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快递单广告:扫码抽奖套路满满 骗钱、推销 收集个人信息

分享到:

起底快递单广告:扫码抽奖套路满满 骗钱、推销 收集个人信息

2024年06月18日 07:47 来源: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6月12日,记者收到的多个快递,运单上都有“扫一扫 抽雨伞”的广告。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扫一扫 抽雨伞”活动,抽中话费券后,不仅需要充值购买,还需要下载APP后才能使用。扫码抽奖页面截图

  刘先生扫快递取件码上的广告被要求充值,与客服沟通时被告知“无法退款”。受访者供图

  “扫码抽水杯”“扫码领雨伞”“先别拆 领20元红包”……

  在快递包裹外张贴的快递单上,类似的“福利”信息不胜枚举,简短的几个大字,给取件的顾客营造出一种轻松可得的假象。不仅快递单上有二维码广告,就连只有卡片大小的取件码上,此类的广告也不少。广告主为增加用户的扫码率,在快递单上大量投放抽水杯、抽雨伞、领红包等广告。

  真的能扫码抽中水杯、雨伞吗?可以,但中奖率实际只有10万分之一,更多的是中了其他“大奖”。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领奖时层层跳转的页面背后却暗藏“玄机”,套路满满。抽不到水杯、雨伞,但话费券、白酒等,却成为抽奖必中的“大奖”。在这里,充值话费可能变成无法立即使用的话费券,还需要下载某APP才能使用;抽到白酒,还得付几百块钱运费;更有甚者,暗中收集客户身份、面部特征、购物记录等个人信息……

  而这些擦边广告的背后,不仅有快递行业大佬的参与,还有互联网广告投放商,及售卖快递单纸张的商家在其中分羹。

  北京市中闻(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谭敏涛认为,快递单作为广告载体时,快递公司就相当于广告的发布者,对广告内容具有审核义务,出现广告内容违法,快递公司也应当负有一定责任。如果消费者利益因此受损,广告发布者须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若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先行赔偿。

  安徽省消保委曾提醒消费者警惕部分快递单上存在的二维码“小广告”:这些广告并不能保证内容真实,可能还会获取个人信息。安徽省消保委认为,快递单“小广告”是一种点对点投递给消费者的商业性信息,未经消费者同意,在快递包裹上张贴“小广告”,涉嫌侵犯消费者知情权和隐私权。

  充值话费变成不能退款的话费券

  尽管时常网购,但浙江宁波的李先生此前并不曾在意过快递单页上的“扫一扫”小广告。

  5月底,他拆封了一个由极兔速递配送的快递后,对快递单下方所印“扫一扫 抽雨伞”的信息来了兴趣。抱着试试的态度,扫码进入了一个砸金蛋的页面。

  “三个金蛋,我随便一点,就抽中了价值200元的话费。”李先生称,页面显示,只要他充值48.5元,即可获取这200元的话费。他支付充值后,又跳转到另外一个页面,显示要下载一个APP,还附带有网址。

  “这是什么奖啊,充话费还需要下载APP?”李先生称,他当时就觉得有可能上当了,点击下载链接后发现,该页面因“涉嫌违法信息”已经被拦截了,“根本就进不去。”

  上当之后,李先生观察后面几天收到的快递发现,类似印在快递单上的“抽奖”信息很多。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大的快递公司,会允许这种垃圾广告出现在自己的快递单上?

  6月13日,李先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话费迟迟不到账,他事后分别通过国家反诈中心APP和黑猫投诉平台对极兔速递进行投诉,之后,充值的48.5元才被原路退回。

  河南商丘的刘先生,就没有李先生这么幸运了。

  5月底,刘先生在兔喜生活的快递站点取快递时,发现自己的快递取件码上印有“1台风扇”几个大字,下面的一行小字显示:今日福利 随机抽取。

  刘先生称,因为取件码的左上角有“兔喜生活”的标志,他以为这是兔喜搞的活动。扫码之后,他通过弹出的抽奖转盘页面,抽中了“充值100元抵扣200元话费”的奖项。他按照提示填写电话号码,充值金额后发现,“200元话费”竟是一堆话费抵扣券。

  “话费券有5元的、10元的一共30张。一次性充值100元话费可使用5元抵扣券,充值200元的话费可使用10元券抵扣。算下来要把所有的券都使用了,我要充4000元的话费。”刘先生对此颇为气愤,“这些话费券对我来说,毫无用处。”

  刘先生称,这种福利活动,具有很强的诱导性,刚开始页面根本没提示是话费券。事后他跟客服沟通,被告知“产品一经售出,概不退款”,客服还截图称公司在使用说明中已经提到“不支持退款”。

