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清算特朗普”引发的共和党分裂危机

“清算特朗普”引发的共和党分裂危机

2021年03月04日 11:26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清算特朗普”引发的共和党分裂危机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曹然

  发于2021.3.8总第986期《中国新闻周刊》

  “你们想我了吗?”当地时间2021年2月28日,特朗普在离开白宫一个多月后首次发表公开讲话。面对台下持久的掌声和欢呼,身份已经转化为美国前总统的特朗普明确表示,将考虑在2024年再次参选美国总统,称“在第三次选举中击败他们(民主党)”。

  在当天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上,特朗普没有直接攻击如今共和党最重要的领导人、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自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冲入国会山以来,麦康奈尔三次公开谴责特朗普应该对国会山暴力冲突事件负责。

  2月16日,特朗普首次向这位他此前口中的“国会山好友”发起回击,斥责麦康奈尔为“三流领导人”。特朗普当天发布的长声明中称,只有抛下麦康奈尔,共和党人才能赢得下一次选举的胜利。

  特朗普的最新讲话,让共和党的分裂进一步公开化。他一一点名斥责了在2月初的弹劾案中投票反对自己的所有共和党议员,而麦康奈尔此前已经宣布将支持所有这些议员争取在2022年中期选举连任。同时,特朗普强调他将与麦康奈尔们在党内斗争,而不是另外组党。

  米奇·麦康奈尔决心不再谈论前总统特朗普。“对于特朗普的声明,米奇一笑置之。”一位接近麦康奈尔的人士对媒体透露,麦康奈尔根本没有兴趣回应特朗普,“你甚至可能再也不会听到他提到特朗普的名字。”

  2月早些时候,国会共和党人的两场投票已经显露出党内分裂加剧的迹象。他们先以三分之二多数反对票将支持麦康奈尔、抨击特朗普的众议员切尼踢出本党,又以绝大多数反对票将支持特朗普、抨击麦康奈尔的众议员格林赶出众议院各专门委员会。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内政策主任、共和党政策顾问陈仁宜预言,在这场没有人知道结局的“党内战争”中,麦康奈尔很可能笑到最后。

  特朗普的二儿媳劳拉·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从第二次弹劾案中无罪脱身的特朗普已经对身边的人表示,可能在2024年参加总统选举。出席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是特朗普卸任总统后首次出席政治活动。

  实用主义与“右翼边界”

  在今年1月6日的国会山暴力冲突事件发生后,麦康奈尔打破了沉默。在众议院发起针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案后,一向用词谨慎的麦康奈尔火力大开,指责特朗普“煽动了骚乱”,称这位“被击败的总统对着地球上最大的扩音器不断发出越来越多的虚假声明、阴谋论和鲁莽夸张的言辞”。而另一边,他却赞美新当选的民主党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是“杰出的政治家”,虽然这并不妨碍他阻挠拜登新政府的法案和人事任命。

  麦康奈尔似乎回到了1984年首次当选参议员时的姿态。那时他被描述为温和的共和党人:竞选政纲偏向中庸,支持女性堕胎权,有意与资本大鳄保持距离。但之后35年的参议员生涯中,麦康奈尔的立场不断转变,逐渐反堕胎、反同性平权、反公共医保,完全站到保守派共和党人一边。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列文森用一个词概括麦康奈尔——实用主义。麦康奈尔的崛起伴随美国政治经济的高速变化。自20世纪70年代起,民主党人逐渐成为民权运动代言人,共和党人则以保守思想吸引白人选民。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首先呼吁共和党人尽量以统一的意识形态发声,反对自由激进主义,并向所有国会候选人发布保守派观点提要。

  认为自己受到“少数族裔特权”倾轧的白人选民随之将共和党视为代言人。1972年,南方白人对民主党的支持率比对共和党高出5%;但到了1988年,共和党在南方白人中的支持率超出民主党41个百分点,这种优势一直延续至今。

  1994年,共和党时隔40年首次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美国新的“党派政治”就此成型。成为议长的金里奇奠定了共和党在极化浪潮中的国会战略基础:团结一致,反对所有民主党政策,不论政策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哈佛大学法学院荣誉讲席教授迈克尔·卡拉曼指出,以保守观点获得选票,然后进行减税和限制性货币政策、放松经济管制,由此成为建制派共和党人的主要选择。麦康奈尔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逐步成长为典型的共和党领袖。从1984年到2020年的七次参议院选举,麦康奈尔的政治立场逐渐向右转,支持率也稳步上升。

  从2009年到2016年,作为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的他继承金里奇的战略,有效管控了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叛变”,即投票时支持民主党的主张。统计显示,作为参议院多数党时,“温和民主党人”对本党的投票忠诚度只有57%,而“温和共和党人”却高达83%。

  借此,麦康奈尔创纪录地将奥巴马政府的立法和联邦法官提名通过率降低到50%以下,并不惜以瘫痪司法为代价,为特朗普政府留下了一位最高法院法官、数十位上诉法院法官和上百位基层法官的任命机会。2月18日,麦康奈尔向国会同僚表示,他将对拜登政府采用相同的战略。

  但是,2008年和2012年共和党连续在总统选举中落败,一度让这位实用主义者重新审视党派极化的恶果。2012年大选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进行选举后分析,指出该党必须重新关注对少数族裔选民的吸引力,包括在国会支持民主党进行全面移民改革。2016年总统选举的党内初选中,秉承这一理念的麦康奈尔先后属意过四位建制派候选人。

