供 稿|产 经 资 讯|广 告|演 出
·中新网09年广告招商
·中国新闻网聘财经编辑
·中国新闻网聘媒介经理
·全球华侨华人网上家园
·参与it消费调查赢大奖
·中新网诚聘网站工程师
·中国新闻网聘客户经理
·中国网络新闻主流源地
■ 本页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体育新闻
关键词1: 关键词2: 标题: 更多搜索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有人离境有人住进精神病院 都灵兴奋剂疑云未散

2006年02月27日 09:00

  好比白璧微瑕,好比一颗美人痣,又好比一只苍蝇掠过屏风上的名画———在奥运的历史上,兴奋剂事件从来不是“稀有物种”,但它很少会像2006年的都灵冬奥那样,占据舞台的中心。

  其实都灵并非一届兴奋剂泛滥的奥运会,真正确凿的兴奋剂案件,其实只有两起。但是,当奥地利滑雪教练迈尔驾着车,疯狂奔驰在欧洲白雪皑皑的森林中,然后再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之后,一起“兴奋剂疑云”(注意,至今它仍是“疑云”,因为奥地利队无人药检阳性),正从所有金牌选手那里,抢走世界的关注。

  意大利打击兴奋剂的严刑峻法、“精神病教练”迈尔、日益高超和复杂的服药技术……种种因素,最终导致“奥地利兴奋剂疑云”变成都灵2006的“大事件”之一,如本·约翰逊与1988年的汉城奥运那样———如影随行,叫人难忘。

  “牢狱剑”高悬下的新现象

  某一个清晨,你或许会在都灵机场,看到匆匆登机的佩列娃;某一个夜晚,你或许会在都灵的边境线上,目睹奥地利选手驾车向边境线狂奔。从来没有一届冬奥会,像都灵2006那样令某些人胆寒。这一切,都因为意大利特殊的法律:服用兴奋剂是犯罪行为,最重可以判处3年有期徒刑。

  在奥运会的历史上,兴奋剂问题第一次面对高高悬起的“牢狱之剑”。虽然国际奥委会事先跟意大利方面打了招呼,对于冬奥期间发现的兴奋剂运动员,只予以驱逐出境,不进行刑事审判,但这依然不能阻止“疑似违禁者”噤若寒蝉,在一个个拂晓或者深夜,逃离“恐怖”的都灵。

  的确,意大利前所未有的反兴奋剂手段,给服药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心理震撼。但是,它也带来了一些奥运会上的“新现象”:比如,警察两次夜袭一个代表团的营地,运动员疯狂逃离奥运会,教练员为逃避审判不惜躲进精神病医院……

  很多人拍手称快,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至今,奥地利队依然表示,他们支持反兴奋剂,但是绝不支持警察突然搜查他们的营地;在10名滑雪选手被查出“清白”后,他们要求一些比赛重赛。

  “精神病”迈尔捅破窗户纸

  像一块重重砸下的石头,当迈尔和奥地利队员在警察的追击下,向国境线狂奔时,“都灵无药”的一池春水被彻底弄皱。“药物教练”迈尔的身世,以及过去一周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矛盾,似乎正在若隐若现地直指某层窗户纸背后的秘密———奥地利队的秘密,甚至是国际冰雪界的秘密。

  从来没有一个“药物教练”,像迈尔那样猖狂而口无遮拦。据德国和奥地利媒体报道,这个8届奥地利全国冠军,在1999年带队获得世锦赛冠军之后,就因为口无遮拦而“得罪了某些人”。四年前盐湖城冬奥会,在房间内发现血液回输系统,被国际奥委会禁赛8年后,他的“爆料”更猛:“越野滑雪比赛根本就不存在没有兴奋剂的净土,我不会向任何人隐瞒自己的观点。”

  当然,你可以把他认为只是一个“药物教练”的拙劣辩护。但是,奥地利滑雪队在短短一周对迈尔态度的大转折,却是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解释的谜题。如果奥地利代表团认为他确实怂恿了队员服药,那么为什么还带他来都灵,还让他住在奥运村?如果认为他是清白的,那么在都灵警察搜查之夜,又是谁向迈尔通风报信,迈尔又为什么要驾车狂奔?如果迈尔确实什么也没干,那么奥地利冬季两项与越野滑雪协会主席甘德勒说,两名逃回国的奥地利选手可能“使用了不正当的竞争手段”,又如何解释?难道奥地利队还隐藏着其他的“药王”?

