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福岛核污水或危及全球福祉 日本不能“一倒了之”

福岛核污水或危及全球福祉 日本不能“一倒了之”

2021年04月12日 11:31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视频:福岛民众集会反对日本政府排核污水入海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4月12日电 综合报道,关于储存在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核污水,日本政府基本确定以放入海洋的形式进行处理,最早将在4月13日召开阁僚会议并正式决定。日本方面此举遭到当地居民、国际社会的反对。据报道,存放核污水的存储罐预计到2022年秋季将达到存储上限,为了不对废堆作业造成障碍,日本打算加紧应对。但面对当前呼声,日本真能“一倒了之”吗?

    资料图:2014年,东京电力公司称,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容量为1000吨的污水储罐,发生泄漏事故。
    资料图:2014年,东京电力公司称,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容量为1000吨的污水储罐,发生泄漏事故。

  【“放不下了,不能再拖”】

  据报道,由于地下水和雨水不断流入已被地震和海啸摧毁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建筑物内,当地持续产生被高浓度放射性物质污染的水。东京电力利用专门设备“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净化核污水后,所产生的处理水不断增加。处理水一直被保管在众多储罐中。然而,这些处理水中含有当前技术无法充分消除的放射性物质氚。

  东京电力共准备了约1000个储水罐,目前9成已装满,所储存的处理过的污水超过120万吨。所有储水设施的总容量约为137万吨,预计到2022年秋季达到极限。《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指出,虽然核电站内有大片空地,但当局计划用作废弃物堆放场,还要保管核残渣和核燃料,没有规划多余空地来新建储水罐,还需要撤掉储水罐。

  “如果储罐一直在这里,会对今后的废炉工作造成风险”,2月9日,东京电力福岛第一废炉推进企业的宣传负责人仰望着庞大的储罐感叹。

  2020年,日本首相菅义伟多次表态称不能对福岛核污水排放问题“久拖不决”,表示将尽快做出决定,为了确保场地,需要撤掉储罐。

  2021年3月,菅义伟在国会答辩等场合再度表示:“不应迟迟不决地搁置下去。将在合适的时间敲定处置方针。”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8月8日,日本福岛,民众示威游行,抗议东京电力公司将污水排到大海。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8月8日,日本福岛,民众示威游行,抗议东京电力公司将污水排到大海。

  【国内国际反对,民众集会】

  虽然日本政府正探讨排放入海的方法,但遭到担忧形象受损的渔业人员激烈反对。福岛当地民众举行抗议集会,举起“海洋在哭泣”、“反对含氚废水排入海洋”等标语牌,反对日本政府的相关计划,希望政府不要单方面强行决定。

  据组织此次集会的民间环保团体统计,福岛县内59个市町村议会中,有41个市町村议会不赞成排核污水入海的方案。截至2020年12月,该环保团体已经收集到45万份日本民众签名,反对核污水处理水入海的方案。

  另一方面,报道称,首相菅义伟与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会长岸宏进行了会谈。会后,岸宏表示,他仍对将核污水排入大海的计划表示反对。

  环保团体等则提及日本此举违反国际法的可能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所有国家都有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为避免发生跨境环境灾害,“应采取所有必要措施”。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还写明,相关国家在“出现海洋环境因污染而遭受损害的紧迫危险的情况”等之际,应通报国际机构和相关国家。

  中国、韩国等周边国家此前已对日本方面的计划表示反对。

  4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日本核事故造成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已经产生深远的影响。日本政府应当秉持对本国国民、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高度负责任的态度,深入评估福岛核电站含氚废水处理方案可能带来的影响,主动及时地以严格、准确、公开、透明的方式披露信息,在与周边国家充分协商的基础上慎重决策。

  韩国水产业协同组合中央会会长任俊泽此前曾会晤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参赞长井真人,反对日方将核污水排入大海的设想。韩国济州道知事元喜龙也敦促日本政府提供信息和展开磋商。其并称“如日本拒绝,将在韩日两国提起诉讼”。

  此外,由于担忧污染问题,目前,仍有15个国家和地区对福岛产甚至日本产的食品维持进口限制。

资料图: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员工和媒体记者们身着防护服,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4号反应楼调查。
资料图: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员工和媒体记者们身着防护服,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4号反应楼调查。

  【国际原子能机构或参与监督】

  据报道,有关日本排水一事,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参与监督作业等的可能性增大。日本共同社报道指出,在对安全性和形象受损感到不安的意见根深蒂固的形势下,政府寄望于国际机构的科学信息发布能力。IAEA也展现了愿意同意的态度。

  IAEA设立于1957年7月,旨在促进原子能的和平利用等,总部位于维也纳。该机构由原子能专家等组成,2009年起由天野之弥(已故)担任总干事等。

  IAEA总干事格罗西曾于2020年2月访日,考察了福岛第一核电站。与日本经济产业相梶山弘志会面时,格罗西曾表示,未来日方排放核污水时,IAEA“将提供支持”。可能包括确认实施情况、监督放射性物质监测的精度等。

  同年12月,格罗西接受共同社采访时透露,若日方提出要求,IAEA愿意派遣国际监督团。

    资料图:2017年,东京电力公司公布了首次使用水下机器人,拍摄到的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内的具体状况。东电分析称,核残渣很可能流到了安全壳底部。(视频截图)
    资料图:2017年,东京电力公司公布了首次使用水下机器人,拍摄到的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内的具体状况。东电分析称,核残渣很可能流到了安全壳底部。(视频截图)

  【影响深远,不能“一倒了之”】

  韩媒指出,如果日本的核污水入海,被污染的海水只需220天就会抵达济州岛,400天后就会到达韩国西海岸。

  德国南极海洋机构警告,若日本将所有废水排入海中,不到半年,整个太平洋都将面临高度辐射威胁,包括远在大洋另一端的美国。

  届时,不仅沿海居民会直接受到伤害,海洋环境和生物亦会遭到污染,最终对人体造成二次伤害。

  日本《新华侨报》评论称,排放核污水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日本内政事务,毕竟伴随洋流流动,其产生的影响则跨越了国界,并将“辐射”到周边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的公共福祉和利益。

  评论指出,日本常常将自己化身为“世界上唯一的核武器受害国”,那么日本政府自然深知核辐射对人类生命健康乃至自然环境的长久影响,有很多副作用、后遗症,即使过了数十年也仍未完全消解。

  作为国际社会一员的日本,要将本国的核污水倾倒入太平洋,不仅不是一个负责任国家应有的表现,也将拉低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形象与信誉。

  由此,日本政府不能随便“一倒了之”,而是应强化与周边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的协作,换取各方理解与信任。

  目前,距离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简称东电)计划对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废炉完成时间,还有20年至30年。原计划2022年开始,从2号机组取出核残渣,而1号、3号机组的情况还不清楚。据推测,核残渣有900吨,但尚未掌握情况,无从下手处理。

  更令人惊讶的是,据共同社援引东电消息,福岛第一核电站内保管废弃物和瓦砾等的集装箱中,无法把握箱内所装物品详情的,约有4000个。

  据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内,3月在放置集装箱的区域地表发现了辐射量较大的凝胶状块形物,有可能是从被腐蚀的集装箱外泄的。由此,对东电草率管理的批评意见高涨。

  为了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日本将核电站定位于跟可再生能源并列的支柱。如果日本一直找不到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方法,能源战略的讨论也不会取得进展。(完)

【编辑:孟湘君】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