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初到年尾,台湾“缺药”何时了?

分享到:

从年初到年尾,台湾“缺药”何时了?

2023年12月02日 08:42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天气转凉,呼吸道传染病高发的冬季应时而来。11月30日有台湾药师召开记者会指出,台湾基层医疗机构正面临“缺药”困难。有基层药局反映,儿童退烧糖浆已短缺两个月,若感染高峰到来,六个月以下的婴幼儿恐无退烧糖浆可用。

  台湾“缺药”非仅当下。据台媒报道,2022年底台湾就出现了对乙酰氨基酚短缺情况。2023年年初开始,抗生素、止痛药、退烧药等常用药品持续短缺。三、四月间,台媒纷纷以“30年最大缺药潮”来形容此次药物短缺的严重程度。近日,也有医师示警,专门用于治疗小儿支原体感染的原厂抗生素药水已短缺一年多。

  从年初到年尾,台湾“缺药”何时了?

  据台媒报道,为应对“缺药”问题,今年4月11日,台当局卫生福利主管部门将昔日的药品供应通报平台升级为“药品供应通报处理中心”。  

  资料图。图片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令人失望的是,功能并未提升”。《联合报》11月30日有评论文章指出,必须要检讨的是,既然有专责通报处理中心,就应该对“缺药”问题有所因应及作为,专门用于治疗小儿支原体感染的原厂抗生素缺货一年多,却直到10月底才说要增加进口,12月份才要大量生产“学名药”(与“原厂药”相对应,由台湾本地制药厂生产)。“民众不禁纳闷,前面大半年的时间是做什么?为什么非得等到火烧屁股才要动起来?”

  文章分析指出,这一通报平台升级为通报处理中心,似乎也仅限于受理通报登录及建议替代“学名药”,无法期待充分掌握药品供应情形,更因欠缺主动查核管理机制,遑论发挥调度功能。

  据台媒报道,每当有药品短缺,台行政当局“食药署”都会呼吁民众改用同成分、同剂型、同剂量的“学名药”。有数据显示,2022年,“学名药”占台湾民众用药量的73%,使用比例可谓大幅提高,但在支出方面的占比却相反。此前便有媒体评论指出,民进党当局为管控药费支出,药价“砍到见骨”。过度削减药品价格,也是导致台湾“缺药”的关键因素之一。  

  资料图。图片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11月30日的记者会上,中国国民党籍民意代表林为洲认为,“食药署”总是要业者登录平台反映问题,却缺少主动查核,也无法掌握药品调度情况。他呼吁“食药署”建立机制、专人专线处理社区药局缺药问题,并提高缺药议题的讨论层级。

  台湾“公教军警消联合总会”副总会长、药师沈采颖认为,基层药局缺药也是台湾分级医疗弊病的“照妖镜”。如今药品集中在大型医学中心,基层民众一药难求。建议以更合理比例分配药物。

  同日,台行政当局“卫福部疾管署”副署长罗一钧在另一场记者会上称,支原体肺炎在台湾尚处低流行状态,相关药物整备充足,无短缺疑虑。

  “相较‘卫福部’官员的老神在在,一线医护人员却绷紧神经。”《联合报》的评论文章指出,其中关键是机制僵化的问题,即使基层通报缺货也未能及时连结进口及生产端。须知药品进口或药厂生产都需要一定的前置时间,卫生福利主管部门空有专责单位,但是神经传导缓慢,未能未雨绸缪,疫情趋紧才要抢药抢原料,不仅事倍功半,更凭添变量。“面对缺药及抗药性的挑战,民众只能自求多福,口罩戴紧一点。”

  记者:舒颐 诸皓

【编辑:叶攀】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