  6月13日,刘先生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话费充值活动是一个名为“神器特权”APP搞的,而他通过检索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有100余条关于“神器特权”的投诉。

  新京报记者查看相关投诉发现,有多个投诉均提到是因扫快递单上的二维码充值话费被骗。

  抽中两箱白酒要付398元运费

  新京报记者6月份以来收到的15个快递,分别由中通、申通、圆通、韵达、极兔速递配送,其中11个快递单底部,都印有“扫一扫”广告。

  6月12日,在河南郑州的一家快递驿站,记者随机查看的10个快递中,有8个快递单上印有广告。在郑州多个兔喜生活的快递站点,多数取件码上也印有“扫一扫”的抽奖广告,而菜鸟驿站内的快递取件码上,印有的广告多为自家的“运费险 0元退货”宣传语。

  6月12日,新京报记者对自己收取的4个均带有“扫一扫抽奖”广告的快递进行扫码,发现其中2个扫码后抽中了话费,1个抽中了2箱白酒,另外一个则是“薅羊毛”的刷单群。

  其中一快递单上印着:“扫一扫 抽雨伞”,但记者扫码之后,6次抽奖都没有抽中雨伞,但每次都能抽中100元或200元话费。点击活动页面左上角的“规则”,再点击弹出页面中“更多详细说明”才能看到:雨伞共2份,中奖概率0.001%(即十万分之一)的字样。

  在抽中话费后,新京报记者按照页面提示充值100元后,发现没有任何提示,即使连说明中不仔细阅读就难以发现的“200元话费券(16张5元券,12张10元券)”也没有收到。联系客服被告知,需要再下载一个名为“贸欧达”的APP才能领取话费券,但记者无法通过应用商店找到此APP,也无法通过搜集引擎检索到。

  新京报记者仔细研究相关抽奖页面发现,在抽中话费券点击“立即充值”时,系统就默认勾选了《隐私协议》和《用户协议》。隐私协议显示,对方可以收集用户的个人身份信息、面部特征、消费记录、浏览记录、软件使用记录、系统账户、网络IP、邮箱地址及密码、口令等信息。

  这一波操作下来,新京报记者不仅损失了100元,还有可能泄露了身份信息、消费记录等个人信息。

  在扫描其他抽奖二维码后,记者抽中了两箱共12瓶白酒,页面显示该白酒单瓶价格398元。

  新京报记者按照页面提示,填写了家庭地址及电话后,于次日接到了酒水销售人员的电话。对方称,需要付398元运费即可得到抽中的2箱白酒,货到付款。

  扫码抽奖背后,除了这类话费、白酒的中奖套路外,还有“0元购”的刷单群。

  新京报记者扫码所进的一个微信群,一夜之间有300人陆续进群。次日,群内工作人员发送了某淘宝商铺的多个链接,让大家通过链接领券后0元购买商品。

  群里的工作人员称,他们此举是为了帮助淘宝商家冲销量,让商品在淘宝上排名靠前。记者翻看该商铺商品的评论发现,在多个商品的评论中,均有人评价称,质量太差,商品味道太大。

  淘宝客服称,从用户的角度讲,参与这种“0元购”的行为,有上当受骗的风险。而对于商家的这种行为,淘宝官网也是不支持的,商家涉嫌刷单。

  谁在控制快递单上的广告内容?

  这些以福利为噱头,忽悠消费者的小广告,究竟来自何处?

  新京报记者充值话费被骗后,分别联系所涉及的韵达快递、申通快递,但转接到该快递的始发站后,工作人员均表示这些印有广告的快递单不是他们贴上的,而是由商家贴的,建议询问商家。而商家也表示,这是打印快递单时自带的广告,他们并不能控制快递单上的广告,也不清楚广告的来源。

  多个快递驿站的负责人也表示,快递单及收件码上的广告,他们也无法控制,且这些广告他们没有任何分成。“圆通、韵达、极兔的快递包裹,入库时使用菜鸟的系统打取件码,而中通的快递,则是使用兔喜生活的系统打单,这些广告是自动就带出来了,有可能是打单系统设置的广告。”郑州一家快递驿站的负责人称。

  6月14日,一位自称负责快递单广告投放的中通快递工作人员透露,目前有的快递单上有广告,有的快递单没广告,是因为部分电商平台跟公司有战略合作协议,不允许快递单出现广告。比如在抖音、得物等平台购物,快递单就不会出现广告。

