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先楚夫人忆"旋风"将军:他是最好的前线指挥官——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韩先楚夫人忆"旋风"将军:他是最好的前线指挥官
2010年04月26日 16:40 来源:海南日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韩先楚和夫人刘芷合影(资料图片)
    12兵团副司令兼40军军长韩先楚(左3)、副军长解方(左1)率领部队进行海上训练。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京城仲春,乍暖还寒。4月10日上午,海南日报记者登门拜访了韩先楚将军的夫人、90岁的刘芷女士,老人家满头白发,肤色红润,说起往事记忆犹新。

  谈到夫君韩先楚,刘芷眼睛放光,分外有神。她是在延安认识韩先楚的,婚后随夫转战东北和海南,战火与硝烟见证了这对军旅夫妻的坚贞爱情。

  文图\海南日报记者 陈 耿

  (图片选自《碧血琼崖照千秋》)

  郎骑战马来———

  最是那不经意的一笑

  在纪念解放海南六十周年之际,年过九旬的韩先楚夫人刘芷女士,说起了当年韩先楚曾于1958年撰写了《跨海之战》一文,这篇文章发表在《星火燎原》丛书第十集中。《星火燎原》由星火燎原编辑部从“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文中选编而成,从1956年开始征文到1982年成书,先后经历了26个年头;该套丛书分10集,共收入600多篇文章共360万字。

  谈到夫君韩先楚,刘芷眼睛放光,分外有神。她是在延安认识韩先楚的,婚后随夫转战东北和海南,战火与硝烟见证了这对军旅夫妻的坚贞爱情。

  1938年,18岁的刘芷就在家乡河北保定参加了革命,曾在徐向前身边工作过,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老八路”。“1942年5月,日本军队对晋察冀地区进行疯狂的大扫荡,部队和家属不得不设法转移,我便跟随白求恩学校一起辗转到了延安。我记得到陕北后,认识韩先楚时,延安整风已经接近尾声了。”刘芷对记者说。

  韩先楚是南方人,他是如何来到陕北的呢?

  据《战将韩先楚》(湖北人民出版社)一书介绍,1913年2月出生在湖北黄安(今红安)一贫穷农家的韩先楚,14岁便加入了当地的农民协会,1930年参加游击队,并成为一名共产党员,3年后被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从一名普通战士,逐步晋升为一名师长,期间屡建奇功。此后参加长征,到达陕北后,英勇奋战,有2次身负重伤,出色地完成了党中央和军委赋予的任务。在抗日战争中,韩先楚当过115师的副旅长、代旅长、旅长和军分区司令员,1939年曾在冀南全歼伪军一个军部和一个师,在军中声名大振。

  1941年起,韩先楚先后进入延安军政学院和中央党校深造;1944年8月任抗日军政大学总校第一大队大队长。不久后,有一天闲来无事,韩先楚和几位战友骑着高头大马,走到了白求恩学校的校区,恰逢刘芷和一帮女同事在纺线。韩先楚下马后,战友向刘芷等人介绍了他,当姑娘们知道眼前这位个子不高、相貌一般的军官,就是大名鼎鼎的韩先楚时,脸上都露出了仰慕的神情。

  当韩先楚和刘芷四目相对时,双方都会心地微微一笑。也许就是那不经意的一笑,俩人一见钟情,擦出了爱的火花,开始了一段“红色恋情”。刘芷还记得,那年中秋夜,她们在学校的院子里围着火堆,一边唱歌跳舞,一边吃着花生、饼干和苹果。韩先楚他们也来了,跟她一起过了一个轻松愉快的中秋佳节。

  很快,韩先楚便与刘芷完婚。第二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唯一的女儿,便来到了人世;在此后的10年间,刘芷又为韩先楚生了5个儿子。1955年,最小的儿子出生那一年,韩先楚被授予上将军衔。

  伴君走天涯———从大东北到海南岛

  抗战胜利后,刘芷跟随韩先楚的抗大一大队前往东北。在那里,先后作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司令员的韩先楚,更加骁勇善战,不但利用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迫使国民党军队184师起义,还在东北战场首创在一次战役中全歼国民党一个精锐师的战绩,后又歼敌重建的184师,全歼敌人的 116师、国民党新5军军部及2个师。

  在辽沈战役中,韩先楚率部先后在锦州和辽西歼灭了国民党范汉杰、廖耀湘2个兵团的指挥部;东北解放后,韩先楚又率部入关参加平津战役,后来,他升任第四野战军十二兵团副司令员兼四十军军长,南下投入衡宝和两广战役,在实施战略追击中,协同兄弟部队歼灭国民党4个师和白崇禧的华中行政长官公署。

  由于韩先楚对敌人的军事打击行动又快又狠,歼敌无数,国民党兵将对其可谓闻风丧胆,甚至私下里称他为“旋风司令”。

  刘芷说,结婚后她一直陪伴在韩先楚身边,部队打到哪里,随军家属也到哪里。“我还当过四十军留守处的指导员,全军100多号家属的日常起居都归我管呢。”说起那段经历,刘芷莞尔一笑。

  1950年春天,韩先楚又参与指挥了解放海南岛的战役。那年2月,在战斗打响之前,有的同志主张到港澳地区购买登陆艇,并做好充分准备之后才渡海作战,这样的话,时间可能要推延到6月。但韩先楚认为兵贵神速,而且他从雷州渔民那里得知:每年从正月到清明,琼州海峡多吹东风和东北风,对南渡海峡最为有利;过了清明风向就变化无常,一过谷雨则转为南风,逆风渡海作战,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他认为必须在3个月内学会一套航海作战的本领,同时筹备到足够的船只,争取早日渡海解放海南岛。韩先楚的主张得到了上级的肯定和批示。

  职业军人———“最好的前线指挥官”

  在四野主力部队正式登陆海南岛之前,韩先楚便组织麾下的40军,先后派遣一个“渡海先锋营”和一个“渡海加强团”,先后于3月6日和3月26日在儋州白马井和澄迈玉包港一带偷渡登陆;兄弟部队43军也随后组织了2次偷渡行动,与琼崖纵队会合。4月16日,大军大举南渡,韩先楚身先士卒,与此前到广州接应大军的琼纵参谋长符振中同船共渡,次日早晨便在临高角登陆。

  当时,在北京总参作战室坐镇的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得知韩先楚已经登陆,便长吁了一口气说:“韩先楚上了海南岛,就意味着胜利!”果不其然,此后40军和43军一道长驱直入,在琼崖纵队的配合下,直捣国民党在海南的各个巢穴,迅速解放了海南岛。

  海南解放后,韩先楚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先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十九兵团司令员,参与指挥了一、二、三、四次战役。在第三次战役中,他指挥部队突破“三八线”,攻占了汉城(今首尔)。

  韩先楚一生战绩辉煌,就连手下败将也对他好生佩服。譬如,在多部有关韩先楚的书籍中就写到,国民党将领杜聿明在东北民主联军发起东北夏季攻势后,黯然离职时就说过:“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陈诚也称:“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被韩先楚活捉的廖耀湘更是输得心服口服:“韩先生,我很钦佩你的指挥!我来东北后,多次告诫我的部下,一定要小心你的‘旋风部队’,没想到最后还是‘旋’到了我的头上!”

  对于这些近乎“传说”的说法,刘芷只是付以淡淡的一笑:“先夫是一名职业的军人,只要到了战场上,就会焕发出无穷的战斗力。”

  事实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史研究界对韩先楚的评价是:“最好的前线指挥官。”刘芷和她的孩子们非常认同这一定论。

  文图\海南日报记者 陈 耿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