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新婚女子失踪5年后携子返乡 称一直遭拘禁强奸

2008年05月09日 16:08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发表评论

  5年前,平凉女子玲子神秘失踪;5年后,她带着一对儿女出现在家乡的村口。

  玲子指控称,5年来,她一直被庆阳已婚男子王祥非法拘禁于农家院,并被强暴生下了两个孩子。而王祥的家人则辩称,玲子是自愿的!

  “失踪5年的玲子带着两个娃回来了!”

  今年4月15日,一名年轻的女子带着两个两三岁大的孩子出现在了平凉市崆峒区白水乡王寨村村口。这名女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步履蹒跚。她一边拖着孩子往村里走,一边用呆滞的目光搜寻着什么。

  村民朱建平最先发现了这个怪异”的女子。他近前一端详,女子的模样竟惊得他半天说不出话来:该女子竟和5年前村上失踪的女子玲子(化名)长得十分相似!

  “你是玲子吗?”朱建平试探着问道。“我是。”女子轻声应答。这个答案如同惊雷般轰鸣,瞬间震动了整个王寨村。“朱家失踪5年的玲子带着两个娃回来了!”一时间,村民们奔走相告。玲子的父母老朱夫妇得到消息的时候,玲子已在乡亲们的簇拥下,走到了家门口。失踪5年的女儿突然出现在面前,老朱夫妇一下子扑了上去,一家人拥在一起哭作一团……

  5年前,也就是2003年年初,新婚不久的玲子跟随丈夫林某来到了庆阳市庆城县麻岭镇,开了家小饭馆。当年农历六月二十四,因家务琐事,和丈夫吵架后的玲子离家出走。谁也没想到,她这一走竟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信。玲子失踪后,老朱一家即刻赶往庆城县麻岭镇寻找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但没有一点音信。此后的几年中,朱家人先后数次去宁夏、内蒙古、陕西等地寻找,但次次失望而归。从此,老朱一家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因思女心切,老朱的头发很快变白了,本来就虚弱多病的老伴整日以泪洗面,神情恍惚,先后几次因患神经炎、精神失常等疾病住院治疗。

  “我被人囚禁了5年,从墙上挖洞才逃了出来!”

  失踪5年的玲子突然“从天而降”,让朱家人以及王寨村的父老乡亲悲喜交加,同时,一个个疑团也涌上他们的心头:这5年玲子去了哪里?

  “我被一个庆阳人关了5年,这两个娃是我生的,我从墙上挖洞才逃了出来!”玲子情绪稳定后的一席话,让众乡亲惊愕得半天合不拢嘴。然而,接下来她的讲述,更是让王寨村的人感到震惊———

  玲子负气离家出走的当天,她只身从庆城县来到了西峰区。2003年农历六月二十四下午5点多,饥饿难耐的玲子在一家小饭馆吃完面付账时发现自己的钱不够了。这时,坐在玲子旁边吃饭的一个中年男人主动上前替她付了饭钱。该男子见玲子孤身一人,遂称他家的房子需人看管,如果玲子愿意去,每月可拿到250元工钱。见该男子面相和善,玲子便跟他走了。

  当晚,玲子被这位自称姓王的叔叔安排到距离西峰不远的一个农家院的二层住下。谁知,次日晚上,外出一天的“王叔”突然闯进了玲子睡觉的房间,强行跟她发生了性关系。施暴后,“王叔”将玲子反锁在屋内,扬长而去。

  玲子的噩梦自此开始。此后,“王叔”隔三岔五就半夜前来,窜入玲子的房间对其强行奸污。玲子后来才知道,她所在的地方是西峰区董志镇的南庙村,“王叔”名叫王祥,已经50多岁,不仅有老婆、儿子、儿媳,而且还有孙子!王祥起初几次施暴时,玲子苦苦哀求,称自己已经结婚,并怀有身孕,但对方非但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致玲子流产。

  在这间屋子里,玲子被关了3年多。后来,王祥乘着天黑将她转移到另外一处四合院的废弃窑洞里。其间,玲子生下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屈辱和无奈中,玲子度日如年,但始终没有放弃逃生的想法。

  今年4月13日,王祥将一把斧头忘在了玲子的窑洞里。等他走后,玲子在黑暗中用斧头在窑洞的一处砖墙和土墙的接茬处开挖。第二天傍晚,洞终于挖开了。4月15日早上,玲子带着两个孩子顺利逃生。

  从窑洞中逃生的玲子怕被人发现,在远离南庙村之后,才战战兢兢地向人打听去西峰的路。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她带着两个孩子搭三轮、乘公交,终于赶到了西峰长途汽车站,并用几年来积攒的几十元钱乘上了发往平凉的汽车。当日下午1点多,衣衫褴褛的玲子牵着一对儿女出现在了王寨村村口……

  听着玲子的讲述,王寨村的乡亲们长吁短叹义愤难平,老朱一家更是泪流满面心如刀绞。然而,4月16日下午,一个男子推开了老朱家的院门。来者正是庆阳男子王祥!面对愤怒的朱家人,王祥先是承认错误,而后又提出给玲子1万元的精神损失补偿将两个孩子带走。但老朱一家断然拒绝了王祥的要求,并将其扭送到了当地派出所。4月17日,王祥被移交给庆阳警方。

  5年生活不为外界所知?

