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名字叫“象爸爸”……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名字叫“象爸爸”……

2021年06月19日 16:22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作者:缪超 杜潇潇

  亚洲象是亚洲最大的陆生动物,是“雨林之王”。

  但它们的生存也会面临意外受伤、感染疾病等风险。

  为了保护好亚洲象,中国在云南成立了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

图为在中国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接受救助的亚洲象。缪超 摄

  近日,记者走进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被铁夹夹伤的幼象、因意外受伤的母象、因争夺配偶打斗摔伤的公象、被象群遗弃的孤儿象……它们曾经身心受创,带着恐惧和伤痛来到这里,在一群“象爸爸”的悉心与温情呵护下,它们的伤口得以抚平,重燃了生存希望。

  今天,就给大家分享这些人象之间的温暖故事。

  曾被铁夹夹住的“然然” “2019年,‘然然’生下第一个宝宝‘七公主’,我荣升成为‘象爷爷’!”熊朝永得意地向记者介绍,他是亚洲象“然然”的“象爸爸”。

图为2005年救援队伍合力救助受伤的亚洲象“然然”。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2005年7月,云南西双版纳野象谷景区工作人员在观象台下的河道里,发现一头左后腿被捕兽夹夹住的小象,它在离象群3至4米远的河道边,不停地甩动着伤腿。保护区工作人员和森林公安迅速赶去,确认这是一头约3岁大的小象,如不及时取下铁夹,它的伤口可能感染,导致它丧命。

  为解救这头后来被称为“然然”的亚洲象,西双版纳组织了近百人的营救队伍,制定用麻醉捕捉后进行医疗救治的抢救方案,成功将“然然”护送到救助中心。

  “第一眼看到它,它的伤口很严重,瘦弱不堪,令人心酸。”熊朝永回忆,当时“然然”只会吃玉米,营养不够难以支撑伤口恢复,于是熊朝永就去农贸市场买来苹果、香蕉,混合上玉米面给它喂食,像照顾人类孩子一样,想方设法为它补充营养。

图为亚洲象“然然”和它的象宝宝。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图为亚洲象“然然”和它的象宝宝。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伤口治疗期在当年的8至9月份,那是西双版纳的雷雨季节。“然然”疼痛又害怕,开始想念象母亲,不停地像人类小孩一样地“嚎哭”。为了安抚“然然”,熊朝永将床铺搬到象舍旁边,“那里气味难闻、有各种蚊虫,说实话特别不好受。”

  每当“然然”嘶嚎时,熊朝永就抚摸它额头和鼻子,哼唱歌曲给它听。三天三夜下来,“然然”慢慢平静了。“它内心有了安全感,我也真正成为了它的‘象爸爸’”。

  从救助到现在,熊朝永一直在照顾它,如今“然然”已经18岁了,身体基本康复无忧,每天都在“象爸爸”的陪护下进行野化训练,但被铁夹严重夹伤的腿时常在行走中震裂,对它的正常生活造成一些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英国剑桥公爵威廉王子探访野象谷时,专程来看望了“然然”。

  接受陆地上最大妇科手术的“平平” “平平是在勐满镇救助的一头母象,我们猜测它遭到一头公象用象牙攻击,象牙戳伤了它的臀部。”熊朝永不仅是“然然”的“象爸爸”,他还对中心所有受到救助的亚洲象十分熟悉。

图为2007年亚洲象“平平”接受手术治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2007年9月,当西双版纳勐满保护区护林员发现“平平”时,它的臀部严重受伤感染发炎,体态消瘦,并不断发出喷怒嚎叫。它肆无忌惮地冲进水稻田糟蹋庄稼……后来一支由保护区人员、医疗专家、森林公安等人员构成的营救队伍赶赴实施营救。

  救援队伍将“平平”麻醉后,转移至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进一步治疗。熊朝永说,“我们邀请了昆明以及西双版纳非常有经验的妇科专家,结合我们的兽医团队对它进行了两次陆地上最大的妇科手术。”但因为它的尿道伤情非常严重,虽然手术获得了成功,还是遗留下小便失禁的后遗症。

图为恢复健康的亚洲象“平平”。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平平”伤口愈合后,“象爸爸”们把它带进森林里面去进行康复训练。后来“平平”和“然然”成为了好姐妹,在“然然”生下象宝宝“七公主”之后,因为“然然”没有当妈妈的经验,“平平”时常帮忙照顾象宝宝,这能够让“然然”有时间去森林采食,以便分泌更多乳汁来哺育“七公主”。 跌落陡坡的“昆六”

  2010年2月,距离西双版纳野象谷十多公里的昆洛公路旁,从80多米高的陡坡上滚落一头成年亚洲象公象。它伤情严重,一直没法站起来。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立刻组织近50人的救护组前去营救。

  “‘昆六’受救助时,大概有30岁。我们勘察现场,发现有很多打斗痕迹,应该是在争夺交配权,被其它大象推撞,从80米高陡坡滚到谷底摔成重伤。”熊朝永回忆,当时地有一大滩血液,它的体温偏高,右眼和嘴里仍在流血。

