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只管“金钱”不管“豹”?——“金钱豹外逃事件”追踪

只管“金钱”不管“豹”?——“金钱豹外逃事件”追踪

2021年05月11日 14:27 来源:新华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新华社杭州5月11日电 (记者许舜达、吴帅帅、郑梦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有了最新进展。记者5月10日下午在杭州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早在4月19日上午,由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饲养人员在交接班时没有严格按照操作流程,三只金钱豹已经逃逸。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猛兽出逃前后22天,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既没有上报,也没有对外公布,存在严重的瞒报行为。

  剩下一只未找到的豹子到底在哪儿?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方面究竟还有哪些漏洞?相关负责人应该承担什么样的刑事责任?这些问题需要通过搜寻、调查一一解答。

  豹子去哪了——野生动物世界只管“金钱”不管“豹”

  在发布会现场,杭州市副市长王宏说,5月6日到7日,当地接到群众报警称发现疑似金钱豹的踪迹,主管部门多次询问杭州动物园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负责人,两家均表示无逃逸发生。

  据调查,4月19日上午,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动物隔离区三只金钱豹逃逸,年龄均为2岁多,为亚成体,一公两母。逃逸原因为园区两名饲养人员在工作交接班时没有严格按照操作流程。

  发生逃逸后,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某全召集公司管理人员进行商议,认为若如实对外公布、上报主管部门将严重影响动物世界“五一”期间营业,故决定隐瞒不报,并私下自行开展搜捕。

  根据网民的线索,金钱豹在当地出没已有数日,并有零星视频佐证。此前有媒体曾向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核实,对方答复说“没有出逃”。7日晚上,有一只豹子进入到居民小区,并被公共视频拍到。

  根据公开资料,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位于富阳区银湖街道,占地约3000亩,于2002年正式开园营业,园内有步行和车行两大游览区,以野外开放展出为主要方式。

  园区在今年“五一”假期一如往常的经营也印证了野生动物世界瞒报的“经济动机”。直至8日上午该野生世界发布闭园通知时,园内还有数百名小学生在集体春游,但却未得到园方的任何提前警示和紧急疏散,动物世界方面甚至未公布闭园原因是豹子丢失。

  据了解,与各地以观赏为主的公立动物园不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会举办各种马戏表演,甚至白天晚上连轴转。为了吸引更多游客,园区还频繁更新项目布局。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个月园区内正在进行施工,现场有挖掘机等施工设备运作。

  从“丢豹”到“瞒豹”——事件责任人将承担何种刑责?

  发布会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园区。园区大门紧闭,偶尔有穿工作服的人员进出。期间,记者看到十余台高清网络摄像机被运进来,准备安装。操作人员称是“用来抓豹子的”,随后将有专门工作人员带领他们去周围水域附近进行安装。

  亡羊补牢似乎已经开始,但回顾事件发展至今,野生动物世界方面的所作所为还是令人匪夷所思。发布会上的消息显示,4月21日,野生动物世界在私下自行搜捕中,通过麻醉枪捕获其中一只外逃金钱豹。当晚,负责人张某全再次召集公司管理人员开会,决定继续隐瞒不报,并要求公司内知情人员不得对外泄露。直至5月7日晚第二只金钱豹行踪暴露后,张某全才迫于压力向富阳区林业部门等有关部门上报情况。

  随后,杭州市立即决定责令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立刻停业整顿,并控制负责人。派出工作组进驻,对存栏猛兽数量进行清点核查,确认没有其他出逃动物;全面排查管理漏洞和安全隐患,对规章制度执行不严格、设施设备防护不到位、应急处置不及时等问题进行整顿,防止再次出现类似事件。

  据悉,政府部门介入后,当地通过直升机、无人机、搜捕队伍的大范围搜捕以及投食诱捕,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周边山林内发现第二只逃逸金钱豹的踪迹,于5月8日下午5点30分左右成功捕获并带下山林。目前正在全力、全时段搜捕第三只在逃金钱豹。

  对瞒报行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方面目前给出的解释是,为了避免该信息公开后引发恐慌。但事件发生之后,众多网友表示,“比起豹子丢失,野生动物世界置公众安全不顾,堂而皇之地瞒报才造成了更大恐慌。”“野生动物世界的不负责任耗费了大量公共资源在搜寻、处置。”

  而整个事件过程中,野生动物世界的相关处置,也证明园方并没有应对野生动物丢失、逃脱的成熟预案机制。

  目前,针对野生动物世界不负责任的处置,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分局已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对此,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律师吕博雄认为,从目前情况看,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负责人的行为,相对较接近的罪名是危险作业罪和不报、瞒报安全事故罪。

  “是否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规定的危险作业罪,要根据不同情形进行判定。金钱豹是否在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清扫、投喂等生产和作业中逃脱,这很关键,影响到是否构成该罪。目前根据公开报道信息,金钱豹脱逃多日后上述公司才向社会公布这一信息,那么若存在金钱豹脱逃这一安全事故发生后,负有报告职责的园方甚至相关具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能部门人员不报或谎报上述事故情况,则有可能构成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吕博雄说。

  “瞒报”猛于豹——需修好园区、制度两个“笼子”

  事件发生至今,当务之急自然是找到最后一只丢失的金钱豹,消除居民的工作生活隐患。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三级联动,持续做好安全巡防、全力搜寻,并举一反三做好整改处置和事件调查等工作。

  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东北方向、直线距离约7公里的西湖区转塘街道何家村,村中墙上、电子显示器上张贴“公告”,提醒附近居民注意豹子。10日当天约有350位警务人员在此备勤,目前大部分都在外面作业。

  记者看到现场有无人机、滑翔伞正在空中飞行,三台太阳能红外线摄像头设备待安装。已有摄像头和活鸡被设置在附近水域,分别用以监控、引诱豹子。

  但从长远来看,要预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既要修好猛兽区的笼子,更要用妥善的预案、严格的管理检查,修好野生动物园等经营主体的“笼子”。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共有49个野生动物园。其中有不少野生动物园动辄耗资10多亿元,占地几千亩,有些还配套五星级宾馆和梦幻马戏小镇。但与此同时,猛兽区隔离不到位、游园车辆缺乏定期维护等问题时有发生。

  中国动物学会会员陈旻表示,目前不少野生动物园的防护设施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很多地方新建的野生动物园安全保障非常差。”他见过最差的一家,游客在里面可以随意投喂,不仅动物来源、饲养方式有问题,还有很多安全漏洞——一个老大爷去打扫熊圈,拿着一把扫帚就进去了。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国内野生动物园安全管理所能参考的标准,只有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主持编写的《野生动物园安全规范》,作为一份行业自律性文件,各地强制性与执行力不足。而增加风险防范措施就意味着提高经营成本,在监管有缺失情况下,企业方难免在安全管理上存在漏洞,成为野生动物园事故发生的潜在风险。

  一位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告诉记者,此次事件暴露出我们在野生动物园的安全管理上需要进一步加强,一方面建议林业、应急、住建、文旅等部门加强统筹管理,做好类似事件的应急预案,另一方面可以在技术层面探索给园里的猛兽安装定位跟踪器等手段来方便科学管理。

  此外,国家层面目前正在着手修订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涉及野生动物园管理规范、公共安全等方面将出台更加细致的条文,让地方上的管理有法可依。

【编辑:苏亦瑜】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