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身容易“后悔药”难买 谁来管管未成年人文身?

文身容易“后悔药”难买 谁来管管未成年人文身?

2021年04月23日 07:37 来源:中国青年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谁来管管未成年人文身

  “反感,特别反感,我现在恨不得把它抠了,糟蹋自己啊!”2020年5月,刘克(化名)揉搓着刺满墨色花纹的手臂,流着泪说。

  2020年4月14日,未满17岁的刘克在网上发布炫酷照并附上“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的评论后,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警方抓获。经查,他涉嫌参与两起聚众斗殴案,致多人轻微伤。

  文身带来困扰

  鬼面、獠牙、黑白无常、骷髅……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文身,布满了少年的胸前、后背、胳膊、腿上。这些少年以文身为荣,混迹社会,好勇斗狠,甚至触犯法律。

  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检察院负责刘克所涉案件的审查批捕工作,该院副检察长叶梅发现,刘克手臂和胸前有大面积黑白无常文身图案,面目狰狞的墨色图案与其稚气未脱的面孔显得格格不入。涉案的其他十几名未成年人,身上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文身。未成年人大面积文身的情况在其他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案件中也不时出现。

  叶梅说,这些未成年人文身大多因无知盲从、江湖义气,或单纯觉得酷。刘克就认为:“兄弟们都有文身,我要是没有,就不是兄弟了。”

  意气用事带来的后果是后悔与无奈。“文身馆并没有告知文身非常难清除。”一名接受帮教的未成年人小韩对社工说,“父母带我去医院清洗文身,花了6000多元,效果不好,还留了疤痕。”“给点儿钱就能文,但是花多少钱都洗不掉!我带孩子去洗,用的激光机器,回来都化脓了……”小韩的母亲痛心地说。她希望有机构出来管理一下这个行业。

  叶梅说,文身不仅对未成年人造成了身体上的伤害,对他们的前途也有不良影响。目前,国内参军、从警、公务员录用等都对文身有限制。有部分被帮教未成年人对社工说,在返校就读、就业和择偶时,曾经的文身给他们造成了很大困扰。

  文身行业失管无序

  发现问题后,沭阳县人民检察院成立由业务骨干组成的未成年人公益诉讼检察办案组,从走访侵权文身馆、赴相关行政机关调取证据、与涉案未成年人及监护人谈话、相关法律法规检索等方面分头开展工作。办案组对文身馆经营者、36名涉案未成年人及监护人、主治医师谈话70余份,调取侵权主体个人信息、工商注册信息等相关书证150余页,并委托专业机构鉴定提取的文身颜料是否有毒有害。

  办案组调查发现,文身馆存在混乱无序和行业失管问题:不少文身馆没有任何证照,环境普遍脏乱差;购买的颜料、器械等来源不明,质量无法保证;消毒意识不强,极易带来文身创面感染及传染病传播风险;有的文身馆甚至违法开展洗文身业务,涉嫌非法行医;送检的文身颜料含有致癌的游离甲醛成分……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调查认为,县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作为主管部门,均未履行对文身行业无证经营、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情形下开展洗文身业务行为的监管职责。

  2020年10月31日,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向县卫健局、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行政公益诉讼诉前建议书。当地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高度重视,联合县商务局在全县范围内对文身行业开展专项整治。截至今年3月31日,专项整治活动共排查文身馆20家,责令停业两家,限期变更经营范围6家,办理营业执照和健康证17家,发放法律风险提示函200余份,并据此建立风险提示、身份审核等行业制度。

  亟待统一标准加强监管

  专项整治过程中,也暴露出文身行业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叶梅说,我国现行相关规定对文身行业分类的标准模糊。

  首先,根据国家统计局《居民消费支出分类》的规定,文身应纳入美容美发服务;而根据当时的卫生部、商务部发布的《美容美发场所卫生规范》,美容是指无创伤性、非侵入性的皮肤清洁、保养等服务。显然,文身因其侵入性特点,并不属于生活美容。其次,文身经营场所是否属于公共场所也不明确。“目前江苏省公共场所监管范围里面没有文身行业,所以无法将其纳入卫生许可证管理范围。”沭阳县卫健局执法大队中队长杨勇说,“执法困境全国各地都存在,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也没有具体的行业规范。”

  此外,能否为未成年人文身,我国并没有明确的禁止性法律规定。这也导致了当地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都认为,对为未成年人文身没有行政处罚依据。调查发现,不仅沭阳县,周边一些市、县也存在为未成年人文身的现象。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海涛介绍,为弥补立法不足,检察机关决定启动民事公益诉讼程序,追究文身馆侵权责任。

  自2017年6月1日开业到2020年4月检察机关介入调查,章某经营的文身馆六七成业务来自未成年人,至少为上百名未成年人做过文身。2020年12月25日,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对章某进行民事公益诉讼立案,并进行了公告。目前已完成起诉审查,即将提起诉讼。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负责人毛建忠表示:“未成年人文身的危害不亚于未成年人进入网吧和购买烟酒,应考虑对未成年人文身制定相关禁止性规定。我们希望通过该案推动文身行业规范管理,更大程度地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卢志坚 叶婷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丁宝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