图为恢复健康后的亚洲象“昆六”,在救助中心内生活。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救护组为它处理完伤口后,把大象简单固定在原地治疗,并在附近搭建帐篷守护。经过两天两夜的现场抢救,它的精神略有好转,这才被转移至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继续治疗。因为它于农历正月初六在昆洛公路旁被发现,大家就给它取名“昆六”。

  “后期的救助中,我们需要喂食药物来给它治疗内伤,这是一门技术活。我们会把药物藏在食物里面,比如它爱吃的玉米香蕉。”熊朝永告诉记者,经过一段时间治疗,“昆六”各项生理指标趋好,但在打斗过程中受伤的右眼失明,“现在照顾它的‘象爸爸’特别细心,总是站在它的左侧进行照顾,以便它能随时看到。”

  被象群抛弃的小孤象“小强” “小强”曾经是一头孤儿,受救助时仅8个月大。2015年5月,护林员在西双版纳勐养镇发现一头幼象独自徘徊在自然保护区边缘的小河边。熊朝永说,“护林员发现它时,它待在一个很小的地方,中午不敢出来,到了夜间才出来找一点东西吃。”

图为2015年护林员发现小孤象“小强”。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后来,护林员对这头孤儿象进行了持续观察。观察期间,曾有一个象群经过“小强”的活动区域,这让护林员喜出望外,希望象群能够接纳它,把它带走。小孤象也一路跟随着象群走,但护林员在更深层次的观察后发现,象群并没有要接纳小孤象的意思。

  “小家伙一直在试图融入,试图努力的去讨好这个象群,但当时它才8个月大,还处在哺乳期。每当它想要去喝奶时,母象就攻击它。”熊朝永对记者说,一个星期后,象群离开了野象谷,小孤象被再次抛弃。

图为长大后的“小强”与它的“象爸爸”。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当护林员再次观察它时,小孤象身上已经长满了寄生虫,消瘦症状越来越明显,在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下,其生命岌岌可危。之后,熊朝永他们立刻将这一情况上报当地林业主管部门,并对小孤象实施了救助收容。

  得到救助之后,小孤象在医生和“象爸爸”的精心医治和护理下,身体逐渐恢复健康,大家也将其称之为“小强”。熊朝永说,“令大家非常高兴的是,‘小强’在中心之内不再是孤儿,因为当时‘然然’还没有生宝宝,而且‘然然’和‘平平’都会抢着带‘小强’,把它当做自己的宝。”

  被象群送来请人类施救的婴儿象“羊妞”

  “羊妞”是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的“网红象”。三年前,一段视频在网络上广为传播:“象爸爸”带着“羊妞”到森林里进行野化训练时,这头小象前腿往前一伸,趴下身子,肚皮着地,跐溜一下,就滑下了山坡。这一滑,好像还不太过瘾,站起来,找好位置,再滑了一次。

  这头曾经蹿红网络的小亚洲象,其生命曾一度岌岌可危。2015年8月,它刚刚一个月大的时候,踉踉跄跄地冲进普洱市思茅港镇一户人家。惊恐的村民发现,小象身上严重创伤,马上报警求助。

图为2015年救助中心对生命岌岌可危的“羊妞”进行治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它被救助人员带回中心后,经诊断发现,小象脐带伤口化脓,导致腹腔感染,严重溃烂。小象经过手术后,“象爸爸”将它安置在一间独立的小房间里,24小时换班陪着它,记录下它的吃喝拉撒,给它喂羊奶。

  经过长时间精心照料,小象终于闯过鬼门关,逐渐健康成长,现在已满6岁。由于在羊年出生,又喝羊奶长大,“象爸爸”们给它取名“羊妞”,每年8月12日世界大象日,还要给它过个生日。

  “羊妞”从小就跟人类一起生活,长大了也不愿和其它大象接触,而且别的大象也嫌它身上的羊膻味,不爱理它。“象爸爸”为此着急,大象本身有许多丛林生存技能,是人类无法教给它的。熊朝永向记者介绍,“比如大象知道哪种草药能治腹泻,哪种能治腹胀,这只有跟着成年大象去野外才能习得。”

图为恢复健康后的“羊妞”。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于是,“象爸爸”们给“羊妞”身上抹上成年大象的尿液,覆盖羊膻味,又适应三四个月,这才有成年大象愿意接纳它。

  回想起救它时,熊朝永告诉记者,曾听报警救助“羊妞”的村民说,村民在施救前一晚听见象群低沉的叫声,也许正是“羊妞”所在象群出于对人类的信任,才送来请人类救助这可怜的婴儿象。“总算人类没有辜负大象的信任。”

图为“象爸爸”熊朝永。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中国云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其实是中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15个物种拯救工程之一。自2008年成立以来,先后参与野生亚洲象救助20余次23头,成功救助11头,繁育9头人工小象。

  清理粪便、投喂食物、体检记录、洗澡观察……目前在中心的亚洲象的饮食起居均由27位“象爸爸”负责。为了照顾好亚洲象,他们每天和大象在一起的时间超过10个小时。

图为“象爸爸”们每天都要带着这群亚洲象进入森林做野化训练。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供图

  如今,“象爸爸”们每天都要带着这群亚洲象进入森林,做7小时以上的野化训练,希望它们能早日回归森林。

【编辑:苏亦瑜】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