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全运金牌内定”教练:找媒体没用 我找证据——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体育新闻
    举报“全运金牌内定”教练:找媒体没用 我找证据
2010年01月01日 14:16 来源:扬子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周继红面对质疑总是很愤慨。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举报“全运跳水金牌内定”的教练马延平还未放弃:

  找媒体没用,我来找证据

  全运会跳水比赛的“金牌内定”说来得快,去得也快。从去年10月9日《体坛周报》的“意大利名记质疑全运金牌”到10月13日《成都商报》“熊倪教练曝全运跳水金牌潜规则”,再到网络上相关消息相继消失,前后不过10天时间。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似乎没有人说得清。但现在,当年化名马鸣举报跳水金牌内定的“熊倪的启蒙教练”马延平,再次站出来表示:既然找媒体没用,那么我来搜集证据,我要找一个有正义感的领导,把所有的证据提供给他,让他看看到底什么是真相。

  事件回放:

  全运会跳水比赛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请问周领队,赛前有媒体直接指出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没有什么悬念……你怎么看?”记者的问题直截了当。周继红迅速收起笑容,随即反问提问的记者,“你是哪个单位的?”……还有记者在发布会后追着周继红不放,“周领队,那你怎么看网上预测的结果和实际上的比赛结果一致的情况?是不是存在金牌事先预定的问题?”周继红表示,“这些东西是没有依据的,我也没有看过这样的预测。”然后她便匆匆从贵宾通道离开场馆。

  对此事件大加报道的《体坛周报》,因为隶属湖南体育局,因此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压力。很快,悉尼奥运会跳水奥运冠军、现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熊倪接受采访时也否认了“金牌内定”说。09年10月15日,也就是全运会跳水比赛结束后三天,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在回应十一运会跳水比赛出现的“金牌内定”传言时表示,组委会对此事进行了调查,但没有发现相关的证据。

  “看不惯这么黑,太黑了!”

  所以愤而“请假”离开济南

  马鸣,原名马延平,熊倪启蒙教练,55岁、从事跳水教练工作三十多年、国际A级跳水裁判,湖南省跳水中心教练。

  “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我想用本名,但我的女儿、女婿觉得还是用个化名比较好,要不然一提马延平,邻居都会知道我就是那个爆黑幕的教练。如果不是考虑他们,我可能都同意把我的大照片印在报纸上。”全运会结束一个月后,马延平的心情似乎还不错。和之前媒体报道的封口不同,一提到跳水,她仍是侃侃而谈。

  有消息说,马延平退赛的消息,是与周继红对立的一个圈内教练透露给媒体,但是对于这种说法,马延平、《成都商报》等都没有给予肯定的回答。

  “09年10月9日,我确实以‘心脏病’为由请假离开了济南,但提前离开跳水裁判工作,并不单是因为身体有病,而是因为不满本届全运会跳水的黑幕,因为所有金牌几乎都是提前内定好了的。因为在10月8日进行的男子双人10米台决赛中,发挥更加出色的解放军组合周吕鑫/王建凯竟然还是败给了北京奥运会冠军林跃/曹缘,我没办法再当这个跳水裁判了。”提起离开的原因,马延平仍然愤愤不平。

  对于马延平的退赛,圈内有两种说法,一种支持马的做法;另外一种直指由于解放军组合周吕鑫/王建凯中的王建凯是湖南输送的,因为没拿到金牌,来自湖南的马延平才会选择退赛。

  在接受采访时,电话那端的马延平还有些激动,“没有谁是我的队员,拿了金牌我也得不到奖金,和我无关!我是看不惯这么黑,太黑了!中国跳水需要一个公平的竞赛环境。”

  没做亏心事,不怕人来查

  “我甚至希望他们来调查”

  马延平说,从济南回到湖南的家里,她想过不再坚持。“虽然他们说我是英雄,但是反过来想也有些心酸,我已经打出了头炮,但他们还是不敢站出来说。现在的情况我不是没想过,但是没想到会差成这样。女儿、女婿也都觉得我没必要这样做,我有时也会这么想,反正已经退休了,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多好。我离开这个圈子,不用再去忍什么,但是现在的情况对教练和运动员不公平。”

  顿了一下,马延平继续说:“相对其他人,我的顾虑可能少一些,我们家只有我一个人工作和体育有关,其他教练还要在圈里工作,只能私下给些支持。但是话说回来,我的很多朋友在网上帮我说话,但是现在帖子都发不上去了,难道真的就这样被压了下来?”马延平叹了口气。

  对于游泳中心以及总局对此事的回应,马延平说:“如果我说了假话,那么应该有人来调查我,无论是司法机关还是纪检,按道理都应该来问问我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但是至今没有任何人找过我。我没做任何亏心事,不怕他们来查,我甚至希望他们能来,我相信中国是个法治社会,事情的真相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

  关于自己和周继红的关系,马延平用“没有任何私人恩怨”来形容,“甚至全运会前裁判吃饭,我还主动去给她敬了酒。虽然她年龄比我小,但毕竟是领导,我还是要尊敬。”

  全运会后,马延平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反正我决定退休了,现在每天忙忙女儿结婚的事情,帮她装修房子,处理处理个人的事情。湖南体育局也没给过我什么压力,我说过,我做的事情都是个人行为,和湖南没有任何关系。”

  “没什么可怕的,我55岁,09年已经看着两个同龄好友走了,其中一个也是跳水裁判,上届全运会因为受到打压,心情一直不好,09年患癌症走了。看他们我就想,我活一天就要坦坦荡荡开开心心地,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说着,马延平的电话响起,是跳水界一个著名教练打来的。

  找媒体没用,还连累人

  “我自己会搜集证据”

  “找媒体没有用,你看这次报道这么多,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他们受了牵连。我要找一个有正义感的领导,把所有的证据提供给他,让他看看到底什么是真相。”马延平对着电话有些激动。

  挂了电话,马延平说,现在不少老教练和队员都打电话给她表示声援和支持,里面甚至不乏一些著名教练及奥运冠军。“证据,既然说我没有证据,那我就会继续搜集,如果还有谁敢站出来,我也会出来支持他。前一天一个老教练给我打电话说,等他退休了,他要写书,他写的内容要比我说的尖锐得多。”

  针对此事,湖南体育局拒绝发表任何意见和看法。但在谈到马延平本人时,湖南省游泳跳水中心的一位负责人表示:她对工作那是没得说,也正是因为有了她的慧眼,熊倪才有后来的成绩。

  此外马延平还透露说:“从徐益明时代起,中国跳水就属于谁做领导都可以拿到大多数奥运金牌的时代。但拿到成绩,最终获益的往往不是教练,而是那些能掌握别人命运的人。”

  风波过后,马延平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看看电视,和老朋友打打电话,过着貌似自得的退休生活;而周继红也仍在做国家跳水队领队的工作,一切照旧。

  “做没做,自己心里最知道,做了鬼,我想终究会怕的。”马延平大笑起来,似乎底气十足。

  《全体育》

    ----- 体育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