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女被拐失踪20年 妹妹网上寻亲找到姐姐(图)——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聋哑女被拐失踪20年 妹妹网上寻亲找到姐姐(图)
2009年05月03日 14:31 来源:武汉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家人和陈桂萍视频聊天。(图片来源:武汉晚报)
陈桂萍失踪前的照片。(图片来源:武汉晚报)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父亲借款5万元找遍5省17个城市未果后抱憾去世;母亲夜夜以泪洗面几乎哭瞎双眼;妹妹开博客记叙家庭变故被几家寻人网站转载后出现奇迹——4月18日中午,黄石飞娥山社区周庆莲婆婆家的电话响起:“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叫陈桂萍,离开家乡20年了?”听罢“陈桂萍”三个字,周庆莲的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

  飞娥山社区,丈夫陈显任原来是黄石市袁仓煤矿一名采煤工人。

  陈家5个女儿中,除老三、老四是正常人外,老大陈喜国、老二陈桂萍和老五陈又娟都是聋哑人。陈显任的工资本来就不高,还要养活7口人,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为此,市残联主动联系陈家,将陈桂萍安排到残联培训班免费学习理发技能,后来还将她聘为培训班代课老师。

  1989年6月21日,是周庆莲一辈子难忘的日子。当日,20岁的陈桂萍失踪。

  老父抱憾去世

  “陈桂萍突然失踪,全家人受到很大打击!”周庆莲说。

  陈桂萍失踪后,家人发动20多位亲友在黄石、大冶、蕲春和鄂州等地寻找,未果。陈显任、周庆莲夫妇商议后,决定出省寻找。为了安心寻找陈桂萍,陈显任向单位请了事假,并向亲友和同事借钱作为路费。

  陈显任带着亲友外出寻找陈桂萍的同时,周庆莲每天就在黄石市区大街小巷寻找。由于悲伤过度,流泪太多,至今周庆莲的双眼看不清楚5米外的物体。

  茫茫人海,陈桂萍在哪里?据了解,2005年以前,陈显任一个人到安徽、江西、河南、山东和江苏5个省17个城市寻找陈桂萍。为了寻找陈桂萍,家里前后借债5万多元,至今还没有还完。

  昨日,周庆莲介绍,2004年,64岁的陈显任在安徽寻找陈桂萍时受了风寒,但他舍不得花钱治病,最后实在熬不住了,只好回到黄石。陈显任于2005年8月抱憾离开人世。

  聋哑妹妹博客寻姐

  为了实现父亲的遗愿,2005年后,只上过小学的陈又娟开始寻找姐姐陈桂萍。

  刚开始,陈又娟与同样是聋哑人的丈夫吴祥一起在亲友陪同下,前往九江和南京寻找姐姐,但没有一点进展。至此,陈又娟决定利用网络寻找姐姐。于是,陈又娟刻苦学习电脑操作,并在朋友帮助下建立了自己的博客。此后,陈又娟经常在自己的博客里发寻找姐姐的文章和消息。

  陈又娟的特殊经历和执着精神受到几家影响较大的寻人网站的关注,曾转载过她写的文章。

  “这个女儿很倔,看准的事一定要做。”昨日,周庆莲称,陈又娟为了找到姐姐,在家庭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仍然花费5000元购置了电脑。

  陌生电话报喜讯

  20年过去了,就在家人以为陈桂萍可能不在人世时,4月18日中午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让陈家人喜出望外。

  当日中午,陈家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周庆莲拿起话筒听到一名男子在电话中说:“喂,你是周婆婆吗?”“是呀!你是哪位师傅啊?”周庆莲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叫陈桂萍,离开家乡20年了?”电话中,男子接着说。尽管周庆莲没有完全听懂对方的安徽口音,但她却把“陈桂萍”三个字听得格外真切。当从对方口中得知陈桂萍还活着,周庆莲的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对方在电话中自称姓臧,陈桂萍是他婶婶。

  母女视频相见哭成泪人

  家人刚开始听到“陈桂萍还活着”的消息后,不相信这是真的。

  根据事先约定,4月18日下午5时,陈又娟把母亲请到电脑前并打开了视频,对方也打开了视频。在视频中,周庆莲看到了失踪20年的女儿陈桂萍,大哭起来,站在一旁的陈又娟等人也哭成了泪人。

  视频里,陈桂萍边哭边打着手势,陈桂萍非常想家,想回黄石看看。

  4月29日下午,对方收到照片并确认后表示,陈家可以去人接陈桂萍回黄石。

  记者在陈家看到,陈又娟和大姐一起正在与陈桂萍视频聊天。视频里,长得白白胖胖的陈桂萍不停地抹着眼泪,周庆莲边看电脑,边高兴地向记者指认女儿。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给周庆莲打电话的臧老师。据臧老师介绍,他是淮南市夏集中学的地理老师,是陈桂萍丈夫的侄子。臧说,前不久,他在华夏寻人网上看到了陈又娟写的寻找姐姐陈桂萍的文章,非常感动,于是拨通了文章后面的电话。

  受骗离家 曾求助警方

  前晚,离家20年的陈桂萍在儿子儿媳的陪伴下,风尘仆仆地赶回黄石市。一见亲人迎上来,陈桂萍双膝跪地抱着母亲的双腿埋头痛哭。据妹妹们通过哑语交流,陈桂萍“说”:事发那天下午,她在黄石一个理发店里,有人摔了一跤,请她帮忙送医院。结果出门上了车,左拐右拐就到了安徽淮南。

  淮南农村当时很穷,陈桂萍四处漂泊,吃了不少苦头。曾经有一次遇到警车,她冲上前去拦车求助,因披头散发、又不能开口说话,对方以为她是个疯子,未予深究。就这样,她无奈与一名哑巴男子结婚,并生下一男一女。望着孩子长大,陈桂萍越发思念老家的亲人。

  回家当晚,陈桂萍搂着妈妈哭了整整一宿,将20年来的所有思念,用手语“说”了出来。(王建兵)

【编辑:刘羡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