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部队受害者解密:抗日情报人员被“特别移送”——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731部队受害者解密:抗日情报人员被“特别移送”
2010年05月24日 09:22 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1467人,这一沉重的数字其实还不到被731部队残害的人体实验受害者人数的四分之一。1467人,其中只有大约30名受害者的家属得知了亲人的悲惨遭遇,更多的家属尚不知道亲人命运,甚至直到弥留之际还在盼望着他们回家。1467人,他们都是被日本宪兵队以“苏联间谍”的名义抓捕的,其中主要是抗日地下情报人员,还有部分中国战俘。这些抗日志士的功绩一直无人知晓,他们中有些人甚至还身背“汉奸”骂名,有些受害者的家属也几十年含冤受屈。

  日本侵略者曾想将他们从历史中永远抹去,但是我们不应也不能忘记他们。

  冯玉祥、李厚宾、王振达、朱云彤、桑元庆、王乐甫……1467个名字,曾是1467个鲜活的生命,却在731部队的魔爪下被当作“人体实验材料”痛苦地死去,而他们的悲惨遭遇长久以来不为人知。随着部分受害者名单曝光,今年5月,哈尔滨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为1467名确定身份的日本731部队人体实验受害者设立碑位,以此纪念那些惨死的同胞,控诉日本侵略者灭绝人性的兽行。

  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忧心忡忡:1467人的名单是经过研究人员多年的研究和走访调查才得来的,但现在,那段历史的证人已纷纷离世,在世的也年事已高。目前,1467人名单中又有新线索,研究人员将根据线索赶往实地取证。“731部队历史罪行的取证和发掘工作已经到了最后时刻,”金成民说,“我现在感到时间不够,该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做晚了,现在是在抢救。”

  731受害者·数字

  -已确认姓名的受害者

  还不到受害者总数四分之一

  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位于哈尔滨近郊平房区,以原731部队本部大楼作为基本陈列厅对外开放。记者一进入馆内,就感到一阵寒意袭来,长时间在馆内的工作人员甚至穿起了羽绒服。这阴森的气氛仿佛在告诉每一位参观者:这里曾发生过一段灭绝人性的历史。

  在陈列馆一层中心走廊的两侧,挂满了3000多个殉难者的姓名碑位。金成民介绍,这其中不仅有1467名日本731部队人体实验受害者,还包括在日本于中国南方发动的细菌战中丧生的人们。

  记者看到,写下这些姓名的文字,不仅有中文,还有俄文、朝鲜文和蒙古文,只有极少的几个碑位上有照片,很多只有“许某”、“张某”等字样。走廊的尽头挂着一串串日本团体和个人送来的千纸鹤。

  二战结束后,731部队第四部细菌生产部部长、战犯川岛清曾供述,1939年至1945年间,每年至少有500人在位于哈尔滨平房的731部队本部被用于人体实验而受害。

  “保守估计,731部队在华期间,至少有6000人被用于人体实验而遭到迫害。”金成民馆长分析,川岛清供述的情况发生在1939年至1945年间,但以石井为首的侵华日军第731部队从1933年就已开始在哈尔滨用活人进行实验。根据档案馆档案分析,1938年到1945年间,每年向731部队输送活体实验受害者近千次,每次数量不等,少则一人多则数十人。1939年8月9日,日本关东宪兵队司令部一次就将90名中国八路军被俘人员“移送”给731部队。

  照此分析,1467人这一数字,还不到保守估计的731部队人体实验受害者总数的四分之一。而1939年到1945年,在全中国还至少有30万人遭到日本细菌战的迫害和屠杀,中国南方的细菌战受害者名单,目前也已确认8000余人。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