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母被弃儿子家门外 4个子女均不愿赡养——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病母被弃儿子家门外 4个子女均不愿赡养
2009年10月11日 03:21 来源:京华时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今天是韩秀珍老太太的76岁生日。在生日的前两天,半身不遂的老人和轮椅一起被她的4个亲生子女“遗忘”在儿子家门外的走廊里——从前天上午8点30分到昨天凌晨2点。4个子女都不愿意赡养韩秀珍,都希望自己的兄弟姐妹承担这份义务。昨天,朝阳公安分局劲松派出所的民警将老人送进医院。

  轮椅上的老人

  前晚,在朝阳区农光东里19号楼5单元3楼的走廊里,韩秀珍歪坐在轮椅上,头上戴着一顶白棒球帽,帽舌朝向脑后。一名中年妇女站在轮椅后低声啜泣,她是韩秀珍的保姆宋女士。

  韩秀珍今年76岁,育有4个子女,老大老二是女儿,老三老四是儿子。此前几个月,半身不遂的韩秀珍和老四生活在一起。今年9月27日,老四到中介找来保姆宋女士照顾老人。10月9日一早,老四告诉宋女士,“把老太太送到我哥那儿去”。在老四夫妇的带领下,保姆推着轮椅把韩秀珍从平乐园老四家推到农光东里老三家楼下。

  老四找了几个小伙子抬着轮椅,将老人送到3楼后,老三从家里出来阻止老四,同时出现在走廊里的还有闻讯赶来的老大、老二。姐弟四人在走廊里为谁该赡养母亲激烈争吵,争吵很快演变成殴斗,老四和老三扭打在一起,老四媳妇和老二撕扯成一团。

  闻讯赶到的劲松派出所民警张冠鹏带着保安将他们分开,并进行调解。姐弟四人陆续离开现场,留下呆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和吓得瑟瑟发抖的保姆。

  楼道里的一天

  儿女走后,韩秀珍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因为身体原因,她没法说话,只能通过眼神还有简单的“嗯”、“啊”之类的词语和别人交流。老三家的邻居们看老人可怜,送来了热水和点心,让保姆喂给她吃,韩秀珍只喝了几口水。

  中午,宋女士给侄子小宋打电话,让他帮忙送饭。小宋送来饭后,晚上到住在同一小区的老大家中敲门,想让老大把老人接到家中,结果他吃了闭门羹,“隔着门听屋里有说有笑的,就是没人给开门。”

  晚上9点左右,陪了韩秀珍一天的宋女士突然痛苦地捂住胸口,小宋赶紧上前扶住并分开围观的邻居把她背下楼,“心脏病又犯了”。保姆走后,韩秀珍依然静静地望着老三家的邻居们。大家安慰着老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谴责她的4个子女。邻居李女士怕老人受寒,从家里拿来一条毛巾被给她盖上。到夜里12点多,人们陆续离去,走廊里只剩下韩秀珍和看护她的派出所保安。

  民警出钱救治

  10月9日上午,韩秀珍的4个子女陆续离开后,劲松派出所副所长李莹、警长马红岩和民警张冠鹏一直在联系他们,希望能协商解决问题,起码先把老人接回家。令他们失望的是,4个子女都不愿把韩秀珍接回家。有人还给民警出示了一张今年2月他们签的“协议”,协议中规定,数万元的“拆迁赡养费”由老四获得,老四负责赡养韩秀珍,其他子女每人每月给老四200元钱。

  姐弟中有人称,老人曾出钱补贴老四,帮助他将拆迁后应获得的两居室换成三居室,因此他们对老人和老四不满。而老四向警方辩称,哥哥姐姐没出过每月200元的赡养费,所以,他希望姐弟几人轮流赡养老人。现场邻居传言,韩秀珍有数十万的拆迁款,几个子女因为这笔钱不和。

  前晚,劲松派出所的几名警官给老人的几个子女打电话,他们均不接,最后一律关机。民警到家中找他们,老大、老三、老四要么家中无人,要么不开门。昨天凌晨1点多,民警张冠鹏在定福庄附近老二的家中找到她。经劝说后,老二跟张冠鹏回到现场。此时,韩秀珍已经很虚弱。老二未明确表示如何解决这件事,只是说“没钱”。最后,警长马红岩个人掏出1000元钱借给她,在凌晨2点多把老人送到垂杨柳医院输液。垂杨柳医院的医生说,他们给韩秀珍做了检查,并开了一些药物。但是老二在交了500元左右的检查费用后,没有取药为老人治疗。

  昨天上午8点多,老二把韩秀珍送到劲松派出所,然后离开。民警张冠鹏继续联系老人的4个子女,希望他们到派出所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姐弟4人均未到场。最后,民警出钱将韩秀珍送回垂杨柳医院,雇请护工照顾她。昨天下午,老人躺上病床后不久,打着点滴沉睡过去。

  目前,警方正在对此事做进一步调查,并准备依法追究老人4个子女的法律责任。

  -特写

  “你们警察管吧,我不管!”

  昨天,民警张冠鹏给老二的丈夫打电话。记者在现场听到,张冠鹏希望老二到派出所看看韩秀珍,把老人安顿好。老二的丈夫在电话里嚷嚷:“她被人抓伤了,你们怎么不管?老太太的事情她去了也做不了主,你找其他人吧。”张冠鹏问:“不管你们有什么问题,归根结底老太太是谁妈?”“老太太是人民,人民也是你们的妈,你们警察管吧,我不管!”老二的丈夫说完挂掉电话,张冠鹏气得直哆嗦。

  -困境

  老人有子女无法获救助

  昨天,劲松派出所副所长李莹联系了街道的救助站和民政部门。但由于韩秀珍是北京户籍,同时在北京有子女,像她这种情况救助站无法救助,“按规定,救助站只救助那些外地来京、在京无亲友的人或者那些身份不明需要帮助的人”。而街道的民政部门也表示“无能为力”,建议其亲友将她送到敬老院。目前街道的敬老院已经人满,而且老人的子女不出面,无法为她办手续、缴纳费用。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