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翻唱《春天里》民工:不如上班挣钱多 但心里高兴

2010年11月19日 10:32 来源:京华时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网传视频中,王旭(右)和刘刚忘情开唱《春天里》 网络截图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两个农民工和他们的《春天里》

  王旭 44岁,男,河南省商丘地区民权县人。北漂十年,目前在一家药材公司负责库管工作

  刘刚 29岁,男,黑龙江省穆棱市河西乡三兴村人。早年当过兵,退伍之后到北京,靠当流浪歌手维持生计

  空酒瓶、沧桑忘情的歌声、两名赤裸上身的男子、摇晃不清的画面,背景是出租房内常见的粗陋情形。

  两个多月,这个制作粗糙、杂音四起的翻唱歌曲《春天里》的手机视频,挂到网上后以几何级数传播,感动了数百万网友,并“击中”了他们的内心。

  11月7日、9日,湖南省委书记周强两度公开推荐这首歌曲;13日,《春天里》的原唱歌手汪峰,邀请“他们”登上上海8万人体育场同台高唱。

  他们,是29岁的刘刚和44岁的王旭,是农民工。

  怒放

  更换登机牌时,王旭站在自助机前,看着屏幕上的文字,手有些发抖。他说,看来以后得学学这东西,要不一个人出去可不行。刘刚站在一旁,仔细地看着并点点头。

  这是他们近一个月来第三次坐飞机,但王旭还是很好奇。看着窗外的云,他问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咱们是在云里吧,上面应该还有一层云吧?”

  飞机飞到一半的时候,王旭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小声让记者看看他和老毕的合影。看完后,他又打开与汪峰排练《春天里》的视频。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沧桑的歌声响了起来,他们沉默着,不说话。

  11月13日的上海8万人体育场,怒放演唱会,他们的这段歌词一遍遍地在台上“怒放”。

  台下,是数以万计的观众用已经撕裂的声音,在一遍遍地重复,先是跟唱,后来是合唱。

  这首歌的原唱歌手汪峰,发现自己这首歌的“火”,多数点击量来自对方出租房内的翻唱后,邀请他们11月12日到达上海,参加13日的演唱会。

  不过,仅仅过去了几个小时,他们已想不起来台上的感觉,“不知道(啥感觉),就是觉得迷迷糊糊。”

  农民工

  王旭2000年到北京,那年34岁。他在北京摆过地摊,烧过锅炉,打过零工。

  2003年,他在清河一工厂烧锅炉,最后被欠了半年工资。“我这说一段,想起一段,苦着呢。”他长出一口气。

  离开那家欠薪公司后,王旭摆过地摊、去过工地做零工……漂泊的日子直到2006年他来到菜市口附近的一家医药公司负责库管工作才结束。有时候,他还要搬运货物。说着,他伸出手,上面有金黄的四个老茧,“这都好久不干活了,茧子快没了。”

  王旭很珍惜现在的工作,每天早6点起床骑车出门,路上吃早点,7点半到单位,“一上班就得绷紧弦,因为出单错了,要扣钱。”

  王旭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唱歌,20多岁时在家乡的文工团干过,知道在台上的感觉。“灯光一打,下面一片漆黑,但是你能感觉到有人欢呼。”

  2003年,一位北京的年轻人送给他一把吉他。他闲着就为工友们唱歌。工友们建议他去酒吧唱。打114查到了酒吧电话,试唱后,要求他晚上7点至8点演唱,但菜市口的工作6点才能下班,他总迟到,最后只去了3次。再后来,他去地下通道唱歌。2004年冬天,在通道里,他认识了刘刚。

  年轻的刘刚常处于失业状态。最穷时,曾把铝锅卖了2元钱,买馒头吃。刘刚来到北京后,做过保安,摆过地摊,干过杂活,但唱歌是他的主要收入——“唱一次下来,一般能收入30元至80元不等,也有时候只有几元钱。运气特别好的话,一晚上有一百多元。”

  不唱歌时,和很多工友一样,他们喜欢去逛商场,去天兰天尾货市场、易初莲花超市,有时候只是去买一瓶水。

  这样的生活被一个视频改变——今年8月,下班时间早,朋友约王旭去刘刚宿舍喝酒,喝得高兴,他们脱了上衣开唱《春天里》,朋友掏出手机录了下来。

  视频上了网,很快火了。

参与互动(0)
【编辑:马学玲】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