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吴念真:到现在万事都只像微风吹过

2011年09月10日 10:48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吴念真 到现在万事都只像微风吹过

  【人物简介】

  吴念真

  1952年生于台湾,父亲是矿工。1973年开始从事小说创作,曾连续三年获得联合报小说奖。1981年起,陆续写了《恋恋风尘》《老莫的第二个春天》《悲情城市》等75部电影剧本,曾获五次金马奖最佳剧本奖、两次亚太影展最佳编剧奖。主持TVBS“台湾念真情”节目三年,舞台剧代表作有《人间条件》系列等。作品《这些人,那些事》近期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吴念真60岁了,言谈间带着浓浓台湾本省人的讲话口音,语速极快,大概也间接反映出他思维的转速。人生苦短,能做好一件事已经不易,偏吴念真喜欢三心二意,什么都要试试。他的优点是,凡事想得很明白,要做大众看得懂的电影,于是从来不奢望得到艺术家的称号,所谓求仁得仁,他求的他得到了,其他的他也就不在乎了。

  创作是分享也是宣泄

  新京报:写书和写剧本有什么不同?

  吴念真:写书为自己,写剧本为别人。剧本是未完成品,书不一样。对我来讲,剧本是蓝图,搭建完成的是导演,编剧要清楚成就的是导演。编剧最可怜,每次电影还不错,都是导演的功劳,每次对白很烂,就是编剧的责任。

  新京报:所以写书更享受?

  吴念真:说不定最痛苦,有时候很真实面对内心的东西,需要一种勇气,是修炼。不过如果某些东西倾吐出来,也是一种轻松。我年轻时写东西,就是一种宣泄,在现实生活被侮辱了,就把对方名字写成小说里坏人的名字,自己穷过瘾。创作有时候是分享有时候是宣泄。

  新京报:这本书更多是分享还是宣泄?

  吴念真:都有,其实是跟你回忆里面的人对谈。我都60岁了,人生遭遇很多事。在台湾工作环境里每个人都认为你很强悍,其实没人知道你脆弱的部分,都被压抑下来了。很多事跟朋友说,朋友会说为什么不写下来。那时候专栏限制1200字,必须在这个格局里做大量剪裁,会思考结构,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就不像讲故事是随性的。

  新京报:但是专栏1200字,有可能限制掉一些东西。

  吴念真:那当然,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写东西,动辄七八千字,有限的生命经验泡水,形容词一大堆。到老了,我觉得有线条就好。我喜欢汪曾祺的文字,用文字描写某种情境那么干净,又情感浓烈。沈从文也很好啊,年轻时看别人杀头,也只是轻轻带过。任何大事到这个年纪都只像微风吹过,这样最好。

  即便再忧伤,也就是一笑

  新京报:你内心真的没有起伏?

  吴念真:当然有,就像人家开玩笑说,你最激动的时候不要跟人家吵架,那反而是不准确的。经过时间过滤,再回首看,就看到另外一个面。你年轻时跟别人争某些东西可能争赢了,可是争赢了又怎样,到某个年纪发现那件事情你根本就不懂,丢脸死了。所以现在当回头看,很多记下来的都不会忘记,没记下来的,忘记了的,也就不重要了。

  新京报:所以忘记的都不重要?

  吴念真:对,我觉得是这样。你说写作老实讲是蛮真实的,我从来不期待自己的东西能改变别人的想法,没那么伟大,能触动别人就够了。

  新京报:你刚才说写完这本书的文章时大部分时间会喜悦,但是其实书里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忧伤的。

  吴念真:会忧伤,但那是过去的事。美国有个将军叫麦克阿瑟,他说,“回忆是奇美的,有微笑的抚慰,也有泪水的滋润。”其实我们人生不是这样吗?有微笑和泪水这样过来。回头看那些,已经过去了,即便再忧伤,也就是一笑,只是觉得自己老了,某些东西都不动容了。

  新京报:不会难过吗?

  吴念真:会,只是好像看一个电影演了,走过了。很清楚生命就是这样的。我有时候听年轻人讲爱情很悲凉,我在心里面想,这叫爱情吗?

  新京报:为什么?

  吴念真:因为听过更精彩的,更壮烈的。人生经历过那么多大事,那种痛不会更痛,只会是小事一桩。我家里有四个人过世,其中三个人自杀,都要我来料理后事。我妹妹过世时,我要去国外拍纪录片,那个国家很小,再安排一次很难,我就去了。到那边才开始工作,家里人打电话说,我们家一只狗养了12年,死了。我记得我就在那个地方讲,还有什么可以再来的,所以反而很冷静把这些事处理掉。侨胞请我们吃饭,不晓得我家里发生什么事,叫我们唱卡拉OK,我也唱啊。我觉得我都可以。

  人生苦短,什么事情都要做做

  新京报:为什么后来不写小说了?

  吴念真:当初觉得小说有功能,透过小说可以让很多人看到社会问题。但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政府官员也不会去看小说。你所描写的那些人,都不晓得有人在关怀,阅读需要能力。小说的功能被我怀疑后,我希望选择另一种方式。起码让底层人们知道有人在拍我们,有人在关心我们。

  新京报:这就是个人选择的不同。

  吴念真:就像电影一样,言必杨德昌言必侯孝贤,其实他们的电影都是艺术层次,看过他们电影的普通大众大概不会超过15%。大部分人所看的电影,在短暂时间得到一些笑,那些导演反而没有被介绍,我觉得有些不公平。

  新京报:这个还是个人选择啦。

  吴念真:是啊,我对自己的选择从来不后悔。很多人讲我这辈子怎么什么都做,不能专心一点嘛。我就觉得奇怪,你怎么有资格来讲我这个,我觉得人生苦短,什么事情都要做做。

  采写/本报记者 姜妍

  摄影/本报记者 孙纯霞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