  该男子称,快递单上的二维码,扫码率平均在千分之三。如果要投放的话400万张起投,每千张的价格是2.1元,“前期可以做两个扫码的模板,看哪个效果好,再加大投放。”

  杭州推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互动广告的投放平台。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部分“扫一扫 抽奖”的广告,都是由其投放在快递单上的。

  该公司负责快递单广告业务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从2017年就已经开始做快递单的广告投放业务了,运营模式成熟,有一整套的算法及成分分析,帮助客户更为精准获客,供客户转化变现。

  该工作人员称,他们会帮客户做好相应的抽奖页面信息,然后作为广告商联系菜鸟、中通进行快递单扫码广告的投放,因为菜鸟有韵达、圆通、申通入驻系统,通过菜鸟的打单系统,这些广告就可以出现在前述快递公司的快递单上,与中通合作,模式也一样。

  该工作人员解释称,他们不同于快递公司的千张2.1元的收费模式,而是按照扫码量收费,扫码一次收取客户0.4元。他们还可以通过收集到的客户信息,让广告投放更为精准。比如白酒的中奖信息主要给到男性客户,化妆品信息投放给女性用户。

  在调查期间,新京报记者发现,除了互动广告平台投放的公司和快递公司在做快递单广告业务外,一些售卖快递纸张的商家,也可以控制快递单上的广告内容。

  湖南一家做此类业务公司的负责人称,他们会把提前印好广告的空白快递单卖给快递员或商家,这样的快递单被打印出来后,自然就贴在快递上。因为他们在广告处涂抹有特殊药水,打单的机器所自带的广告,不会覆盖他们原本的广告内容。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有很多中小商家会选择免费的打单软件,由于打单软件为免费,这些软件中也会掺杂大量的快递面单广告。有业内人士投诉,这些免费打单软件多数都是通过引流的方式获取收入,在快递面单中植入的广告也鱼龙混杂。

  或涉嫌侵犯消费者知情权和隐私权

  就算快递单上小广告的扫码率只有千分之三,但在庞大的基数下,这种广告形式不容小觑。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2023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1320.7亿件。

  早在2021年,安徽省消保委对1111份快递单样本进行测试、统计和分析,发现有674个样本中含有二维码“小广告”,占比高达60.67%。安徽省消保委提醒,对于部分快递单上存在的二维码“小广告”,消费者应保持警惕。这些广告并不能保证内容真实,可能还会获取个人信息。

  安徽省消保委认为,快递单“小广告”是一种点对点投递给消费者的商业性信息,未经消费者同意,在快递包裹上张贴“小广告”,涉嫌侵犯消费者知情权和隐私权。快递单广告发布者应停止以所谓的“福利”为噱头,“忽悠”消费者。

  此前,检察日报也发布评论文章称,商家为了扩大影响,以各种形式进行广告宣传,本身无可厚非,只要广告内容不违法就可以,但商家广告应堂堂正正做到明处,不能“挂羊头卖狗肉”。《广告法》第14条明确规定,“广告应当具有可识别性,能够使消费者辨明其为广告。”而这种印在快递单上的“扫码广告”,其实是在刻意隐藏其广告属性,这首先就违背了广告的明示性要求。

  北京市中闻(西安)律师事务所谭敏涛律师认为,快递单上的广告,无论发布者是谁,既然出现在快递单上,快递单作为广告内容的载体,快递公司就相当于广告的发布者,就应当对广告的内容具有审核义务,出现广告内容违法,快递公司也应当负有一定责任。

  根据《广告法》的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发布者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先行赔偿。因此,快递公司如果没有进行相应的审核义务,或者对于虚假广告视而不见,不予禁止,需要跟广告主一起承担连带责任。

  谭敏涛律师称,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9条规定,经营者未经消费者同意或者请求,或者消费者明确表示拒绝的,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信息。这种发送信息,多数是指经营者通过网络、手机短信、微信等方式向消费者发送信息,在快递单上印制广告向消费者邮寄的形式,目前尚不明确。但在快递单上出现的隐形“广告”,若是商家以“福利”方式向消费者进行邮寄,广告的内容上存在诱导消费者点击、打开的情形。对于消费者而言,点击打开广告的实际结果和宣传内容差异过大,就属于违背消费者意愿。特别是广告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况下,消费者在被误导情况下打开广告,这属于侵犯消费者对商业信息的知情权和同意权,是对消费者的一种商业骚扰。对此,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对虚假广告宣传进行严厉查处,特别是揪出快递广告背后真正的广告主,对其进行严厉处罚,让其承担相应的虚假广告责任。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编辑:刘欢】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