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空白公函虚假公函成“四风”问题新变种 怎么治?

空白公函虚假公函成“四风”问题新变种 怎么治?

2021年07月28日 04:25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空白公函虚假公函一函多餐成“四风”问题新变种

  吃公函 怎么治

  7月27日,湖南湘西通报,龙山县教育和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彭殿臣安排下属购买高档白酒,组织违规吃喝并饮酒,虚开住宿发票报销,受到党内警告处分;7月21日,新疆巴州通报,若羌县畜牧兽医局原局长麦合木提·吐迪长期违规公务接待达14.3万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7月10日,海南三亚通报,三亚市海棠区铁炉村委会原副主任罗学文、村委会委员兼报账员胡翔,违规接受工程老板林某宴请,受到党纪处分。各级纪委监委持续通报典型案例,释放严防违规吃喝反弹回潮的鲜明信号。

  昨天公布的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月报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全国共查处违规吃喝问题4590起,批评教育帮助和处理7033人。当前,违规吃喝问题有哪些新动向?三令五申之下,违规吃喝为何花样翻新、屡禁不止?“换了马甲”的违规吃喝怎么防怎么治?

  县林业局向其他部门索要空白接待函,多次虚列公务接待

  若不是在一次专项整治中被发现端倪,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林业局还在通过空白接待函打“掩护”,大搞违规接待。

  去年4月,宁远县纪委监委收到问题线索,反映“县林业局在公务接待过程中存在县区之间交流过于频繁、陪餐人员过多的问题”。县纪委监委随即成立调查组,从公务接待函入手开展调查。几十本账翻下来,一个细节引起了调查组注意:去年市内一林业单位13次来宁远交流工作,几乎每个月都有接待。调查人员按图索骥,发现去年共有9家市内同行业单位和1家外单位前来交流,全年共计92次,例如邻县欧某3次带队交流,其中两次6人、一次8人。

  调查组前往市内各县区林业部门核实相关情况,得到的回应是:“我从未到过宁远县林业局参加工作交流。”“接待清单中的罗某某一直病休,怎么会有他的名字?”

  经调查,县林业局办公室主任罗某承认,2020年,该局超标准接待费用较多,按正常程序无法报账,他向局分管领导和主要负责人请示后,向兄弟县区林业部门办公室负责人要来一些空白接待函,以来宁远开展工作为由,虚列公务接待开支到县财政报账,用于冲抵超标准超范围接待费用。

  根据规定,同次公务活动只安排一次公务接待;“无函不接待、不报销”,也是公务接待中的硬杠杠。宁远县林业局却多次违规安排公务接待,虚列开支进行报账。为图省事,他们将每张空白接待函都顶格报销。2020年共虚列公务接待73次,冲抵违规接待费用7.25万元。今年5月,罗某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和免职处理,分管副局长黄某清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单位主要负责人被约谈。

  “公务外出确需接待的,派出单位应向接待单位发公函,告知内容、行程和人员,无公函的公务活动和来访人员一律不予接待。县林业局置规定于不顾,把公务接待函当‘吃喝通行证’,为违规吃喝披上‘合规的外衣’。”调查组同志说。

  “‘吃公函’是当前隐形变异‘四风’新形式,它将违规吃喝费用隐蔽处理,以看似合规形式掩盖违规问题,需引起高度警惕,露头就打、从严执纪。”湖南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有关负责人说。

  仍有个别干部认为“吃一餐饭、送一点礼不要紧”,有人更是借饭局之便进行利益勾兑

  办案人员反映,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八年多了,但在个别单位,少数领导干部仍然心存侥幸,认为“吃一餐饭、送一点礼不要紧”,把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当“耳旁风”。三令五申之下,违规吃喝花样翻新、屡禁不止。

  不到2年就吃掉10余万元——2020年11月,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供销社原党委书记、主任张贵泉因违规接待受处分,问题就出在“侥幸”上。该社以所属物业公司名义,多次无公函、超标准在县城某酒店违规公务接待。有班子成员提出反对意见,张贵泉称:“正常的礼节还得要,而且放到县供销社物业管理公司做账,不会有问题。”此后,省委要求各单位对公务接待票据自查自纠,张贵泉仍心存侥幸,认为县供销社是小单位,报销的这些不合理开支都是在物业公司账上,不会有问题,并未安排自查。

