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服务员刺死官员续:邓玉娇母亲称仍有关键证据——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女服务员刺死官员续:邓玉娇母亲称仍有关键证据
2009年05月29日 06:59 来源:楚天金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昨日(27日),邓玉娇一家共进午餐,张树梅(右)给邓玉娇夹菜
记者专访张树梅(右) (图片由邓玉娇家属提供)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巴东县野三关镇宾馆服务员邓玉娇刺死该镇招商办主任案发后,邓母张树梅成了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更换委托律师,洗掉女儿内衣内裤,接连10多天联系不上……她一连串的举动,招来了众多的猜测。

  那么,张树梅到底近况如何?对社会上的种种猜测,她又如何回应?昨日,记者在恩施巴东县“近距离”采访了张树梅。

  现在一直陪在女儿身边

  “女儿现在恢复很好,吃饭、睡觉都不错,情绪也稳定了下来。”提起女儿的近况,刚刚从女儿居住地赶来的张树梅说。

  26日,依照邓玉娇本人的意愿,以及张树梅及委托律师的请求,当地警方将其由刑事拘留改为监视居住。此后,张树梅就一直陪在邓玉娇身边。

  此前,有媒体曾报道称,邓母接连10多天联系不上,有人就此猜测她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对此,张树梅称,案发后到现在,她一直行动自由。“我的其他家人也没有被限制行动自由。”她说。

  那么,为何有媒体称她接连10多天联系不上?张树梅解释说,案发后的几天内,她每晚都睡不好觉,也接到了不少人的电话,这让她自己感到了一些压力,便拒绝接听了部分来电。“可能就是这引起了误解。”

  邓玉娇患失眠症已三年

  张树梅介绍,邓玉娇初中毕业后,曾先后到福建、浙江等地打工。3年前,在浙江打工时,她就患上了失眠症,“每天睡不着觉,还在浙江做了核磁共振检查”。后来,发展到“不吃药晚上就睡不着觉”,邓玉娇便回到家乡,在家治疗。

  一个多月前,邓玉娇忽然性情大变,经常和母亲吵架,并称不能再和母亲住在一起,随后便搬到了一名朋友家中。“她吃的治失眠的药,对她的情绪产生了很大影响,使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张树梅说,直到女儿出事后,她才得知女儿搬出去后不久,就自己在宾馆做起了服务员。

  “原聘律师没做好本职工作”

  针对外界质疑两名律师突然遭解聘,是邓家人受到压力所致的说法。张树梅称,这是外界和媒体的误解。“实际上,解聘是因为他们违背了律师的职业道德,擅自泄露了女儿的隐私,并发布了不实的消息,侮辱了女儿的人格。为此,我和女儿及家人商量后,才决定解聘他们。”

  张树梅称,两名原聘律师曾向媒体报料称,邓玉娇案发前曾遭强奸。“实际上,我和她爷爷在第二天就到看守所向女儿求证。女儿说她根本没有遭到强奸。”张树梅说。

  同时,张树梅认为,两名原聘律师原本应该收集对女儿有利的证据,以减轻或免除女儿的责任,但“他们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正因为两名律师没有做好本职工作,她才在和家人商量后,决定解除委托。

  关键证据并没有被清洗

  对于外界称张树梅在律师提出保护证据后清洗掉女儿的衣物,张树梅表示,她清洗掉的只是与本案无关的衣物,关键证据胸罩并没有清洗。

  她告诉记者,她到恩施州优抚医院为女儿洗澡时,换掉了女儿内衣、内裤等。当时,她随手将衣物丢在地上,从而沾了水。回家后,她将女儿的衣物放在洗衣机内准备清洗,但看到胸罩上有红色痕迹,怀疑是血迹,便特意把胸罩拿了出来。

  此后,她因办理律师委托手续赶到巴东,衣物就忘了清洗。后来,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请她回老家拿女儿喝药的盒子,以确定是什么药。她才赶回家,发现衣物已经臭了,就清洗了。“但胸罩一直没有清洗。”她说。次日,警方就将这些衣物连同胸罩都拿走做鉴定。“当时,夏律师他们都在现场,并且签了字。”

  她称,案发到现在,警方并没有毁灭任何证据。而被自己清洗掉的衣物,与案件并无关联。

  新聘律师通过亲戚认识

  张树梅称,新聘请的两名律师,是自己通过亲戚介绍认识的。她称,与原聘律师解除合同后,为了保证邓玉娇在案件侦查期间的合法权利,家人决定重新聘请律师。

  为此,她打电话给在宜昌做律师工作的亲戚秦某,通过他认识了宜昌的湖北诚业律师事务所的刘钢律师。在了解刘钢的情况后,家人决定委托他。后来,刘钢又联系了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的汪少鹏律师。“经过商谈,我们感觉很满意,就聘请了他们。”张说,在新聘请律师过程中,并没有任何人加以干涉。

  相信政府会公正处理此案

  张树梅称,5月10日晚,她听说女儿出事后,感觉天都塌了下来,头脑一片空白,只是懵懵懂懂地往事发宾馆赶。“我和警察几乎是同时赶到的,这时女儿已被带出宾馆,她情绪很激动,一路哭一路骂。”后来,张树梅回了趟老家,以安慰家中的老人。

  案发第三天,她就赶到恩施,迎接从北京赶来的律师,随后与律师一起到巴东县办理委托手续。“此后,我一直呆在巴东,直到女儿被监视居住后,我就陪在女儿身边。”“现在,我心情已平静下来,案子的事已全权委托律师代理。我相信,政府一定能公正处理此事。”她说。(记者张文龙)

【编辑:谢宏钰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