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超级选举”落幕,智利新自由主义光环不再?

“超级选举”落幕,智利新自由主义光环不再?

2021年06月02日 14:07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网北京6月2日电 因疫情反弹而被延期的智利“制宪会议”选举和地方选举告一段落,但对于此次超大规模选举的关注和讨论并未结束。

  选举结果表明,智利似乎正在摒弃沿用三十余年的新自由主义脚本,开始寻求一条超脱于传统政治经济模式的新的发展道路。两年前的圣地亚哥地铁暴乱事件仍历历在目,经历世纪大骚乱和世纪大流行后的拉美“民主样板”能否续写新自由主义佳话,将会是摆在下一任总统面前的最大难题。

  智利历史上首次“超级选举”由何而来

  按照既定选举日程安排,智利首次在一日之内举行四次选举,“制宪会议”委员会成员选举以及区长、市长和区议员选举在全国同步展开。考虑到近1490万人的庞大选民基数,智利当局布置了上千个投票站点并安排专人进行监督和指导,还为此配备了大批警察和武装部队。

  根据智利选举服务局的数据,此次选举的投票率约为42.5%,接近上一次议会选举46.6%的投票率,低于2020年10月份全民公投51%的投票率,但高于2016年市政选举34.9%的投票率。鉴于本次选举的特殊性,智利各界将其称之为“独一无二的历史性选举”,智媒更是将其定义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时刻”:

  一是选举范围广,候选人数多。据统计,“制宪会议”实选155人,候选人数1373人,地方选举实选2768人,候选人数16730人。

  二是创下多个“第一次”的历史记录。包括第一次由全部民选代表制定宪法,第一次在全国性选举中出现大量独立候选人,第一次以固定比例和保留席位的方式保障女性、土著、残障人士和LGBTQ群体的制宪权利,第一次通过公民投票而非总统直接任命的方式决定大区区长人选等等。总体来看,这次巨型选举基本实现了代表性、多元性和平等性的统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拉美第三波疫情袭来之际,智利的疫苗接种率稳居区域第一,有望率先实现群体免疫。在感染率和死亡率均得到有效控制情况下,智利各项政治议程得以有序进行和稳步推进,“超级选举”虽不足以证明智利的选举体系是否拥有特殊的“超级能力”,但却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了其民主制度的抗压能力以及固有的韧性。

  传统执政党失守为智利新自由主义敲响警钟

  本次选举总共登记了101个选民名单,其中右翼的“智利前进”、中左翼的“我赞成”和左翼的“赞成尊严”三大名单最具影响力,此外也包括由独立人士构成的其余98个候选名单。“智利前进”为本届执政联盟,由独立民主党、民族革新党、共和党等主要右翼政党组成,“我赞成”为上一届执政联盟,由民主党、社会党、激进党、基督教民主党等中左翼力量组成,而“赞成尊严”则包含民主革新党、共产党等主要左翼政党势力。

  早在正式选举之前,考虑到小型政党数目过多将分散投票,右翼执政党决定组建统一联盟参加竞选。因此,“智利前进”联盟对其此次选举表现信心满满,预计将赢得三分之一席位,并获得否决改革提案的权利。

  然而结果一出,右翼执政联盟全面失守,引起舆论一片哗然,更有甚者将其当作是“对右翼政党的惩罚”和“传统政党政治的终结”。在“制宪会议”成员选举中,“智利前进”仅获得37个代表席位,距离51个目标席位相去甚远,将无法在未来修宪事务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前中左翼执政党联盟的表现也差强人意,勉强收获25个席位。另一方面,独立人士和左翼联盟的表现则出乎意料,分别收获65个和28个席位,成为选举场上“一股清流”。在地方选举中,右翼表现普遍不尽如人意,接连失去若干个重要城市市长职位。

  对于这次右翼的全线溃败,智利总统皮涅拉深表惭愧,公开承认“传统政治力量未能与人民的诉求和愿望保持协同性”,但坚持认为“‘制宪会议’是智利人民建立更加公平、包容、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国家的绝好机会”。

  执政党此番选举失利在资本市场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智利基准证券交易所创下自疫情暴发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开市瞬间市值蒸发10%,比索应声下跌2.3%。资本“用脚投票”本是新自由主义的常态,然而在当前政治经济形势仍不甚明朗的时刻,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动都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受疫情影响,2020年智利经济降幅高达6%,一度失去近十年创造的所有工作机会,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社会不平等现象有增无减,民众的愤怒也在滋生和蔓延。虽然政府先后三次允许提前提取养老金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安抚了社会不满情绪,但这或将在中长期内对国家政治局势的稳定和新自由主义的发展埋下隐患。

  智利共产党或成为总统大选的有力竞争者

  距智利总统大选时间已不足半年,四年前呼声极高的皮涅拉总统其支持率已跌至智利民主政府回归以来的最低值。与此同时,以智利共产党为代表的左翼力量正在不断发展壮大。单就本次选举来看,以独立人士和左翼为代表的非传统执政力量已经占据“制宪会议”的半壁江山,而其中具有左倾思想的独立人士亦不在少数。另外为土著群体保留的17个席位也基本上被左翼原住民族裔囊括。除此以外,首都圣地亚哥市还选出史上第一位共产党市长,这被左翼政党看作是大选前的一次具有象征意义的胜利。

  多轮民意调查显示,强硬的右翼独立民主联盟候选人华金·拉文和左翼共产党候选人丹尼尔·贾杜将成为角逐本届总统大选的两位主要竞争者,其中共产党人贾杜的支持率一路攀升。

  根据智利民意调查机构Cadem的最新调查结果,贾杜的支持率已达到20%,高出第二名拉文4个百分点。在本次地方选举中,贾杜更是以64%的高票连任圣地亚哥大区雷科莱塔市长一职。贾杜拥有巴勒斯坦人血统,1993年加入智利共产党后便致力于投身共产主义事业。2012年担任雷科莱塔市长后,贾杜随即开始考虑在当地“为当今和未来的共产主义建立实验室”,先后启动了“开放学校”“人民药房”“人民书店”“眼镜师计划”“无障碍住房”等福利项目。此外,贾杜关于跨民族性和跨文化的认识以及有关权力下放和公民参政的思想对智利民众也具有相当强的吸引力。

  展望未来,就11月份的总统选举做出预测虽为时尚早,但业已结束的“制宪会议”选举和地方选举无一不预示着这将会是一场激烈的左右之争。当下的智利仍处在“动荡的乌云”和“希望的小雨”之间,拉美这片“绿洲”能否永远充满生机,终究取决于智利人民的意愿。

  (作者:章婕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所)

【编辑:刘丹忆】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