  然而,一些共和党人不认可建制派的改革方向。2011年,地产大亨特朗普开始每周出现在福克斯新闻中抨击奥巴马,攻击墨西哥移民是“罪犯”和“强奸犯”,并表露了在墨西哥边境建墙和完全禁止穆斯林移民的想法。

  一位接触过麦康奈尔的共和党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称,从2012年大选失利开始,麦康奈尔与特朗普代表的两种政治主张就在党内埋下了延续至今的分歧,其核心是“共和党右转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卡拉曼指出,麦康奈尔反对特朗普的主要原因不是政治观点相左,而是从实用出发,认为过于极端化没有选票号召力。

  斗争延续到2021年也没有太大变化。麦康奈尔身边的知情人士透露,共和党2021年在亚利桑那、佐治亚等传统红州遭遇失败,促使麦康奈尔重新考虑该党的政治倾向。他的支持者包括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主席沃德和佐治亚州州长坎普,二人都要率领本党在“翻蓝”的传统红州苦战2022年选举,用“去特朗普化”吸引中间选民,是胜选的重要前提。

  至于国会山事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共和党高层信源称,麦康奈尔私下表示,他认为抓住此事和由此引发的弹劾案,会让共和党更容易摆脱特朗普主义。但是,一些共和党选民的心理变化则和麦康奈尔选择的时机恰好相反。美国在线问卷调查机构Yougov2月15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弹劾案结束后,36%的共和党人将特朗普视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该网站在参议院表决前夜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83%的共和党人反对弹劾特朗普。

  “不对称极化”

  特朗普留给共和党的最大“遗产”就是迅速加剧了共和党的极化,卡拉曼将之概括为“不对称极化”和“右翼舆论生态建设”。

  密苏里州共和党竞选官员加西亚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自己是在特朗普成为总统后才开始了解他,但很快发现,当党派纷争消解了民众对政府的信心时,特朗普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的选项”。到特朗普执政后期,他偏爱的福克斯新闻成为超七成共和党选民的主要新闻来源,加上“推特治国”和对传统主流媒体的攻击,80%的共和党选民更相信身处白宫的总统而非严肃媒体,一个右翼舆论环境场完整建构起来。

  美国社会的极化因而呈现出“不对称”的趋势。有调查显示,如今共和党选民的右倾极端程度是民主党人左倾程度的两倍。超过70%的共和党人认为自己属于保守派,而只有40%的民主党人称自己是自由主义者。过半数民主党人认为自己的党派会变得更加温和,而近六成共和党人则倾向共和党更加保守。

  共和党大幅右转的同时,反特朗普的阵营却有些青黄不接。麦康奈尔的同龄人都年近八旬,2018年成为迭代年,近一半2016年当选的共和党众议员没有寻求连任,参议院中最重要的特朗普批评者鲍勃·科克和杰夫·弗莱克退休,反特朗普阵营最重要的领袖麦凯恩在当年夏天去世,其所在州共和党人在2020年已转向支持特朗普。

  支持麦康奈尔的共和党人悲观地预测,迫于现实,麦康奈尔最终会回到与特朗普和解的旧路上。美国媒体指出,过去四年,麦康奈尔一直以容忍特朗普的激烈言辞、白人至上主义观念和对政府治理的任性无能为代价,换取减税、放松监管、任命保守派法官等关键议程的实施。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曾和麦康奈尔一起谴责特朗普煽动骚动,并建议国会发起谴责决议。但遭到党内极端声音批评后,麦卡锡飞到佛罗里达拜访了特朗普。虽然海湖庄园700美元的午餐需要自掏腰包,但麦卡锡换来了特朗普的承诺,在 2022年共和党中期选举支持对方。

  特朗普似乎没有耐心再等待麦康奈尔与自己和解。2月16日的声明中,他明示将在2022年选举中支持那些赞同自己观念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团队还透露,他在2月16日当天会见了前竞选经理帕斯卡尔。

  麦康奈尔则表示,他不会允许特朗普阻碍共和党人在2022年夺回参议院多数党地位。因此,如果他判断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赢得大选的可能性较小,他会在共和党初选中表明自己的立场。

  麦康奈尔特别强调,他支持参议院所有现任共和党参议员争取连任,包括在两次弹劾特朗普时都投下赞成票的穆尔科斯基,以及共和党二号人物图恩。CNN报道,特朗普已经准备在南达科他州推出候选人,挑战试图第四次连任参议员的图恩。双方短兵相接的州还可能包括佐治亚,特朗普表示不会在下一轮选举中支持现任共和党州长坎普。

  这有可能成为2018年中期选举的历史重演。那一次,从南卡罗来纳州、密西西比州到佛罗里达州,时任总统特朗普都在初选中支持名不见经传的政治素人,挑战批评他的资深共和党众议员或州长;麦康奈尔则支持后者。最后,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最终转向支持特朗普派系候选人。但最后的结果是,共和党的这场内耗给民主党送上了“助攻”。在那次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夺回39个众议院席位,重新成为多数党。

  这一次,情况稍有不同。陈仁宜指出,虽然麦康奈尔借弹劾案“去特朗普化”的努力没有成功,但在2022年选举中,他能调动共和党全国参议院委员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的绝大多数资金,而特朗普不再能干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因而麦康奈尔支持的候选人会在党内初选中获得更多支持。

  如果特朗普在初选失败后坚持推出一批“独立候选人”,将在最终选举中分散共和党选票,打乱麦康奈尔“2022年夺回参众两院”的计划。有共和党人士预测,如果真走到这一步,特朗普又会站出来将共和党失利的责任推到麦康奈尔身上。

  《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第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李玉素】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