  党纪国法利剑高悬,有的干部仍“吃心不改”,表面看是满足口腹之欲、虚荣之心,实质是甘于被“围猎”、乐于权力寻租、热衷“圈子文化”、甘做“局中人”。“所谓‘酒杯一端,原则放宽’,醉翁之意不在‘饭’而在‘局’,这个‘局’就是围猎干部的局、权力寻租的局、营造圈子的局!”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

  梳理各地通报,借饭局之便进行利益勾兑的案例屡见不鲜。2016至2018年每年春节前,广西钦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一级巡视员徐贵都会在该市某老板黄某某餐厅接受宴请,赴宴时徐贵均邀请一些人员陪同参加,且从未支付餐费,黄某某鞍前马后,正是为了和徐贵搞好关系,在获得工程项目上得到帮助,徐贵因还有其他违纪违法行为被“双开”;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员额法官王建武,在审理某民事案件过程中多次私自会见原告,先后6次接受当事人宴请,并违规进行审理判决,2021年1月,王建武受到政务撤职处分。

  违规吃喝新动向:“超标接待拆分报”“不吃本级吃下级”“虚构‘凭证’违规吃”“不吃公款吃老板”

  分析各地通报,当前违规吃喝问题出现了一些新变种。一种是“公开不吃暗地吃”,将违规吃喝费用隐蔽处理,以看似合规形式掩盖违规问题;另一种是“不吃公款吃老板”,毫无顾忌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肆意伸手“要饭”,甚至将私营企业主当长期“饭票”。

  “超标接待拆分报”,将超标准公务接待化整为零报销。2020年10月8日,原湖南暮云经济开发区招商服务局局长柳娟在接待园区部分企业负责人过程中,违规提供超标准公务接待,8人用餐共计5828元,人均消费728.5元。为掩盖超标准接待事实,柳娟安排用餐酒楼拆分开具7张发票,通过虚构接待7家企业的方式将餐费在单位报销。柳娟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其他相关责任人均受到相应处理。

  “不吃公款吃老板”,把私营企业主当长期“饭票”。2019年6月,时任浙江省仙居县住建局党组成员沈雄伟喝了他人送的某品牌白酒,觉得不错便让朋友张某某联系购买,指明相关费用由与其有业务往来的某建筑公司老板马某某支付。张某某向外地某酒商订购该品牌白酒10箱共60瓶,将酒商的银行账号和买酒费用告知马某某,由马某某转账支付2.4万元。这些酒均被沈雄伟用来自己品尝或招待朋友。沈雄伟还存在其他问题被“双开”。

  “不吃本级吃下级”,将吃喝费用转嫁下属单位。2018至2019年,浙江省温岭市教育局安全管理科原科长王连生利用职务之便,以下属温岭市某学校名义,多次报销无公函、超标准违规公务接待及个人宴请餐费2.7万余元。王连生因还有其他违纪违法行为被“双开”。

  “虚构‘凭证’违规吃”,以各种名义虚列开支套取钱款吃喝。2017年9月至2019年12月,吉林省榆树市泗河镇吉星村党总支书记王雨江以春季秸秆禁烧、清理卫生劳务用工名义制作虚假票据,抵顶公款吃喝费用核销入账,共计1.35万元。王雨江受到党内警告处分,相关费用予以退赔。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明目张胆的吃喝不敢了,有的单位和干部便开始‘另谋出路’,改头换面、转嫁成本、移花接木等手法层出不穷,严重损害中央政策的公信力。必须露头就打、寸步不让,决不让违规吃喝反弹回潮。”庄德水称,违规吃喝隐形变异,无外乎主体隐蔽、手段隐蔽、场所隐蔽、资金来源隐蔽。只要紧紧盯住这些关键环节,多管齐下辨证施治,隐形问题自然无处遁形。

  探索完善“公函接待”制度,让公务接待行为可倒查可追溯,堵塞虚开、补开、乱开漏洞

  针对县林业局通过空白函违规接待问题,宁远县纪委监委举一反三,全面清查整改。今年4月下发通知,要求全县副科级以上独立核算的120个单位全面开展自查自纠,重点查纠2018年以来在公务接待中将非公务活动纳入公务接待范围、无公函无审批接待、超标准接待、超人数陪餐、提供香烟酒水、虚构公务接待隐匿转嫁费用、随意对外提供空白接待公函或开具接待公函等问题,共清退资金5万余元。

