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北大第二批援鄂抗疫医疗队赴武汉

北大第二批援鄂抗疫医疗队赴武汉

2020年02月02日 01:23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北大第二批援鄂抗疫医疗队赴武汉
  由北京大学三家综合性附属医院组建,均由院长或书记带队,成员包括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专家

  昨日,北大第二批援鄂抗疫医疗队出发前往武汉。图/北京大学医学部官方微博

北京医疗队队员丁新民

  【日志记录人】

  李秀男 北京医疗队队员

  新京报讯 按照国家卫健委统一部署,2月1日中午,北京大学三家综合性附属医院接紧急通知,在一小时内组建第二批援鄂抗疫医疗队,前往武汉开展医疗救援工作。

  该医疗队均由院长或书记带队,直接从医院出征武汉。其中,北医三院医疗队由院长乔杰院士带队,医疗队的成员有北医三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沈宁,急诊科主治医师李姝和党院办干部李翔。

  北大人民医院医疗队由书记赵越带队,医疗队的成员有重症医学科主任安友仲,重症监护病房护士长丁璐和医院管理干部郑健。

  北大医院医疗队由院长刘新民带队,成员包括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张红、科护士长王玉英、医务处干部孙璐。

  ■ 对话

  北京医疗队队员丁新民

  感染者焦虑、恐惧,应重视其心理问题

  1月29日下午3点33分,一位58岁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被抬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12层病房,这是北京援武汉医疗队接诊的首位感染者,之后的3个半小时中,12位患者相继入院。丁新民主动请缨,带领北京医疗队6名医生进入隔离病房,接诊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

  丁新民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主任医师,从部队医院转业,从事呼吸道疾病防治工作近30年,在部队期间也多次参加过国内外应急救援工作。

  医护人员与患者的耐心沟通非常重要

  新京报:你们小组是第一批进隔离区的,什么时候接诊首位患者?

  丁新民:29号下午3点33分收治首位患者,五十多岁的女性,吸空气情况下指氧饱和度仅为70%左右(正常同龄人>95%),处于病重状态。医疗组接到病人以后,马上就进行紧急处理。经过半个小时抢救后,病人病情开始平稳。

  新京报:当天收治的患者,整体病情是什么样?

  丁新民:晚上7点出来,三个半小时左右收治了13名患者。恰巧最后一位收的也是重症,来时指氧饱和度仅60%左右。其他人病情相对稳定,氧饱和度基本正常。

  新京报:哪些信息是亲眼见到后才知道的?

  丁新民:从收治13名病人情况看,轻症患者居多。虽然是轻症,他们的心理压力多数都很大,存在焦虑、恐慌甚至恐惧。我们分析,一方面是普通人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这个新疾病的认知不足,另一方面,武汉的医疗资源已经欠缺,有的患者排队就诊就在数小时以上,不能及时就诊,这更加造成心理恐惧。

  其实病毒性疾病,如流感一样多数是自限疾病,即通过自身免疫力、多数轻症患者是可以自愈的。如果患者心理压力大,非常不利于恢复。

  新京报:这种情况怎么应对?

  丁新民:医护人员与患者的耐心沟通非常重要。我们采取的方法就是,患者一入院,我们迅速了解患者病情状态,告知患者“新冠”的发展过程和他们自身所处的状态、严重程度、后续给予什么治疗。对于缺医少药的恐惧,我们会告诉他们,医疗队是专门从北京来的,能够保证他们的治疗所需。经过充分沟通后,多数患者的心理状态会慢慢恢复平静。其中有三名患者,听完我们解释后,觉得终于看到了希望,流着眼泪要给我们跪下,让我们非常感慨。

  新京报:心理治疗很重要。

  丁新民:是的,让患者看到随着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医疗队越来越多、开放收治的医院和病房越来越多,感染了是能够得到及时治疗的。并且随着治愈患者的增加,恐慌情绪也会减少。这些是很重要的。

  从隔离区出来后迅速整理出收治意见

  新京报:看到你的隔离服帽子上写了“有事找我”,这是怎么回事?

  丁新民:其实是一个无心之举。我们支援的医院本身不是传染病医院,医生和护士应对经验相对不足。进隔离病区之前,有一位年轻护士突然问,如果发生突发事件怎么办?毕竟穿了隔离衣谁都不认识谁。我就说我是带队的、找我就行。为了方便辨认,一位医生就在我的帽子上写上“有事找我”,是为了工作方便。

  新京报:进隔离区后,医务人员找你了吗?

  丁新民:其实没有。当天虽然病人来得多,但患者都得到了及时沟通和处理,诊疗秩序平稳,没发生意外。只是有患者不停看我的帽子,他们没有找我,但是看到这句话心里就踏实了。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新京报:北京世纪坛医院没有被列入定点医院,你之前有没有接诊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

  丁新民:没有。

  新京报:会不会紧张?尤其是第一批进去、还是作为领队。

  丁新民:那不会。一线临床医生已经干了这么多年,也参加过很多次地震、海啸等救援任务,有应急经验了。加上来这之前,每天都在关注疫情、搜集相关信息、反复思考预案,准备得很充分。

  新京报:看你很快就发了一篇经验总结出来。

  丁新民:出来后组员们一起讨论,根据收治的情况,写了七条意见。有时患者大量涌进,建议使用部队的“分类检伤”的方式,快速处理;护士进行采血操作,考虑到新冠的气溶胶传播问题,应该避开面对面口鼻呼吸气流,在身侧采血等等。

  新京报:担心过危险吗?

  丁新民:自己的防护肯定不担心,比较担心团队,这次也来了很多年轻人,怕他们精神紧张、防护不到位,我们进去的任务,除了救治病人、捋顺流程,就是确保队员的安全。进去前,挨个儿检查他们的防护流程。事实上大家挺镇静,没有出什么差错。

  新京报:出来后比较关心什么?

  丁新民:还是队员的情况。虽然克服疾病用的是医学手段,但自身的精神、体力也很重要。刚开始接诊还好,随着之后排班压力的增加,人的精神状态可能发生改变,需要我们随时关注医护的状态。

  2月1日 星期六 武汉 晴

  静待花开

  今天,来自朝阳医院医疗队的我和美玉值晚3点到早9点的夜班,共同照顾22名患者。这些患者中,17人为一级护理(病情较重),4人需戴储氧面罩吸氧。我俩共同承担、互相协助、共同完成所有工作。

  穿着严密的隔离服、戴着三层手套,活动十分不方便,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查看患者病情。护目镜的雾气经常会影响视野,那就调整姿势,通过经常的低头、侧头动作,让雾气汇成水滴,缓缓流到护目镜内侧镜底……方法永远比困难多!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俩都努力克服,确保高质量地完成任务,绝不给后面接班的战友增加负担。

  在工作结束后,我们代表朝阳医疗队,把买来的苹果送给这里的患者朋友,让这份寓意着平安吉祥的苹果能为大家带来希望,心怀希望就永远有希望!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64岁的叔叔,他是需要佩戴储氧面罩的患者,一旦脱离面罩就会出现严重的呼吸困难。当他接过苹果时,立刻满含热泪,双手合十,用沙哑的声音说:“谢谢你们,感谢大家支援武汉。”当我们离开时,他马上摘下面罩,硬要送我们出病房。我们立刻劝止叔叔,并把他安置回床上。最后,叔叔目送着我们离开。

  春天的脚步虽然很轻,但已悄然而至。你看,透过窗子的那一缕阳光正在给我们加油鼓劲哪!等一切都过去了,武汉的樱花一定会开得很美!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戴轩

  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陶冉

【编辑:陈海峰】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