  “失踪”5年,竟是遭人非法拘禁!没几天,玲子的遭遇就传遍了平凉,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4月19日,在玲子的带领下,平凉市妇联工作人员和本报记者一行前往庆阳市西峰区董志镇南庙村实地了解情况。然而,就在妇联人员了解情况的时候,王祥的家人突然出现在现场,制止妇联工作人员的调查和记者的采访。

  “很多人对我们进行辱骂,王祥的老婆居然说她家的门是敞开的,玲子是自愿留在王家的……”玲子的一位婶婶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

  记者在咨询法律人士后得知,假如王祥的妻子所称属实,那么,王祥跟玲子之间的关系就成了“非法同居”,而非玲子所称的“非法拘禁”!那么,玲子和王祥是“非法同居”还是她被王祥“非法拘禁”?这起堪称离奇的事件的背后,究竟是怎样的真相?4月23日,记者再次前往平凉、庆阳调查。

  采访中,玲子向记者讲述了被“囚”5年间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5年来,她没有自由,无法与外界联系,不知道时间,看季节凭树叶凭冷暖,估时间只能看太阳。前3年被关在二层楼房时,王祥连门都不让她出,吃饭全靠王祥隔三岔五带来点方便面、馒头。有时王祥几天不来,她和孩子只能忍饥挨饿。后来,她被转移到王祥家另一院落的窑洞里居住,从那时开始,王祥才同意她们母子可以在院子里转悠。玲子居住的窑洞里只有一个木板床和一个破旧的衣架,设施极其简陋,而她和孩子的吃喝拉撒全在这一间屋子里。除了精神方面倍受煎熬,王祥对玲子身体的折磨也令人发指。

  “作为一个女人,这5年我没有见过干净的卫生纸、卫生巾,经常用的是王祥带回来的废报纸、包装纸。”玲子说,生孩子是天大的事,而在她生孩子的时候,王祥生怕行迹败露,一直等到羊水破了,才把她往医院送。孩子刚一出生,就又匆匆拉回家……

  玲子所描述的这些情况是否完全属实?4月24日,记者从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了解到,王祥因涉嫌非法拘禁已被警方拘留。由于案件正在侦查阶段,警方没有透露详细情况。随后,记者来到了董志镇。该镇负责综合治安工作的刘军副书记在听说了记者的采访意图后,显得十分吃惊,称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事。随后,在刘军的介绍下,记者采访了南庙村村委会主任郭俊峰。

  “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件事。”郭俊峰称,王祥确系该村胡同组村民,今年50多岁,是胡同组的“首富”。王祥夫妇以及两个儿子、儿媳在西峰经营农机生意,很多年不在村上住了。王祥在村上有两处院子,有楼房的是新院子,还有一处老院子。“王祥家的老院子常年挂着一把铁锁,几乎废弃,谁会想到里面关个人?”郭俊峰称,直至此次王祥被警方拘留后,他才知道了这一事件。

  麻木的知情者和废弃的农家院

  董志镇是西峰区的一个大镇,距离城区只有十多公里的路程,而南庙村就在镇政府所在地附近,王祥家所在的胡同组离镇政府不足两公里。采访中,记者来到了王祥家的两处院落,但均没有人。王家的旧院大门紧锁,三面是房,大门的一侧是高墙,门前杂草横生,几近荒芜。记者走近时,院内的狗疯狂地叫了起来。记者绕到房后看到,玲子逃生的洞已被人用砖头堵上,洞口下方有一只旧鞋。

  在采访中,胡同组一些正在地里劳作的村民的说法和郭俊峰如出一辙,均称之前没有听说过“王祥家的院子里关着人”。玲子被关在这个几近废弃的小院里,难道真的无人知情吗?真的没有人见过她吗?在胡同组,记者没有找到答案。

