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体育新闻

"杂牌军"保龄球队员每月600补贴 为比赛辞职休学

2010年11月18日 20: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中新网广州11月18日电 题:最穷“杂牌”国家队靠每月600元补贴摘铜

  记者 张羽

  “这枚奖牌不仅仅是我的,更是整个保龄球队的。”作为中国首位保龄球世界冠军,杨穗玲在18日的比赛后如是说。当天,张玉红和杨穗玲合力拿下亚运保龄球女子双人赛的铜牌,这是中国保龄球国家队在是届亚运会上获得的首枚奖牌。

  打工妹、在校研究生、私营企业者……这些看似与运动员并无太大关联的人物,却成了保龄球中国亚运国家队的主力队员。而这支被媒体戏称为“最不专业”的中国保龄球队,或许还是最穷的中国亚运国家队:每人每月在国家队只能拿到600元的补贴。

  挤标间 吃大排档

  保龄球是一项技术性强,器材设备颇为昂贵的体育比赛项目,训练经费是摆在崔伟红面前的头等难题。“不到200万元”,这是球队全年的经费,这个数字,仅相当于其他奥运项目队的零头。

  “每次外出比赛,只要是同性的,能挤的我们就挤在一起,基本都是三个人住一个标间,每天多吃点酒店的免费早餐,午饭忍着不吃,晚上集体吃大排档。” 中国保龄球队领队崔伟红在接受采访时不禁心酸。

  作为非奥项目,近年来保龄球的市场号召力日渐不足,中国保龄球国家队几乎得不到任何企业的赞助,这使得出国参加国际大赛成了奢望。

  “其实队员的训练水平很高,就是大赛经验匮乏,亚运赛场压力太大。”崔伟红说,国外大部分队伍有参加过5年,甚至10几年的国际大赛经验,并且每年可以打10几次比赛,而我们连国内的比赛都很少参加。

  为比赛 辞职、休学

  “训练的条件不好,但没有一个人抱怨过。”这是令崔伟红最感动的回忆。年近半百的米忠礼,是队中最大的球员,爱上保龄球后一发不可收拾,竟辞了工作自费去韩国学球,为此妻子与他离婚,可他无怨无悔。队里还有一位公司经理,为参加亚运会把生意都耽误了。

  首次参加亚运会的24岁男队员张轶佳,还是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研究生。对于球龄已近10年的他来说,打球的热情并不亚于对高分子的研究。为了参加亚运会集训和比赛,他不得不休学1年。

  国家队的集训时间通常不固定,有时张轶佳要一边自学课程,一边在集训队中集训。由于每次集训的地点不一样,他总要在四川和集训地之间奔波。“等到要考试了才匆匆回学校考试。”张轶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崔伟红说,队伍中还有一些球员是各地球馆的员工,因为比赛的关系,这些队员不能继续在球馆里继续上班,但他们还是选择坚持下来。“也有很有优秀的球员由于生活的压力,不得不放弃比赛。”(完)

参与互动(0)
【编辑:张哉麟】
    ----- 体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