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巴以爆发7年来最激烈冲突 美国“双标”做法埋下祸根

巴以爆发7年来最激烈冲突 美国“双标”做法埋下祸根

2021年05月17日 03:3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巴以爆发7年来最激烈冲突 美国“双标”做法埋下祸根

  中东“火药桶”再被点燃

  中东“火药桶”再次被点燃。

  自4月中旬斋月以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双方冲突持续升级,人员伤亡数字不断上升。有联合国官员警告,这场冲突“正向全面战争升级”。

  多年以来,中东地区最激烈的敌对行动之一仍在持续,看不到尽头。而美国不断阻挠安理会介入,不负责任的“拉偏架”行为,更造成暴力行动的升级,导致更多平民遇害。

  5月15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就当前巴以冲突指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根本出路在于落实“两国方案”。

  本次巴以冲突起因复杂,触及领土与定居点、圣地归属与宗教权利等诸多“敏感神经”

  在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看来,此次巴以冲突起因复杂,既有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居民产权物权的具体历史法律纠纷,也涉及巴以对“圣地”所有权的主权利益,还有以色列非法扩建定居点等因素。

  直接导火索之一,是巴勒斯坦民众前往阿克萨清真寺礼拜受阻。当地时间4月12日,巴勒斯坦穆斯林迎来伊斯兰传统斋月。按照惯例,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民众前往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尊贵禁地”(以方称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进行宗教礼拜活动。

  然而,在进入老城的大马士革门附近,路却被“挡”住了:以色列警方以“防控疫情”和“保障安全”为由设置了大量路障,限制巴勒斯坦民众进入老城部分区域。

  “尊贵禁地”(以方称圣殿山)同为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圣地,长期以来都是巴以冲突的焦点。“按照耶路撒冷多宗教共有圣地的地位,以方有义务保障穆斯林自由出入,但今年斋月期间,以方对穆斯林访客采取限制甚至驱赶措施,这点燃了巴勒斯坦人的愤怒情绪。”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说。

  另一个导火索是围绕谢赫贾拉地区的纷争。谢赫贾拉地区是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区,在今年斋月前后,居住在那里的12户巴勒斯坦家庭收到了以色列法院发来的驱逐决定。此举被看作是以色列政府试图以强制手段在该地区扩建犹太定居点,这直接导致巴勒斯坦民众发起大规模抗议,并发展为抗议民众和以色列警察的激烈冲突。

  当地时间5月7日晚,大批巴勒斯坦民众前往阿克萨清真寺抗议,以色列警察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闪光弹等驱散民众。同日,在谢赫贾拉地区,巴勒斯坦人聚集在被以方要求搬离的房屋附近示威,以色列警察则使用高压水枪驱散人群。

  在5月7日至9日的阿克萨清真寺冲突中,共有20余名以色列警察和300余名巴勒斯坦人受伤。5月10日,恰逢以色列纪念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的“耶路撒冷日”,双方再生冲突,造成200余人受伤。

  丁隆认为,本轮冲突触及领土与定居点、圣地归属与宗教权利等诸多巴以冲突“敏感神经”,又适逢伊斯兰教斋月和开斋节、以色列“耶路撒冷日”等敏感时间节点,双方一点就着,迅速升级为军事冲突。“可以说,这次是巴以冲突的‘全要素’集中爆发。”

  空袭炮击已造成超千人伤亡,众多巴勒斯坦平民被迫流离失所

  以色列警察在冲突中一度闯入阿克萨清真寺的画面,彻底引爆巴勒斯坦人的不满。冲突不再局限于警察与民众,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随后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动名为“圣城利剑”的火箭弹袭击,以色列国防军则发动代号“卫墙行动”的海陆空报复打击。

  不到一周时间里,巴勒斯坦加沙地带武装人员已向以色列发射上千枚火箭弹,以色列国防军则对加沙地带进行了一系列空袭和炮击。

  “房子在空袭中被炸了,浓烟很呛人,我们跑出来了,逃到这所学校,接下来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一位名叫艾米娜的巴勒斯坦女孩,亲眼目睹了以军空袭把她的家炸毁的过程。

  炮火之下,许多巴勒斯坦民众被迫逃离家园。据联合国官员5月14日介绍,加沙地带目前有大约1万人流离失所。

  越来越多平民遭受伤亡。当地时间5月15日,在以色列发起的空袭中,加沙地带一处难民营至少8名儿童丧生。据巴勒斯坦卫生部门消息,除了8名儿童之外,还有2名成年人在空袭中丧生,这是本次巴以冲突中伤亡最严重的单次袭击之一。

  随后,根据以色列军方消息,加沙地带哈马斯等武装组织先后向以色列中南部地区发射了超过280枚火箭弹,其中一枚火箭弹击中中部城市拉马特甘的一栋建筑,造成1名以色列人死亡。以色列城市特拉维夫也反复响起防空警报声,数千名居民逃往避难所。

  当地时间5月16日,巴勒斯坦卫生部发表的数字显示,自5月10日巴以战火再起以来,已有174名巴勒斯坦人在以军轰炸中丧生,其中有47名未成年人,另有1200多人受伤。

  截至目前,这场目前主要以火箭弹和空袭打击为主的战斗仍在持续,而以色列已经在加沙边境地带调集大量军队,有可能发动地面军事行动,双方武装冲突或将进一步升级。

  当地时间5月14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呼吁各方立即停止在加沙和以色列的战斗,“持续的军事升级已经带来了严重的苦难和破坏,可能将引发无法控制的安全和人道主义危机。”

  美国为避免把注意力转回中东,不断阻挠安理会通过谴责以色列的决议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冲突不断发酵,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担忧。