  玲子说,前3年,她被关在王家二楼的时候,房子的四壁是水泥墙,门窗紧闭而且非常坚固,苍蝇飞出去都很困难,更不用说是人了。2006年夏天,王祥家人终于发现了王祥的秘密,但他们并没有制止或是报案,只是乘天黑将玲子转移到王家另一处旧院的破窑洞里。到旧院后,王祥对玲子的警惕心稍有放松,并答应她可以在院子里活动。其间,玲子乘王祥不在的时候,曾多次砸门呼救,但没人理会。有一天,她从门缝里看见一位老年人路过,就拼命呼喊求老人帮她发一封信。没想到,老人当晚就将信件交给了王祥,结果招来一顿暴打。后来,玲子央求王祥给她家里发个平安信,告诉家人她尚在人世,王祥虽然表面答应,但没有做。

  “大多数人不知情是有原因的。”郭俊峰称,胡同组共有48户人家,360余人口。其中约50人长年在外打工,另有100多人一边种地一边在西峰打工,村里留守的多是老人、妇女及小孩。“很多人早出晚归,没事一般不会去一个废弃的院子,另外村民居住得也比较分散。”郭俊峰补充说。记者注意到,南庙村的人家居住确实分散,一家到另一家的距离近的数十米,远的数百米。紧挨着王祥家的旧院,有一户人家,但家里也没有人。记者打听后得知,这是王祥的叔叔家。王祥家旧院的门前5米开外,是一条马路,院落的周围是一大片农田。

  废弃的农家院,麻木的知情者,在玲子的悲剧中,还有什么能让我们释怀?在采访中,也有村民提出了这样的质疑:“门前有马路,如果经常大声呼救,应该会有人听见。”记者得知,5年间,王祥曾3次带玲子去医院做人流、生孩子。按常理推断,她是有机会向人求救的。但她为什么没有求救?玲子称,每次去医院前,王祥都会对她恐吓威胁。在医院里,她被多人看管,而且要经历手术以及分娩疼痛,实在无法传递求救信息。同时,在两次生孩子后,王祥根本不让她在医院停留,都是刚生完就往回拉。

  难以愈合的伤痛

  几天前,记者在平凉市一家医院再次见到了正在接受治疗的玲子。她穿了一身新衣服,跟之前相比,精神也好了许多。经医院检查,玲子患有免疫力低下、视力衰退、弱视、精神障碍、严重的妇科病等多种疾病。尽管有家人陪在她的身边,但提及往事,她的神情中仍流露出惊恐和不安。

  玲子称,5年间,两个孩子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和希望。“强生”和“信心”是她给两个孩子取的名字,一层意思是希望他们能坚强、有信心地活下去,另一层意思是他们是“被强迫生下的孩子”。因担心自己会死在王家的破窑里,从孩子咿呀学语开始,她就给孩子讲有关平凉老家的人和事,以便孩子日后和家人相认。连日来,在平凉妇联以及后来看望玲子的好心人面前,当两个孩子用稚嫩的话语一口气说出姥爷、姥姥以及舅舅的名字时,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采访中,记者在朱家的院子里见到了“强生”和“信心”。两个小家伙十分乖巧,一个劲地缠着姥爷。对于两个孩子,朱家人的心情很复杂,但他们毕竟是玲子生的孩子呀!采访中,老朱慈祥地摸着“强生”的头说:“这两天头发剪了心疼(可爱)多了,刚来的时候跟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玲子失踪后,她的丈夫林某一家在寻找玲子未果的情况下,怀疑朱家将玲子藏匿或另嫁他人,并多次到朱家兴师问罪。玲子的归来,也出乎林家人的意料。而早在2007年,玲子的丈夫林某就通过法院,跟玲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不仅要告王祥,还要告林家的人,因为是他们导致玲子离家出走遭遇不幸。”采访结束的时候,老朱向记者表示,他一定要给玲子讨个公道。(首席记者齐兴福本报记者袁瑛)

编辑:朱鹏英】
请 您 评 论                                 查看评论                 进入社区
登录/注册    匿名评论

        
                    本评论观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新闻网立场。
图片报道 更多>>
甘肃白银屈盛煤矿事故已造成20人遇难
甘肃白银屈盛煤矿事故已造成20人遇难
盘点世界现役十大明星航母舰载机
盘点世界现役十大明星航母舰载机
13米高巨型花篮“绽放”天安门广场
13米高巨型花篮“绽放”天安门广场
中国首艘航空母舰正式交接入列
中国首艘航空母舰正式交接入列
日本发生列车脱轨事故 致9人受伤
日本发生列车脱轨事故 致9人受伤
沙特民众首都街头驾车巡游庆祝建国日
沙特民众首都街头驾车巡游庆祝建国日
世界模特嘉年华 60佳丽夜游杜甫草堂
世界模特嘉年华 60佳丽夜游杜甫草堂
青海北部出现降雪
青海北部出现降雪
每日关注  
关于我们】-About us 】- 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供稿服务】-【法律声明】-【招聘信息】-【网站地图】-【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