  所以,虽然奥地利代表团被抽检的10名滑雪选手,最终结果统统为“阴性”;但国际奥委会依然在坚持:一切并没有结束。美女发言人戴维斯的那句话耐人寻味:“哪怕我们没有查出他们药检阳性,只要我们发现奥地利选手有服药的企图,我们依然将对他们处以禁赛。”

  从未有过如此多的疑云

  兴奋剂疑云,多如牛毛的“疑云”。在都灵,它制造的曝光率和兴奋点,远远要高于“药检阳性”。从开赛时的12名滑雪选手血红素超标,到冬奥期间的“夜袭奥地利”事件。疑云一次次让人兴奋,又总是随着一张张“阴性报告单”,最终消弭于无形。一切,真的只是误会吗?

  有人不愿放弃追缴。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主席庞德就是一个。时至今日,这个固执的老头依然坚信一点:在12名血红素超标的滑雪选手中,一定有人真正服用了禁药,绝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脱水选手”同时出现在都灵冬奥。

  怎样解释一夜间冒出的那么多“脱水”选手?又怎样解释奥地利滑雪队房间里那成堆的注射器和药片?都灵冬奥正在带我们走进一个新的时代:随着医药研究水平的提高,各种掩盖兴奋剂痕迹的药物,也正越来越成熟、越来越能“仿真”人体的异常反应。反兴奋剂运动,远远不是一句“严惩”那么简单。

  都灵冬奥落幕,反兴奋剂事件却还没完。从“疑云”到“阳性”,这层窗户纸,正变得越来越难捅。

  冬奥兴奋剂事件大事簿

  -2月10日8名越野滑雪选手被查出血红素超标,疑似服用兴奋剂,国际奥委会决定对他们处以“禁赛5天”的处罚,以观后效。

  -2月12日又有4名越野滑雪选手被查出血红素超标,“禁赛5天”人数增加到12人。

  -2月14日巴西雪车选手桑托斯由于药检不过关,被驱逐出都灵奥运会回国。

  -2月17日俄罗斯选手佩列娃因为药检阳性,被禁赛两年,取消银牌。她当即返回俄罗斯,并在随后宣布退役。

  -2月18日意大利警方突袭“涉药教练”迈尔藏身的奥地利队营地,在营地内搜查使用兴奋剂证据。事先得到消息的迈尔,趁夜驾车逃脱,但在奥地利境内撞车被抓获。他因“有自杀倾向”,被关进精神病院。奥地利队随后宣布解聘迈尔,并与之断绝关系。

  -2月20日意大利警方再次突袭奥地利滑雪队营地。两名奥地利选手佩纳和洛特曼恩在警方搜查时驾车逃回国内。

  -2月21日奥地利冬季两项与越野滑雪协会主席甘德勒承认,逃回国的两名奥地利选手可能“有问题”。

  -2月23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在奥地利营地中搜出注射器和药片,但成分不明。同时,由于涉嫌窝藏兴奋剂证据,一名奥地利选手被意大利警方扣留。

  -2月24日国际奥委会宣布,他们抽查的10名奥地利滑雪运动员,血检全部呈阴性。奥地利代表团因此提出强烈抗议。“涉药教练”迈尔表示,正在考虑以诽谤罪,起诉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

  “我们支持反兴奋剂事业,但我们无法接受这种做法。这简直就是一场抢劫。要知道,我们明天还要比赛。”

  ———奥委会秘书长海因策,于意警方第一次夜袭奥运村之后说。

  “哪怕我们没有查出他们药检阳性,只要我们发现奥地利选手有服药的企图,我们依然将对他们处以禁赛。”

  ———国际奥委会发言人戴维斯女士,回答关于搜查奥地利队营地的问题。

  “他们担心意大利法律会惩罚他们,所以决定还是回家为妙。”———奥地利冬季两项与越野滑雪协会主席甘德勒承认,逃回国的两名奥地利选手可能“有问题”。

  “我生怕在意大利怎么也洗不清自己,这样我就完了。在害怕之下,我拼命地逃,最后与奥地利警车和路障相撞。那时,我就想一死了之。我是无辜的,千万不要把我送到意大利。”

  ———“药物教练”迈尔在奥地利被抓获后说。(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陆维皓)

 
编辑:宋方灿】
  相关专题:2006都灵冬季奥运会


  打印稿件
 
关于我们】-新闻中心 】- 供稿服务】-广告服务-【留言反馈】-【招聘信息】-【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法律顾问:大地律师事务所 赵小鲁 方宇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
[京ICP备050043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