  面对愈演愈烈的冲突,联合国安理会成员普遍要求安理会发挥应有作用,推动局势回稳降温,防止失控。然而,美国却多次阻挠联合国安理会的介入。自5月10日以来,安理会已召开两场会议讨论巴以局势,但都没有达成一致共识。15个成员国中,只有美国投出了“反对票”,以至于联合国至今无法发布联合声明。

  “以色列有权自卫。”当地时间5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明确表态,对以色列“自卫”表示了“坚定支持”。然而,就在此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却回避了“巴勒斯坦人有没有自卫权”的提问,并称这是“法律问题”。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看来,美国的立场并不意外,美国阻碍安理会介入的目的是在联合国为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和目标争取时间和有利结果,“接下来,美国可能会竭力阻止安理会发表对以色列不利的宣言或决议。另一方面,美国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与主要中东盟国保持磋商,安抚阿拉伯国家的反以情绪。”

  “美国应该对近日发生在东耶路撒冷的流血冲突负责。”近日,英国作家、政治和国际问题专家汤姆·福迪在“今日俄罗斯”网站刊文称,当前的冲突,实质上是特朗普政府亲以色列政策的直接累积产物,而拜登只是寻求维持而不是挑战这一政策。

  “拜登政府现阶段主要的精力是用来应对国内问题,如抗击新冠疫情、恢复经济、弥合美国社会撕裂等。在当今美国政客眼中,重头戏根本不是中东问题,而是所谓的‘大国竞争’。”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董漫远表示,美国当前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安抚以色列,其目的则是为了服务美国解决国内问题的需要。

  拜登希望避免陷入巴以冲突的泥潭,但目前的局势或许令他难以如愿。

  巴以冲突的深层根源在于历届美国政府在巴以问题上没有持公正立场解决问题

  事实上,巴以冲突升级的隐患,早已深深种下。“这次冲突是巴方压抑已久的怒火总爆发。”丁隆说。

  2014年加沙战争以来,中东地缘政治发生巨变。阿拉伯国家忙于应对“阿拉伯之春”余震,多个国家在美国撮合下与以色列建交,巴以问题被严重边缘化,孤立无援的巴勒斯坦人开始独自抗争。

  在这期间,美国被认为一味偏袒以色列,将巴勒斯坦人逼入绝境。特别是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将国际法与道义伦理抛到脑后,不断突破底线,将巴以和平进程带入歧途。

  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且决定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美国还关闭巴解组织驻美代表处,停止对联合国近东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捐助,加剧了巴勒斯坦民生困境。

  拜登上台后,虽然撤销了特朗普政府有关巴以问题的部分决定,表示继续支持“两国方案”,但支持以色列是美国的基本国策,在这点上两党并无分歧。

  “美国的这种做法已经在巴勒斯坦人心中种下了‘深深的怨恨’。”巴勒斯坦裔美国政治分析师哈利勒·贾赫尚表示。

  美国无视他国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任意宰割他国核心利益,成为践踏国际法的恶劣样板。“固然,当前部分中东国家与美国签署有安全协议,依赖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但总体而言,美国带给中东的不是大治而是大乱。美国出于一己之私和霸权图谋,不断在中东制造麻烦和混乱,甚至不惜血本赖在中东,绝非‘天使在人间’,而是中东人民想送也难以送走的‘瘟神’。”马晓霖说。

  巴勒斯坦问题一天得不到公正解决,巴以双方和中东地区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和平

  面对持续的激烈冲突,多个组织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民众的权利。

  当地时间5月11日,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举行紧急视频会议,讨论以色列在耶路撒冷针对巴勒斯坦人的侵犯行为。阿盟秘书长盖特表示,以色列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法,侵犯了巴勒斯坦人在宗教圣地举行宗教活动的正当权利。

  伊斯兰合作组织也表示,以色列方对阿克萨清真寺内穆斯林的“野蛮袭击”和限制其自由等行为伤害了世界各地穆斯林的感情,并严重违反了相关国际法,要求以色列对事态升级负责,并停止其影响地区安全与稳定的行为。

  另一方面,除了美国表示支持以色列“有权自卫”外,德国外交部长马斯也谴责来自加沙地带的对以色列的袭击行为,他称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有权自卫,并呼吁立即终止火箭弹袭击。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则在总理府楼顶挂了一面以色列国旗作为声援,“我们一起站在以色列一边。”

  巴以冲突像溃疡一般的反复发作表明,巴勒斯坦问题一天得不到公正解决,巴以双方和中东地区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和平。

  “冤冤相报的暴力循环,只会加剧冲突解决的难度,使和平更加遥遥无期。背离‘两国方案’的解决路径,偏离谈判解决问题的正轨,只会造成‘双输’甚至‘多输’局面。”丁隆表示。

  “两国方案”,即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与以色列和平共处,这一方案获得多项联合国决议支持。“中方认为,安理会应对‘两国方案’进行再确认,敦促巴以双方尽快在‘两国方案’基础上重启和谈。中方将继续坚定支持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恢复民族合法权利的正义事业,坚定支持通过政治对话公正解决当前的问题,坚定支持联合国以及阿拉伯国家联盟、伊斯兰合作组织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王毅表示。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5月轮值主席,于5月16日举行安理会巴以冲突问题紧急公开会。中方希望通过安理会紧急公开会,推动各方立即停止敌对行动,尽快重启政治对话,同时推动国际社会特别是安理会为缓解紧张局势、政治解决中东问题发挥积极作用。

  毫无疑问,当战争爆发,平民总是首当其冲,受害最深。而在大批巴勒斯坦民众被卷入战火、遭受苦难的时刻,口口声声“关心穆斯林人权”的美国也有必要用实际行动向世界证明,所谓的“人权外交”不是一场双标闹剧。(本报记者 李云舒 柴雅欣)

【编辑:田博群】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