  “2020年4月至今,全市共自查发现‘空白公函’‘虚假公函’‘一函多餐’等问题679个,退缴资金28万余元。”这是湖南常德开展接待公函问题专项整治的成效。当地各单位对“一张函”问题开展全面自查,对自查发现的“空白公函”“虚假公函”“一函多餐”等问题建立台账,即查即改,实行销号管理。对专项清理后仍禁而不绝、顶风违纪的,实行“一案双查”,倒逼“两个责任”落到实处。

  空白接待函之所以成为违规吃喝“通行证”,原因之一是相关制度不够细化,为虚假接待、超标准和隐形变异接待预留了空间。

  在日常监督检查中,江西省安福县纪委监委发现,部分基层单位公务接待制度执行存在偏差:因原公函开具为各单位自制自发,公函存在虚开、滥开、乱开现象,公务接待先吃后补、先吃后审问题普遍存在。

  为此,安福县纪委监委探索完善“公函接待”制度,统一印制标准公函,新标准公函一式两联,具有唯一编号。每本标准公函50张,上下两联,都要求填写人员、时间、公务等具体事项,用完后重新领取,用完的存根联交县纪委监委留底备查。

  为确保制度执行,安福县纪委监委还向全县34名在职县领导和10家县领导所在部门制发工作提醒函,提醒县领导和所在部门严格执行“公函接待”制度,带头使用标准公函,带头严防违规吃喝反弹回潮,为制度执行作示范当表率。

  “我们要求,自2021年7月1日起,全县各单位均需使用标准公函。存根联和编号的存在,让安福县内的公务接待行为可倒查可追溯,基本堵塞了公函虚开、补开、乱开的漏洞,让违规接待、超标准接待无所遁形。”安福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

  用好科技“慧眼”,压实主体责任,堵塞制度漏洞,砸掉违规吃喝的“局”,掐掉违规吃喝的“钱”

  吃喝问题绝非小事小节,而是关系党在人民群众心中形象的“大政治”。必须一严到底,谁违反了铁规矩,就要用铁的纪律处理谁,坚决砸掉违规吃喝的“局”,坚决掐掉违规吃喝的“钱”。

  湖南省委、省纪委监委出重拳下猛药,在全省部署开展违规吃喝集中整治。针对当前违规吃喝大多转入地下问题,该省用好科技“慧眼”,利用“互联网+监督”平台,开发覆盖全省1140多家单位的公务用餐监督子系统,紧盯转嫁吃喝费用、虚列开支或“化整为零”报销等隐形变异问题,开展大数据比对分析,梳理形成100件典型问题线索;挂牌限时办结,对100件典型问题线索由省纪委监委分管领导当面向下交办,要求被交办单位直查直办,不得再次转办、分办,各级纪委监委仅用1个月就完成全部问题线索的核实,查实率66%;省级统筹处置,破除基层人情干扰痼疾,杜绝厚此薄彼、畸轻畸重问题发生。

  压实主体责任,是纠治违规吃喝问题的又一关键。湖北省武穴市人民检察院用空白公函报销公务接待费用案发后,湖北省纪委监委向省人民检察院发出关于加强对全省检察机关公务接待监督管理的纪律检查建议书,督促开展自查自纠,堵塞制度漏洞。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开展为期2个月的专项治理,全面查纠整改违规公务接待行为,共处分4名干部,诫勉谈话1人,工作约谈11人。

  “树”倒还要挖“根”。湖南省纪委监委深入分析查实的66件问题线索暴露出的违规吃喝表现形式,以及转嫁、隐匿相关费用的具体手法等,发现制度空白、模糊地带和个别规定不接地气、可操作性不强等问题,出台“十严禁”制度,提出“严禁在私人用餐中以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名义开具发票”,否则一律先行停职检查,从制度层面堵塞漏洞,压缩违规吃喝灰色空间。

  不公开不报销,要报销必公开。一些地方探索实施阳光报销制度,按月公开单位公务接待、商务接待和工作用餐以及接待公函、发票等情况。浙江省台州市严格公务接待审批程序,规范公务接待活动行为,及时公开公务用餐数据,切实防止无公函接待、超标准超范围接待等各类违规公款吃喝问题发生。

  本报记者 韩亚栋 薛鹏

【编辑:张楷欣】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