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辉被推上风口浪尖:我不后悔质疑文怀沙(图)——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李辉被推上风口浪尖:我不后悔质疑文怀沙(图)
2009年04月12日 14:05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演讲结束后,一位听众激动地上台与李辉(左)理论。阙道华摄(图片来源:羊城晚报)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李辉有备而来,以《关于历史叙述的思考》为题开讲。一发声,李辉自己便主动谈到,自从他主动公开质疑文怀沙先生之后,接连又有黄苗子被质疑“出卖”了聂绀弩,冯亦代被指在章伯钧家充当“卧底”。因为李辉素与黄老交好、又是老人家的传记作者,而作为冯老“卧底”之主要证据的《悔余日录》一书也是由他整理出版,所以李辉笑说:“我今天肯定避不开这个话题。”

  我的目的是“文化打假”

  真没想到这事会产生这么大的轰动,我的目的主要是打假。但媒体关注的焦点部分转移到了他是否是流氓犯罪等,这个不是我的重点。

  首先还是对质疑文怀沙一事作出回应,李辉强调,我对文先生的情况知道很早,而且这些事情上世纪80年代在北京文化界路人皆知,如果不是文怀沙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自我编造越来越生动,自己根本不会有此公开质疑一举。李辉举例说,文曾跟艾青的夫人去新疆参加艾青纪念馆的活动,脱口而出“我跟艾青在‘左联’时候就很熟,如何如何……”,而研究现代文学史的人都知道,现存所有关于“左联”的材料记载,都跟文怀沙毫无关系。艾青在“左联”活动的范围、交往中也没有任何关于文先生的记载!

  关于文斯辩称其父文怀沙因要在结婚登记时缩小与妻子的年龄差距,才把出生年份从1910年改为1920年,李辉认为这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因为从“五四”时期到上世纪40年代的中国,夫妻之间年龄相差十岁以上根本不是一个社会问题,鲁迅和许广平、孙中山和宋庆龄、陈毅和张茜相差多大?根本没有掩盖的必要。

  李辉说,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年龄是个人的事,但对一个著名的文化人、国学大师来说,考证其年龄就是基本的研究惯例,更何况在“文化打假”上是必须要做的。

  李辉坦言:“真没想到这事会产生这么大的轰动,我的目的主要是打假。但媒体关注的焦点部分转移到了他是否是流氓犯罪等,这个不是我的重点。所以开始时文章并没有写那么具体,我只说‘入狱原因不便公开,文先生自己知道’,后来朋友看了认为没有说服力,我这才把明确原因说了出来。但文怀沙入狱前是在单位公开宣判的,这个罪名也不是隐秘。”

  “告密”事件真相如何判断?

  我们对那段历史必须有整体把握,否则就很容易就单个人、单个事来考察,而与历史隔绝。

  谈到黄苗子、冯亦代两老被指“告密”一事,李辉的基本态度是:历史档案的公布要全面完整,才能对真相作出准确判断;同时要把真相放到大的历史背景当中去考察,才不会得出简单化结论。

  李辉说,冯亦代的《悔余日录》反映了1958年之后那几年知识分子右派群体的活动状况,也包括他受组织之派了解章伯钧的一些情况并向上汇报的事。李辉觉得,一个老人能把自己这段历史,用这种形式告知于后人,需要很大的勇气。他指出,知识分子的互相检举揭发至少从1952年思想改造运动就开始出现了,到了“胡风反革命事件”之后、1957年反右之后更是成了必须完成的过程。所以在文革爆发前,大量被推入逆境的知识分子和文人,都已经进入了不断检举揭发的政治环境之中。“假如我们只剔出一两篇文章,而撇开这个大环境,很容易得出简单化结论。而如果我们完整地看这些档案、看这段历史,就会对人与人之间这种深刻的恐惧有深刻的理解,再产生深刻的同情。”

  对于章诒和指责黄苗子在“文革”中“出卖”聂绀弩一事,李辉说他也看过章文中作为证据的寓真所写的报告文学,但是并不能得出同样的结论。所以,寓真有义务全面公布掌握的所有档案材料,才能综合笔迹、签名、时间顺序等因素来作分析,才可以下结论说黄苗子到底有没有做这个事情、做到了什么程度、到底是什么原因。

  有听众问,这些对文化老人们的质疑之声接连出现,是否意味着现在已经到了还原历史真相的时代。李辉说,“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了。但我们对那段历史必须有整体把握,否则就很容易就单个人、单个事来考察,而与历史隔绝。”

  我们都是历史叙述的证人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对欺骗、剽窃、抄袭等见怪不怪了,文坛、教坛上都是,社会心态发生了问题。

  李辉自嘲是“一不留神趟了浑水”,但到目前为止也不后悔,因为这个事情总得有人出来说。“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对欺骗、剽窃、抄袭等见怪不怪了,文坛、教坛上都是,社会心态发生了问题。”他认为,我们都是历史叙述的证人,都参与到历史中。若干年后,下一代人如果发现:进入新千年后的中国文化环境中,这么一个不断编造自己的历史、连自己的年龄都说不清楚、重要人生经历都可以改编的人,居然成为中国文化的代言人走向世界!“那么我们作为同时代的文化人,脸上还有光吗?你说我想出名也好,对老人不尊重也好,可以这么批评我。但一个事实不能回避:文怀沙的历史是编造的,他有欺世盗名之嫌!”

  对于指责他借机炒作名气的说法,李辉直言还击:“对我个人来讲,真没有必要借这样一件事来出名。我写了这么多年的人物传记,如果真想出名,我知道那么多人的隐私,随便写一件早就轰动了!要是在报上开专栏,我一天一篇都能保证,都是娱乐性的!但有这个必要吗?”(邓琼 周淑芳)

【编辑:刘羡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